<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214章 杀戮种子
    郑十翼感觉着四周冰冷的温度,在原地停留下来,开始修liàn 杀戮战境。

    与之前修liàn 时炼不同,才刚刚刺激体内戾气,整个人如同进入了一种狂热的状态。

    体内血液、灵气,比往常流转的要快了数倍,他甚至生出一种错觉,似乎自己感觉体内有着用之不尽的力量。

    嗯?

    郑十翼忽觉体内气息猛然一震,随之一股强悍无比的冲击力从体内涌出,仿佛是一道惊雷穿过身体直接劈落在自己体内,震的体内气血疯狂涌动,这一瞬间,五脏六腑似乎都要被震裂一般。

    无尽的戾气潮水般涌入丹田之中,向着丹田中心处汇聚,连绵不绝的冲击传来,直震的体内的气血翻滚不已。

    慢慢的,随着戾气的不断汇聚,丹田中心处一颗火红色的,如同种子一般的光芒浮现。

    郑十翼浑身泛着寒气,犹如坠入万年寒冰之中的身体瞬间变得无比炽热,四周的湖水更是随之沸腾起来。

    漫天杀意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向着四周疯狂蔓延而去。

    杀戮种子!

    郑十翼双目中骤然射出一道亮光,整个人都随之微微颤抖起来,终于,自己终于凝聚出杀戮种子了!

    有了杀戮种子,自己的实力不仅会大涨,更重要的是自己应当不用再担心体内的戾气,不敢出手了!

    四周,一只只有过的水鱼被这杀意波及到,瞬间爆开!仿佛无边无际的杀意蔓延下,四周的湖水都慢慢搅动起来。

    兰泽湖上方,不少经过的士兵忽然停下脚步,一脸诧异的望向变得不安稳的湖水。

    “真是怪了,兰泽湖虽然冰冷诡异,却一向平静,怎的今日升起了波澜?”

    “这湖水,今日当真是怪异,之前湖水也变的比往日冰冷许多。”

    一个个士兵看着微微震动的湖水,却没有一个人敢下去一看究精 ,这湖水太冰冷了。

    整个兰泽湖的动荡越来越大,甚至一夜之后,到了第二天清晨,湖面仍激u 波动不止。

    转眼间,七天时间已过,整个湖面仍激u 处于波动之中。

    七天的时间,刘万明派出去寻找郑十翼的士兵不断的增加,可是仍激u 没有发现郑十翼,他甚至怀疑,郑十翼是不是回到了门派。

    可他派到玄冥派的人却回答说,郑十翼并未回门派。

    “真是怪了,那个小子究精 去哪了?不会在湖中遭遇了意外吧。”

    刘万明皱着双眉,在营帐中不断的来回踱步。

    军营士兵中,这些天来,谈论的最多的也是郑十翼。

    “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参加武道洗练逃跑的。这郑十翼,他倒是有创意。”

    “好了,别从那笑话别人了。我倒是听说,这个郑十翼之前在玄冥派倒是名声不小,据说还将一个内门弟子打的跳窗而跑!”

    “这种传闻你也信。这显然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只能说玄冥派的内门弟子太废了,被一个新入门的人打跑。”

    “其实也怨不得人家弟子渣,你们想想啊,这种在十大门派中垫底的门派,谁愿yi 到这种门派去啊。他们能招到弟子就不错了,还想挑肥拣瘦?那不是做梦吗!”

    苍龙军团的饭堂中,一众相熟的老兵凑在一起,低声说着这些天军营中最火热的话题,关于那个新入军团的玄冥派弟子。

    “其实话也不能这么说。”老兵中,一个看起来明显比别的老兵要白一些的男子笑着开口道:“这些天,因为那什么叫郑十翼的奇葩新兵,玄冥派没少被别的门派笑话。

    这些天更是随处能看到玄冥派的弟子与其他门派弟子发生冲突。别看玄冥派弟子,被其它门派贬的一文不值,但玄冥派在最近发生的冲突中,却占尽了上风。不少门派的弟子,都被玄冥派弟子打成了重伤。”

    “这倒是,我也发现了。这些玄冥派派来的人虽然没有天才,却都挺能打的。尤其是一个那个叫潘步凡的新兵。

    应该是他吧,他竟带着玄冥派的弟子,把青虹派的弟子打的见到他们玄冥派的人就跑,倒是够狠的,像是咱们苍龙军团的兵。”

    饭堂一角,几个衣服左上角绣着‘虹’字的新兵凑在一起,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明显的伤痕,一边吃着,几人一边不断的抱怨着。

    “玄冥派的人,真的是太过分了。他们看到谁弱就欺负谁,我到今天为止已经被他们的人打了十五次了。”

    “这群畜生,他们还不是仗着蔡师兄不在欺负我们,等蔡成师兄回来。这个仇一定要连本带利的还给他们,小爷我要把这群狗娘养的碎尸万段!”

