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211章 老兵,新兵
    “说的没错,若是他去参加,可能性还真是极大。”

    “这倒是意外的惊喜。”

    刘万明只是站在原地没有开口,可嘴角边露出的笑意,却掩饰不住的浮现。

    忽然,他似是想到什么,向着还在看热闹的士兵们喊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忙把他叫醒?再让他呆在里面,冻死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是!”

    一众士兵听到百夫长下令,连忙向着湖水中叫了起来,眼前的小子看起来可是年轻的很,这个年纪的年轻人,正是争强好胜的年纪,若是硬撑着,撑出问题那可得不偿失了。

    这人,现在可是他们军团的人!

    “小子,你快出来吧。不然,你会被冻死的,快点啊!”

    “快点出来吧,你都在里面呆了两个多时辰了!”

    “百夫长已经答应,让你上来吧,快回来吧。”

    一声声叫喊声传入湖水中。

    两个多时辰?

    郑十翼抬头望向湖面,心中微微一叹,方才自己正沉浸在一种玄妙的境界中,修为提升的极快不说,因为四周的寒气,甚至就连戾气都被压制了下去。

    这等环境,却是可以修炼杀戮战境,可真是厚湖边传来的呼喊声,却将自己吵醒,从那种玄妙的境界中清醒过来。

    看来,只能以后再试验了。

    郑十翼双腿在湖水一塌,身形跃出湖面,整个人看起来似乎没有一点影响,连动作都没有一点僵硬感。

    四周,一众士兵一个个仿佛被石化了一般,呆呆的呆在原地看着眼前走来的少年。

    这个家伙可是在湖水中呆了两个时辰的时间,怎么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正常人一般?那么长的时间,遭受那等冰冷的寒气,没有被冻伤?

    他除了衣服、头发湿了外,身上竟看不出一点冻伤的痕迹!

    这个家伙,他怎么做到的!

    刘万明像是第一次见到郑十翼一般,双目上上下下的不断打量着眼前的郑十翼,目光中尽是一片诧异之色,他也进入过兰泽湖,那个时候的他,动用灵泉抵御水中的寒气,仍然被水中的寒气所伤。

    眼前这个刚刚被派来的家伙,浑身上下竟看不出一点伤势,这也太诡异了!

    刘万明呆立了许久,一直等到郑十翼走到他的身前站定,他才反应过来,脸上露出一道之前从未有过的笑意,微微颔首道:“你已在兰泽湖中呆了两个多时辰,时间已经超过我的要求。

    也算是惩罚过你了,之前的事情便算了。只是,以后勿要再犯。”

    说完,他向着一旁一招手道:“带他去宋康十夫长处吧。记住,去了以后手脚麻利一点、听话一点,不然,你将有苦日子过了。”

    郑十翼在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士兵带领下,向着远处走去,路上,他也简单的了解了一下。

    百夫长,手下管着一百个十夫长,十夫长手下,管着十个老兵,而这十个老兵,每人则带领一个新兵。

    “十翼,记号了。在军营中一定要听话,你新来更要懂得忍让,就像百夫长之前说的那般,手脚麻利一些,否则的话可是要吃大亏的。等熬一阵子,熬过去,就好了。”

    老兵将郑十翼带到一座帐篷前,又提醒了一声之后才转身离开。

    郑十翼谢过之后,走到帐篷前,一阵阵声音便传了过来。

    “我的新兵怎么还没有来?你们的新兵,都是说来就来,怎么到了我这,这都一天了,那新兵还不来?”

    “哈哈,李爽你就慢慢等吧。要我看,你的新兵估计不来了。来来来,小张子,给我揉揉腿!”

    “小陆,给我揉揉肩,记着,别太用力了!”

    “去,给老子倒杯水。”

    一道道笑声,接连从帐篷中传来,郑十翼掀开帐篷,走了进去,才一进帐篷,他整个人顿时愣在原地。

    帐篷的面积倒是不小,比在外面看起来还要宽敞一些,整个帐篷中有十九个人,却没有显得拥挤。

    只是,让人无法相信的是,十个一看就是老兵的家伙,像是地主大爷一般歪七竖八的躺在床上,一脸悠闲的互相说笑着。

    而在他们的身前,一个个鼻青脸肿,看起来明显稚嫩许多的士兵几乎都是跪在地上,或是给他们揉肩或是按退,还有的在洗着什么东西。

    只有一个老兵的身前没有新兵,一脸羡慕的看着一个个被服侍的舒舒服服的老兵。

    而在营帐的最里面,坐着一名皮肤黝黑的男子,他一个人便占据了三四个人的空间,悠闲的瞧着二郎腿,双眼微微闭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特别的事情,脸上露出一道有些的笑容。

    “你,那么用力干嘛?想捏死老子啊!”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一个老兵忽然伸手,一巴掌打在了给他揉肩的新兵脸上。

    “啪!”

    一声脆响响起,在封闭的空间中显得格外响亮。

    跪在地上的新兵应声倒地,还挂着稚嫩之色的半边脸颊瞬间高高肿起,重新跪起身子,一脸委屈的望向躺在床上的老兵,他之前用力明明都是一样的,怎么会突然重呢!

    “妈的,少给老子来这一套!这里是军营,服侍不好老子,老子就算打死你,也没人管!”

