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628章 怎么会败?
    什么东西?

    郑十翼忽觉背后一阵寒风急速袭来,心下一紧,身子猛的扭转,向着一侧歪去,同时转头望来过去。

    绳索?

    视线中,一个五彩斑斓的有些怪异的绳索笔直飞来。

    他想用绳子困住自己?

    郑十翼看着绳索飞来的方向,身子向着一侧再次一歪,避让到一旁。

    绳索速度极快,几乎是擦着他的身子划过。

    忽然,本已经落空的绳索却是没有一点征兆的转向,向着他的身子再次袭来。

    如此近的距离根本无法躲闪!

    郑十翼目光一凛,迅速挥动手掌向着绳索袭来的方向挡去。

    手掌才刚刚与绳索碰到一处,顿时,一股狂暴无匹的巨力袭来,力量之强让他根本没有一点抗衡的余地,就像是被支撑着天地的通天巨柱击中一般,身子不受控制的向着一侧砸去。

    碰!

    郑十翼身子重重的砸在一侧的墙壁上,引的这条通道都猛烈的震荡了两下,被他撞击到的墙壁更是轰然塌陷,一块块巨石落下,更是将他整个人完全迈在了下面。

    太恐怖了,那一击的威力之强,根本就不是天境所能够抗衡的。

    “小小天境,也敢阻挡我。真是找死。”

    沈疆秦嗤笑一声,手中绳索再次卷起,向着郑十翼的方向击落而去。

    绳索砸落,一块块坚硬的石块就像是被从天而降的石柱砸中一般瞬间碎裂,一时间尘土狂飞而起。

    烟尘漫天中,郑十翼的身子更是急速蹿出,向着后方倒退而去。

    “嗯?还能起身?”

    沈疆秦看着烟尘中的灵活身影,眼中露出一道疑惑之色,手腕微微一转,手中绳索调转方向再次向着郑十翼的方向落去。

    杀戮战境!

    郑十翼体内戾气冲天而起,惊人的杀意向着四周急速蔓延,瞬间笼罩整条长廊,整个人瞬间变得如同一尊地狱中走出的魔神一般,望着挥舞而来的长鞭,伸出一条手臂,向着一侧重重的抽打而去。

    半步聚真,面对这等高手绝不能留手,一个不慎都有可能被重创身亡!

    一抽之下,长鞭被狠狠的甩到一侧。

    他竟挡开了我的攻击!

    沈疆秦感受着四周几乎将空气都完全冻结的杀意,脸色骤变,这等杀意,自己从出生到现在,都从未感受到过如此强烈的杀意。

    这等杀意,即便是军中的百战之将恐怕都不见得拥有这么深的杀意,这个小子只是天境,还如此年轻怎的能够拥有这么深的杀意?

    不对……这杀意,这不是寻常的杀意……这杀意中,充满了魔性的气息。

    “魔门功法……小子,你用的是魔门功法!”

    沈疆秦忽然间反应过来:“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之前不敢分享你的奇遇,原来你的奇遇便是你是魔教之人。

    想不到,你一个魔教之人,竟然能够骗的那老不死的东西,进入求心宗。倒也是你的本事,不过很可惜,今日你注定还是要死在这里。

    聚真境,聚灵为实,虚亦实,全身灵气都化为实质,更能将体内真元聚集用以对敌,你灵气再精纯,可能和真元对抗?

    你一个小小的天境永远无法与之抗衡,即便我是半步聚真,你仍旧不行!

    沈疆秦原本有些懒散的脸一下绷紧,体内一道灵气冲天飞起,一时间引动的四周的灵气向着他的体内急速涌去,在他的背后更有一个模糊的虚影浮现,灵气涌入虚影之中,立时变得凝实起来,而他整个人的气势更是瞬间大变。

    手中,原本已经被震软了的长绳更是一下绷直,如同一根上古魔王手中的狼牙棒一般,向着郑十翼的方向砸落而去。

    一根长绳挥舞,却是引的相对封闭的长廊内,狂风呼啸卷起,风劲之强似乎要将整个长廊都吹起一般。

    有破绽!

    郑十翼精神力高度集中,天人感应下,看着沈疆秦落下绳索落下的轨迹,抬腿在地上用力一塌,身形骤然蹿出。

    八荒步!

    空气中,一道虚幻至极的虚影浮现,似乎是一道浮光一闪而过,郑十翼的身子出现在沈疆秦身侧,一双手臂向前挥动,巧之又巧的避过长绳划过的轨迹,落到了沈疆秦身前。

    空气中,道道宛若雷霆坠落的雷霆之音响起。

    郑十翼手臂之上金色的光芒闪耀,似是无数雷霆汇聚之后穿过云层重重轰击在沈疆秦身上。

    一双拳头,似是远古战场上巨大的攻城锤砸落在厚重的城门上一般,传出一声沉闷无比的声响。

    沈疆秦身子猛然颤抖了一下,向着里面明显凹陷进入一些,身子更是倒退着向后方急速飞退而去。

    那小子,他竟然伤到了自己!

