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772章 自己人
    少女虽然样子娇小,看起来就像是个小女孩,可胸前却高高鼓起,比许多妇人都要丰满,随着她的娇笑,胸前更是荡起一诱人的波动.

    “小露丫头别想勾引十翼兄了,你们寻花宗女人为主,十翼兄去了难道修炼你们女人修炼的功法?十翼兄还是加入我们正阳宗是正道,我们正阳宗修炼的是最为刚猛的路子!”人群中一个身材壮硕之人很快打断之前少女的话。

    “非也非也,对十翼兄的事情我也多有耳闻,以我了解,十翼兄应当加入我们绝荒宗才对。”

    “不,应该是我们……”

    郑十翼听着几人的话终于反应过来,这些人,这都是魔教的人,他们是来邀请自己加入他们宗门的,只是……

    “谢谢诸位好意,不过十翼如今并不想加入魔教。”郑十翼说着,神色却是警惕了起来,虽然说这里是军营,可这些可是魔教之人,自己拒绝了他们,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动手。

    “如此却是可惜了,不过十翼兄以后若是改变想法,我们随时欢迎十翼兄加入。还有,这里是虎豹军,无论是什么地方都有争斗,便是军营也一样。

    十翼兄以后若是有事可以找我们,大家都是自己人,也多互相关照。”

    郑十翼闻声微微有些奇怪的看向说话之人。

    对方似乎是看出了郑十翼眼中的奇怪,笑道:“怎么很奇怪是吗?奇怪我们为何会邀请你。

    其实很简单,无论是什么势力,都不会嫌自己的的势力实力强,而你算得上天才,所以我们来邀请你。至于我们几个之间,我知道你在奇怪,你听到的消息是我们魔教已经分裂,各自为政甚至还会有争斗,所以你奇怪我们为何会这般。

    没错我们是有争斗,可我们的争斗是我们自己内部的事情,对外,我们都是魔教的人,我们便是自己人!”

    虎豹军,军营之中。

    温将军一路熟门熟路的走入整个营地最大的营帐之中。

    营帐中,正中的位置,一个面向普通,甚至微微有些矮小之人坐在主位之上,他没有穿戴任何甲胄,只是坐在那里,矮小的身材却给人一种面对巍峨山岳一般的错觉。

    只是坐在这里,整个大帐的气氛都显得压抑了许多。

    一直等到温将军走入营帐,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大帐的气氛才恢复正常。

    “大帅。”

    温将军一入大帐向着中间的男子行了一礼。

    “嗯。”大帅微微点头,问道:“此次招收的士卒如何?”

    温将军闻声,脸上立时露出一道掩饰不住的喜色道:“回禀大帅,此次招手的士卒却是比意料中的要强一些,尤其是一个叫做郑十翼的小子,那是天生的军人,天赋更是惊人。

    大帅,属下请求大帅赐予千夫长一位给那郑十翼。”

    温将军的话音才落下,一道冷漠的声音立时响起:“千夫长?一个刚刚入门的士卒如何做的了千夫长?按照军中规矩,新入门的士卒最多从百夫长做起,做千夫长如何服众?”

    温将军向着声音传出的方向望去,视线中出现一个身穿将军服的中年男子,不过看对方的样子,他却是从未见到过对方,想来应当是新调任军中之人。

    才刚刚调入军中,就敢和反驳自己,看来又是一个不守规矩之人。

    温将军心中冷笑一声,冷声道:“实力够了,如何做不到,十翼他在比武之中力压碧玉教和归一教的弟子夺得第一,为我虎豹军争光,如何做不了千夫长!”

    “是吗?可是据我所知,他是魔教弟子,更重要的是他还杀了自己的同僚,这样的人如何做千夫长?”新来的将军却是毫不示弱。

    温将军脸色渐渐阴冷下来回头怒视着自己不认识的将军:“魔教又如何?这里是军队,讲的是实力。何况金羽被杀是擂台交战,擂台交战战死再正常不过。

    我倒是好奇了,你又是谁,怎么本将军一直没有见过你。”

    “我?本将军姓金。”新来的将军冷冷开口。

    温将军立时明白过来,嗤笑道:“原来如此……怎么,你家中弟子被杀,心中不服?你若是不服,那这样,我们所有人带来的人交手,选出最强的人谁最强谁做千夫长,你可敢?”