    老兵扫了地上的新兵一眼,一脚踢出正中新兵的脸面,再次将这个新兵踹到在地,脸上却是看不出一点怒色,有的只是那种戏虐之色。

    一旁,一众老兵更是一脸笑意的看了过来,看起来就好像是看那些小丑一般。

    倒在地上的新兵感受着脸上传来的火辣辣的刺痛,双目之中,闪过一道怒色,可是很快这怒色被他强行压住。

    这些老兵,从他们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开始这样欺压他们。之前在门派的时候,他们何时被人这样欺负过。

    立时,他们就开始反抗。结果却是,他们完全不是这些老兵的对手,越是反抗,被打的越惨。

    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强忍了。

    也有新来的士兵受不了,还要进行反抗的,可最后的结果却是比他们更惨,那些老兵没事就欺负那反抗的新兵。

    甚至有新兵,都活活杀死!

    这里是军营,那些老兵守着十夫长的面,怎么打他们,那十夫长也当作是没有看到。

    帐篷中,躺在床上的十个老兵看到忽然走了进来的陌生人,一个个面露疑惑之色,这人他们可是从未见到过的。

    忽然,十个老兵中,唯一一个没有新兵服饰的李爽忽然反应过来,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高声叫道:“是我的新兵来了。”

    李爽脸上之前的不爽,羡慕之色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狂喜之色,他身子一弯,直接将床铺下面,积攒了好多天的臭袜子、内裤,翻了出来,向着郑十翼的方向扔了过去。

    “臭小子,终于来了,给老子洗干净去。”

    “我是来参加武道洗练的,要洗,自己洗。”

    郑十翼身形一闪,躲过李爽扔过来的衣物,他进入军营,一是为了参加武道洗练,二是为了提高修为,以便在最短时间内,杀掉俞伟。他可没有时间去浪费。

    李爽扔出的衣服尽数落到了地上,更有一阵呛鼻子的臭味传出。

    “哟,还敢躲?”

    李爽看到躲到一侧的年轻新兵,脸上露出一抹怒意,很快,他脸上的怒色却是消失不见,反而浮现出一道明显的戏虐之色。

    一旁,一个个老兵也从床铺上坐了起来,仿佛看什么新奇的玩具一般,向着前方望去,终于又来了一个不听话的了。

    原来那些新兵,已经被教训的乖的如同绵羊一般,教训起来都没有了快意。

    终于来了一个会反抗的,这种的教训起来,才有意思。

    地上,九个新兵心中同时一叹,又来了一个要倒霉的,在这里反抗老兵,没有好下场的。心中为新来的士兵感到叹息的同时,几人也抬头向着门口的方向望去。

    嗯?郑十翼!

    忽然,一个个新兵脸上露出怪异之色,这竟是郑十翼来了!他来这里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几个新兵低着的脸上露出一道喜色,郑十翼之前在门派中的所作那可是传遍了的。

    这些老兵,终于要倒霉了!

    “臭小子,既然你是来参加武道洗练的,那我就让你知道知道,军队中的规矩!”李爽一脸狞笑着走到郑十翼身前,忽然抡起拳头一拳向着郑十翼砸了下去。

    不能动手!

    郑十翼看着眼前落下的拳头,强忍着动手的冲动,向着一侧闪躲而去,自从何晋阳将他体内的戾气压制后,他便没有动过手。可他在无形之中,还是受到了影响。

    此时一旦动手,体内的戾气恐怕会立刻不受控制。

    身形一转,他躲过了眼前落下的一拳。

    “还敢躲!”李爽脸上露出一道怒意,一股杀意从体内涌现,他一个老兵,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教训一个新兵,竟被躲过去了,这让他的脸往哪里放!

    “我看你是找死!”李爽再次举起拳头,刚刚想要挥拳,对面,一阵凛冽的劲风忽然吹来。

    郑十翼忽然感受着李爽散发而来的杀意,体内的戾气霎时间不受控制的涌现,双目之中透出一道充满了兽性的红色光芒,一拳砸了出去。

    一拳落下,李爽甚至连反映的机会都没有,随着碰的一声像是墙面倒塌的声音传出,整个人的身子被震飞出去,砸在了帐篷之上。

    强大的冲击之下,帐篷被生生撕裂开来,李爽的身子飞出帐篷之外,落到了外面的空地上。

    “还敢动手!找死!”

    一旁,一个老兵看到被打飞出去的李爽,面色一寒,从床上一跃而下,向着郑十翼扑了过来。

    郑十翼也不躲闪,抡起拳头,就朝对方袭来的拳头砸了过来。

    “喀嚓。”

    两拳相撞,发出一声闷响,紧接着一声脆响传出,老兵顿觉自己的手臂传来一阵剧痛,似乎是骨头断裂了一般,随之整个人似乎是被全力奔跑的骏马撞倒一般,倒飞出去。

    “一起上!”

    四周,几个老兵看着接连飞出的两人,高呼一声,一起动手向着眼前的新兵冲了过去。之前他们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厉害的新兵,可是结果呢?还不是被他们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新兵再厉害也是新兵,也只有一个人。他们却是十个人!

    郑十翼凭借脑海中最后一丝清明,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力道,尽量以最少的力量轰击出去,他如今的戾气太重,不想杀人。

    可几百年如此,在戾气的影响下,出手还是比预想的重了许多。一个个老兵,不是肋骨断裂,便是双腿被打断、手臂震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