    自己可是半步聚真境的高手,半步聚真,半只脚已经踏入聚真境。

    而一旦突破到聚真境,武者将会有质的变化。

    之前武者只是调动灵气罢了,而到了聚真境,则是可以聚集真元,那是聚真之下的武者远远无法比拟的。

    就算是在天才的武者,也不可能在人境巅峰击败聚真境的,就算是半步聚真也不可能,双方根本就无法比拟的。

    这个小子,他还只是天境,竟然能够避开自己的攻击,然后击退自己!

    这小子,他怎么看穿自己攻击的?

    他的力量怎么可能又那么恐怖?

    这小子,自己必须全力出手才行!

    沈疆秦飞行在半空中喷出一口鲜血,看着起身再次追来的郑十翼,脸上浮现出一道阴冷之色,背后一道道毒蛇的虚影浮现,毒蛇数量之多,一眼望去竟是看不清究竟有多少条毒蛇虚影。

    千蛇武魂!

    沈疆秦整个人散发出一股股阴毒之气,手腕再次一甩,手中长绳转向向着郑十翼抽打而来,只是一根绳子划过空气,却似乎是瞬间将四周的空气完全抽裂,在空气中留下一道清晰的痕迹。

    长绳之上更有阵阵阴冷的气息涌现。

    忽然间,五彩斑斓的长绳前端毫无征兆的炸开,长绳前端化作无数条更加细小的绳子,似是章鱼怪的无数触手一般,飞舞而来。

    下一刻,这一条条的绳头竟是再次变化,只是一个呼吸间的功夫,原本的绳头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只只三角形的剧毒蛇头,绳身也已经化作一条条的蛇身。

    果然,我就知道,他这条绳子不寻常,看来果然是一件武宝。

    只是武宝,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才有!

    郑十翼心念一动,已经许久没有动用的血狱浮屠从乾坤袋中飞出,血红的塔身才刚刚一出现在空气中,一时间,浓郁的血腥之气已经蔓延开来。

    天空中隐隐约更有一道道鬼厉之声不断响起,原本就有些昏暗的走廊在这一刻却是显得更加的阴暗,让人感觉头皮阵阵发麻。

    “好浓郁的血腥气息,你竟然炼制如此禁忌之物,炼制此物,你要杀多少人才可炼成!怪不得你有那么浓郁的杀气,魔教中人果然都是嗜杀之辈。”

    沈疆秦指着郑十翼,一脸正气的叫道:“今日,我便要为天才苍生除掉你这魔头!”

    沈疆秦手掌一转,挥舞着手中蛇绳在头顶转了一圈,随之向着郑十翼的方向猛然一甩。

    群蛇乱舞!

    空气中,无数毒蛇虚影浮现,随着蛇绳一起向着郑十翼的方向飞落而去。

    一眼望去,似乎眼前的空间已经尽数被毒蛇所占据,再也找不到一处没有蛇影之地。

    郑十翼体内灵气急速转动起来,身上每一处骨骼、每一处肌肉、每一寸肌肤都骤然绷紧,天地间精纯的天地之力疯狂涌入其中。

    拔山魔龙诀,拔山之力!

    六合神功!

    郑十翼双手举着血狱浮屠,向着前方猛然挥落。

    一击之下,雷霆击、地煞蛮灵掌、雷刀破空、魔刀无极、六阳魔指、斩龙魔极六种武学同时施展。

    通体血红的血狱浮屠之上,一道金色的耀眼光辉以及漆黑如墨的黑色光芒同时闪现,互相缠绕一处。

    一击落下,仿佛是无数雷霆从天外坠落同时汇聚于这血狱浮屠之上,万钧雷霆之势似乎要将这一方空间完全炸毁一般。

    万钧气息之中,更是充满了无双的锋芒,锋芒所过之处,空气撕裂,空间塌陷。

    一击之下,似乎天下间所有的一切都被蕴含其中,一击即是天地,身前的空间更是在瞬间完全崩塌。

    沈疆秦看着眼前落下的一击,心中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升起一股错觉,似乎眼前的这一击是不可阻挡,是无法抵御的一般,似乎世间所有拦在这一击之下的一切都会被碾压成齑粉。

    不……

    不可能,自己是半步聚真,自己怎么可能败!

    败的一定是他!

    沈疆秦猛然间再次提起一口气来,挥动蛇绳的速度又快了一分。

    下一刻,血狱浮屠已经坠落而下。

    先天地脉!

    绳塔接触的瞬间,塔身之上先天地脉之力瞬间爆发,霎时间,空气中无尽的先天之气涌入他的体内。

    塔身之上,一抹银色亮光闪起,随之血狱浮屠内,数万怨魂精血之力瞬间爆发。

    塔身之上,隐隐约更有数万精血透过塔体浮现在塔身之上,每一滴精血都疯狂的燃烧着、沸腾着,每一滴精血都代表着一道怨魂之力。

    万魂齐出,只一瞬间,四周竟如同陷入修罗炼狱一般,声声鬼哭魂啸之音充斥长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