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637章 流光
    “碰……”

    男子落到地上,发出一声闷响,身子在冲击的力量下微微弹起一些。

    下一刻,一只脚重重的塌在他的胸口部位,将他的身子再次踩踏下去,似乎可以焚尽天下一切的火焰再次涌来,几乎是瞬间便将他的身子完全融化。

    公孙冥弑踩着自己的属下一跃之下,已经蹦到火焰边缘处,左手轻轻一松,他抓着的另外一个属下,立时落向地面,而他却是再次伸出一只脚来,在这个属下的身上再次一踏,身子一跃而出,离开火焰的包围。

    郑十翼看着成功逃出去的公孙冥弑,面色一紧,好狠辣、冷酷的家伙,那么短的时间内,竟还能让他想到对策。

    “喀嚓……”

    火焰疯狂燃烧下,血狱浮屠外传来一声轻响,似乎是血狱浮屠碎裂后传出的声音。

    随着声音落下,整个血狱浮屠都晃动了起来。

    不对,不是血狱浮屠,是脚下的地面,大地已经被烧裂!

    下一刻,轰然一声巨响传出。

    大地在火焰的疯狂燃烧下,竟是被烧裂开来,露出一道巨的裂痕,血狱浮屠从这裂痕中坠落而下。

    从烧裂开的地面坠落,却好像是从中山崖顶部坠落深渊之中一般,血狱浮屠不断的下落,似乎是落下了几千丈的距离之后,一头扎入一片深潭之中,像是一块烧红了的烙铁放入了冷水中一般,发出一串嗤嗤声。

    郑十翼顿觉一震让人舒泰的凉意从外面传来,本已经烧红的血狱浮屠上,更是冒出一阵阵青烟。

    “起。”

    郑十翼心念一动,血狱浮屠从池水中飞出,落到岸上,血红色的塔身上更是布满了一道道的裂痕。

    “看来以后只能使用另外一件了,若是再燃烧一会,恐怕血狱浮屠都要被烧碎,还好大地烧裂开,否则恐怕真逃不过这一劫了。”

    郑十翼看着满是裂痕的血狱浮屠,轻轻叹息一声,眼前,一道火辣的身影出现。

    俞倚落全身几乎完全的出现在郑十翼眼前,她身上的衣服之前在火焰之中早已烧尽,全身上下更是被烧的一片焦黑,焦黑之中却有透出星星点点的几道一白嫩的肌肤,黑白相间中更是充满了异常的诱惑。

    这个女人实在太美了,即便遭遇火海,即便狼狈异常,仍旧充满了无尽的诱惑。

    郑十翼转过头去,向着一边望去,这女人太漂亮,若是再多看几眼,甚至会影响自己的判断力。

    “哟?怎么转过头去了?”

    俞倚落迈动一双修长的,两步间走到郑十翼身前,再次让她那诱人无比的躯体出现在郑十翼面前,近乎完美到了极致的脸上露出一道之前从未出现过的妩媚之色,盯着郑十翼的双目调笑道:“之前在塔里面,你不是抱的挺紧吗?怎么,现在又装起正经来了?”

    郑十翼看着眼前身上没有一点遮掩的绝色女人,心脏不受控制的快速跳动起来,心中却是充满了警惕。这个女人,她想搞什么?如此轻佻的说话,她摆明了在诱惑自己,更重要的是,短短的两句话,自己似乎已经顺着她的节奏走了。

    自己不能再按常理出牌。

    “抱着,可看不到你的身子。我转过头去,是因为你现在太黑了,我对这么黑的女人可没什么兴趣。”郑十翼说着看向一边的水潭,噗通一声跳入水潭中,之前的时候血狱浮屠就是从水潭中出来的,倒是可以确认水潭中没有危险。

    才刚刚落入水潭中,紧接着,又是一声噗通声响起。

    俞倚落径直跳入水潭中,溅起的水花飞起,落到郑十翼头上。

    “咯咯……”俞倚落看到被水花溅到的郑十翼,发出一串如同没有心机的少女一般的清脆笑声:“看着人家做什么?人家身上也黏糊糊的,当然要洗澡了。

    再说……你不是喜欢白皙的吗?”

    俞倚落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玉瓶,轻轻倒入水潭中,手臂在水中划动了两下,再次伸出,两条手臂上却已经看不到一点漆黑,白嫩的肌肤只是一眼望去,都给人一种能够掐出水的感觉。

    “喜欢吗?”俞倚落轻轻挑了下眉毛,身子在水中划动,向着郑十翼的身前游去。

    水潭清澈,隐约可以透过潭水,看到她那游动的美妙曲线,尤其是腰肢下方如同成熟水蜜桃一般的美臀,丰满却不显得肥腻,反而异常的翘挺,向上凸起一抹让人血脉喷张的弧线,随着她的游动轻轻颤抖着。

    一阵清香传来,俞倚落游到郑十翼身侧,如莲般的双臂举起,将玉瓶递到郑十翼身前,脸上似乎带着万种风情娇笑道:“熏黑的肌肤,只用池水可无法洗干净,帮人家涂一下。”

    说着,她转过身去,将整个后背露在了郑十翼眼前。

    光滑的后背上,漆黑早已消失不见,露出如奶般白嫩的玉背。

    “嗯?”