    “嗯?你说谁是狗娘养的?”一旁,几个玄冥派的弟子正好路过,闻声,一个个迅速围了上去。

    “谁接话,老子骂的就是谁!”几个青虹派弟子毫不示弱的站立起来,虽然这些天一直被玄冥派的人打的很惨,可这里是苍龙军团饭堂,各个门派的人,还有那些老兵都在。

    他们若是弱了气势,被玄冥派的人骂了不还口,那事情传出去之后,他们回到门派,门派也不会绕过他们的。

    “我看你们被打的太轻了,记性不好。还敢还口,今天就让你们好好记住玄冥派不是你们能招惹的,动手!”

    一众玄冥派弟子纷纷冲了上去,一时间,两派的弟子再次战到一处。

    远处,一众老兵唯恐天xià 不乱不制止不说,甚至在远处品头论足的指点起众人的招式。

    “那个瘦弱的小子,你也太胆小了吧。你别打一下就跑,你的战术没错,可你下手太轻了,要恨一些才有效果。”

    “那个胖子,对就是你,小胖子,你别总是用拳头,用武qi 啊。旁边的桌子、凳子这都是武qi !”

    “注yi 后面,我说,你也太笨了。”

    “这个小子不过,够狠,我喜欢。”

    在一众老兵的叫嚷声中,几个青虹派的弟子再一次被打倒在地。

    仗打完了,一众老兵却是迅速的围了上来。

    “好了,你们打完了,我们也没好戏看了。在饭堂群殴,跟着我们去反省吧。”

    一众新兵看着一个个老兵,一下都懵了,刚刚叫的最欢快的是你们吧,怎么刚刚你们不管,现在打完了,看完戏了,这才带人走。

    这也太阴险了吧。

    很快,青虹派和玄冥派众人被关进了军营中的临时军牢。

    说是军牢,其实就是一大间房子,中间用几根木头将其分割成一间间。

    闹事的玄冥派弟子,跟青虹派弟子,就这样被分别关进了不同的小房间中。

    似乎是发觉对方碰不到自己,青虹派弟子胆子顿时来了,向着玄冥派那边高声叫骂起来:“玄冥派的,老子今天就说你们是狗杂种,就说你们是狗娘养的了,你们能把小爷怎么着!”

    “你们玄冥派的人,也就猖狂这两天了。我们的蔡成师兄,这两日便会归来。到时候,你们玄冥派做过的事,小爷我要一点一点加倍还给你你们!当然,你们现在求饶的话,说不得小爷心情好,能稍微温柔一些。”

    青虹派弟子中,一个年纪不大,却已经有了不少白头发的少年似乎很喜欢欣赏,对方那种担惊受怕的样子,向着对面大声喊道:“对了,提前说一声。我们蔡成师兄可是内门弟子。

    师兄他更是我们青虹派实力最强的冉鸿长老的三大弟子之一,深得冉鸿长老喜爱。师兄可是马上要回来了,现在乖乖过来认服,给小爷把鞋底舔干净,小爷说不定心情好了,能放你们一马。”

    “我们可以让他们自己比试一下的。”一旁,另外一个房间中,另一名青虹派弟子忽然一脸戏虐的笑道你们可以都来试试,谁舔的干净,我们就绕过谁。”

    “这个主意好。”

    “对,比试一下,谁舔的最干净。”

    内门弟子!

    玄冥派一众弟子心头猛然一颤,参加武道洗练的弟子,不都是外门弟子吗?青虹派怎么把内门弟子派来了?若事是真的,这次麻烦大了!

    外门弟子咱们可能比得了内门弟子。

    再说,听他们说,那还是冉鸿长老的弟子。青虹派的冉鸿长老据说实力高深莫测,便是各门派的掌门,都不愿yi 轻易得罪他。

    他的弟子,实力能弱的了吗!

    内门弟子,青虹派怎么就派内门弟子来了。

    不对,内门弟子,说起来,他们玄冥派也不见得就一定怕内门弟子的。

    玄冥派中,忽然有人反映过来,冲着对面的方向冷笑起来:“派一个内门弟子来参加武道洗练,你们青虹派也不嫌丢人。”

    “他们怎么会觉得丢人呢。他们若是不派内门弟子出来,那才是真的丢人,就他们这些废渣,不派个内门弟子,那岂不是要被人打的天天不敢出来了。”

    “说的也是,只是他们派内门弟子来,万一被外门弟子给打了,那才是真正的丢人。可别忘了,咱们门派的郑十翼可是曾经吓跑过内门弟子的。”

    “郑十翼?”

    青虹派众人闻声就好似是听到了天xià 间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大声嗤笑起来。

    “你们说的就是那个,传说能在兰泽湖呆两个时辰,最后却偷偷跑了的家伙?”

    “这种吹出来的人,也配和蔡成师兄相提并论?”

    “玄冥派的人,也就可以吹一吹了,若是那郑十翼真见到蔡成师兄,不吓的尿裤子算好了。”

    牢房最偏僻的一角,一个脸上有一道刀疤的男子脸上露出一道冷笑,郑十翼是吹出来的?真是笑话。

    击杀邱天浪,在生死台上以一人之力战叶松众人,在风云台将排名第十的田坤杀死……

    这些全是十翼一人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