    “不妥,只是内斗算什么本事。”金将军面色直接打断,郑十翼的实力,在这一批新加入虎豹军的新人中恐怕找不出对手,这种提议断不能答应的。

    “无论怎么说,郑十翼他一个新人,才刚刚进入虎豹军就做千夫长是无法服众的。”

    “无法服众?怎么无法服众?若是你能找一个和十翼一般给我们挣了面子的人,你们也可以让他做千夫长。找不到只能说你没那个本事。”温将军一脸挑衅的望向金将军。

    金将军脸上看不出任何不愉之色,神色淡然道:“军营之中岂能以那些闲杂之事来定夺军位?”

    金将军一边说着还一边抬头向着四周望去。

    大帐内,一位位将军感受到金将军的目光,却是沉默的坐在原地,关于郑十翼的事他们也听说过,眼下明显是金将军和温将军在争斗,他们可不好贸然开口把自己搅进去。

    温将军看着沉默的众人,面色微微难看了一分,目光向着四周一扫,最后他的双目落到了端坐在中央的大帅身上,恭声道:“大帅,若是他们不同意十翼做千夫长,那属下在自己军中调整总可以吧。

    秦元辽千夫长在属下手下已经做了多年,一直想要真正的追随在属下身边,正好接着此事,属下将他调到属下身边做属下的随身统领。

    至于他空缺的千夫长一职则由郑十翼来接任。”

    “不妥!”金将军闻声脸色顿时一变,不等大帅开口抢先开叫道:“胡闹,军中之事岂能儿戏,温将军,你这就是在乱搞!”

    “胡闹?我看胡闹的人是你才对!”温将脸上忽然露出一道明显的怒色,似乎是被金将军气的不轻,伸出一只手指着温将军暴喝道:“你算什么东西,虎豹军什么时候轮到你当家做主了?竟然敢替大帅回答。

    难道你成了虎豹军的大帅不成?还是说,在你的心中,虎豹军的大帅之位已经是你的了!”

    金将军心中忽然一突,原本端坐着的身子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一下站立起来转身看着大帅的方向,一脸惶恐道:“大帅,末将并非此意,末将只是听到温将军的话,心中气恼激动之下才下意识的开口,末将绝无温将军所说之心。

    大帅,军中升迁自当看各自的军功,末将是担心我们若是只是在外面闯下一些名声,便能升迁,恐怕军中士卒不满从而影响军中士气,所以激动之下才开口的。”

    温将军闻声不由嗤笑起来:“说的倒是大义凛然,你究竟为何一直反对十翼,大家恐怕都知道,这里没有三岁孩童,不要再找那些借口了。”

    “什么叫借口,本将军一心为了军队着想,温将军你不要血口喷人。”金将军身上一股浓郁的寒气用处。

    一时间,整个大帐的气氛都变得浓重了起来,似乎温将军和金将军两人随时都会动手。

    肃杀的气氛之中,大帅下手第一的位置,一个看起来不像是军人而更像是儒士的中年男子从座椅上站立起来,向着两人轻轻摆手道:“其实说起来,我也赞同郑十翼做千夫长。”

    一句话引落下,四周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说话之人身上,目光中更是充满了不可置信之色。

    温将军整个人都愣了一下,满是不解的看向说话之人,这袁如谋竟然帮自己说话?

    袁如谋乃是军中副帅,仅次于大帅的存在,甚至很多时候大帅都要给他面子,他在军中的地位更像是一个监军。

    能够有如此身份,他自然不是大帅一系的人,甚至说起来他和金家还是有一些关系的,那金将军能够进入军中恐怕就是因为他的关系。

    而自己是大帅的人,他怎么不帮金家的人反而帮自己了?

    另外一边,金将军双目猛然瞪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音,袁副帅怎的帮那温天河说话了?

    袁如谋在大帐内众人的注视下,不紧不慢的开口道:“那郑十翼的确是帮我们虎豹军张了脸,也的确是一人才,对于如此人才破格便应该破格提拔。

    不过在袁某看来,将郑十翼分配到哪一营做千夫长却是要好好考虑。郑十翼是新人,自然不能将他分配到新的军营。

    新的千夫长,新的士卒,这是最为忌讳的,大家都是新人,如何能够形成战斗力?

    所以在我看来,不仅要让郑十翼做千夫长还要给他分配到一个老的军营做千夫长。如此一来有老的士卒在,也能让他更快的适应军营,更早的让整个军营形成战斗力。”

    袁如谋说着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开口道:“温将军不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军营吗,本将军倒是有一处地方推荐。

    神机营,让他做神机营的千夫长这再合适不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