    俞倚落才刚刚转过身去,忽然轻疑了一声,目光落向远处,岸的另外一边。

    郑十翼闻声,向着俞倚落望向的方向望去。

    透过水池上的水雾,隐约可以看到,远处,一株通天大树耸立,大树四周,似乎有一道道流光围绕着大树转动着。

    一旁,一声巨大的噗通声响起,俞倚落身子腾空而起,一道白色的衣袍一闪而出,被她披在身上,向着大树的方向急速飞落而去。

    那里似乎有重宝!

    郑十翼心脏猛的跳动了一下,从乾坤袋中随手拿出一件衣服穿上,跟在俞倚落身后向大树的方向冲去。

    穿过水潭之上的迷雾,一株枝叶异常茂密,散发着勃勃生机的巨树出现在两人面前。

    巨树四周,一道道流光围绕着大树不断的流转着,其中有的流光看起来,像是一条巨龙,散发着无尽的威严,有的则如同传说中背生双翅的白虎巨兽,如同一团火焰一般,散发着耀眼红色光芒的凤凰、生有九颗脑袋的九婴……

    这一道道流光,散发着不同颜色的光芒,每一道都带着一道异兽的虚影。

    好精纯的能量。

    郑十翼清晰的感觉到,那一道道流光上所传来的阵阵精纯的能量气息,那能量,比之自己的先天之气,甚至都要更加的精纯,似乎,这边是天地间,最为纯粹的能量!

    那些天地异兽,恐怕真的就是这些东西修炼而成的。

    俞倚落看到天空中,那一道道的纯粹能量的流光,之前似乎还带着万种风情的双眸中射出一道无比炙热的光彩,上前一步伸出双手向着流光抓了过去。

    双手探出,前方的空气中,忽然出现一阵波动。

    俞倚落的双手似乎是被一面无形的墙壁阻挡住了一般,身子一顿,接着似乎手受到反弹之力的影响,向着后面又后退了两步这才稳住了身子。

    看着眼前的巨树前,如同水中鱼儿一般仍旧游动不停的流光,她眉头一皱,似乎是想要出手攻击,一旁,郑十翼连忙伸手拉住俞倚落。

    “别攻击,你刚刚只是想要进入,没有攻击的意思,所以被挡了回来,你如果想要攻击的话。”

    郑十翼伸手向着另外一侧指去。

    手指所指的方向,一个僧人的尸体盘膝坐在远处,身上的衣服似乎因为经历的岁月太过长久已经腐烂大半,隐约可以看出是一件袈裟。

    他的脖子上挂着一串念珠,只是不知道为何,他的肉体并未腐烂,只是胸口的位置不知道被什么击穿,露出一道胸口大小的圆洞。在他的掌心处,似乎还捧着什么东西。

    “我想他或许就是因为攻击那大树,所以才被击穿胸口。”郑十翼的话音落下,一旁俞倚落却是惊讶了一声。

    “身体不朽?死后肉身保存?不应该……”俞倚落转过身去,快步向着僧人的方向走去,几步之后,她的脸上却是露出一道惊喜之色,身形一闪,一下出现在僧人身侧,伸手抓住僧人手中之物。

    舍利!

    郑十翼终于看清僧然之前手中所拿之物,一颗鸡蛋大小的舍利,这一颗舍利明显比自己之前在小千世界所看到的所有舍利加起来都要精纯,只是靠近几步,都能够感受到舍利之中所蕴含的能量波动。

    随着舍利被俞倚落拿走,僧然的身上的衣服连通着他那仍旧保存的身躯却是忽然化作一片灰尘,散落而下。

    肉身粉碎了?

    难道,是因为那舍利,所以他的肉身才保存着?

    郑十翼脑海中闪过一道疑惑,眼前俞倚落也明显的诧异了一下,随之她抬起手,手掌一吸,将手中的舍利尽数吸入。

    她!

    郑十翼脸色骤然一变,双目中露出一道恼怒之色,俞倚落她竟然就这样直接服下了舍利!

    如今自己和她算是临时组成队伍,那舍利甚至更可以说是自己先发现的,而她竟然一句话也不说,直接服用了舍利!

    俞倚落将舍利服下,之前因为受伤而一脸苍白的脸上恢复几分血色,似乎是差距到郑十翼脸上的不满,她转过头来,轻声解释道:“我受到的伤势更重,而我的实力更强,我需要尽快恢复伤势,这样我们才能保命。”

    虽说是解释,可是她的语气中却充满了理所当然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