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622章 变脸
    倒是门不错的绝学。

    郑十翼听着卢承建的详细讲述微微颔首,踏云追电步虽然与八荒步不同,却也有些相似之处,或许自己可以依靠踏云追电步改进一下八荒步。

    比如,在那瞬间爆发时,自己可以改进一下,体内的气息转动……

    郑十翼正思索着,身前一道脚步声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从一旁传来:“郑师叔能够那般天才,在地境便击败天境初期的天才,天境内更是绝对无敌,想来郑师叔应当也有一些奇遇,不知道郑师叔能否和我们分享一下?”

    沈疆伦?

    郑十翼有些疑惑的抬头向前看了一眼,随之点了下头,之前沈疆伦和卢承建都分享了一门绝学,而且都是相当不错的绝学,看来今日众人这是要互相分享绝学了。

    博取众家之长倒也不错,自己更没有道理只学别人的绝学,而不贡献出绝学。

    “既然这一次大家要面对未知的危险,保命第一,那我也贡献一门保命的绝学。”

    郑十翼伸出一条手臂,体内气息微微流转下,大地之上褐色的大地之力汹涌而起,汇聚与他的手臂之上,一双手掌之上褐色的光芒更是吞吐不定,随着他的手臂挥动,一双手掌在这一刻竟然宛若一座巨山压落下去一般。

    前方的空气似乎瞬间被这巨山压爆开来,四周众人的呼吸在这一刻甚至都变得困难起来。

    “好掌法,好绝学!”人群中一个万法宗弟子看着郑十翼施展的一掌本能的发出一声惊叹。

    他的惊叹声才刚落下,一侧一道犀利的似乎能够将他心穿的目光已经落了下来。

    沈师兄!

    男子心中一惊,脸色陡然大变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退到了后方。

    沈疆伦瞪了方才开口赞叹的男子一眼,目光落到郑十翼身上,手中折扇轻轻拍打着另外一只手掌,面含笑意的看着郑十翼轻轻摇头道:“郑小师叔,你这样可不好,这门绝学可是远远不够。

    你在天境内无敌,不可能只是依靠这门学学吧。今日我们大家聚集一起,就是为了分享各自的绝学,让大家在进入墓地后能够更好的生存下来。

    我们都是乱地内的人,我们更是同一时代,我们乃是一体的。郑小师叔,你可不能只顾着你自己。

    我想,你一定还有别的奇遇吧,一起分享出来如何?”

    “没错,我是有别的奇遇。我曾经得到过一只活着的太岁,吃了之后侥幸没死,然后便拥有了如今的天赋,这可无法分享。”郑十翼盯着沈疆伦脸上露出一道嗤笑。

    自己是刚刚得到他们两门武学没错,可自己贡献出的地煞蛮灵掌却不比他们的两门武学差!

    竟然说自己的地煞满灵掌不够,显然今天这沈疆伦是早就算计好了,就是想要骗自己的奇遇,之前开口的卢承建应该也是他早就找好了的,甚至包括今天来的大部分人恐怕都早就和他串通好了。

    “哦?传说中的太岁,没想到十翼兄你竟然曾经得到过如此神物。”裴利从一旁的人群中走了出来,他不是三大宗门的人,倒也不用称呼什么师叔、师叔祖之类的。

    望着四周的众人,他高声开口道:“听到十翼兄弟这样一说,我倒是想起来,我曾经有幸遇到过一头死去的七色神鹿,虽然是已经死去的,可它身上的血液对我们修武之人来说仍旧是无上的宝物。

    利曾经饮过七色神鹿的血液,如今,为了让诸位在古墓中更好的生存下来,利愿牺牲一些。”

    裴利说着走回酒楼房间中,众人好奇之下纷纷跟上。

    裴利才刚刚回到房中,立时拿来几只碗来,拿出一柄利剑在他自己的手指出划过,立时一滴滴的鲜血流出低落碗中。

    “十翼兄,请……”裴利当先将第一碗鲜血递到了郑十翼面前。

    “我不需要。”郑十翼伸手轻轻将碗推开,七色神鹿?就凭眼前这个人他能饮过七色神鹿之血?

    当真以为自己傻?一群跳梁小丑罢了,倒要看看,他们要怎么继续演下去。

    郑十翼推开碗之后,身子向后一靠,做出一副不要打扰我的样子。

    裴利似乎看出郑十翼没有饮血的意思,拿起手中的碗向着后面一人递了过去。

    一个万法宗的弟子接过碗来,看也没有多看一眼,立时张嘴喝了一口,紧接着将碗递到了下一个人面前。

    盛着裴利鲜血的碗在房中不断的传递着,不长时间,一声声惊叹声已经响起。

    “这鲜血……我能够感觉到,我体内的血液似乎沸腾起来了。”

    “这血液的奔流速度,从未感受过我体内的血液如题快速的奔流!”

    “七色神鹿之血,裴利兄血液之中仍旧含有七色神鹿之血的力量,我能明显的感受到那宛如江海一般的力量!”

    一声声惊呼声中,沈疆伦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再次走到郑十翼面前,开口道:“十翼小师叔,裴利兄已经贡献出了他的鲜血,你是否也应该贡献一些你的鲜血。

    即便你服用过太岁,过去许多年,可你的血液之中,还是会拥有太岁之力的。贡献出来,大家都能有所提升,在古墓中活命的机会也能更大。

    我们都是自己人,我们整体的实力越强,我们自己也会随之越强。十翼师叔就不要藏私了。”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可毁伤!”郑十翼瞪了沈疆伦一眼,就好像是看几个傻子一般看着对面的沈疆伦,这人他当真将自己当做无知的孩童吗?

    随便找一个人说对方体内有七彩神鹿之血,那人割血之后,自己就一定要割血?

    “十翼小师叔,你作为师叔,作为长辈,可不能如此。”沈疆伦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不见,声音也变得低沉了一些:“那么,你可否还有别的奇遇,可以让大家有所增长?

    毕竟我也是为了大家好,更是为了你好。我想能够做到天境内无敌,你应当还有别的奇遇吧。”

    “奇遇?沈师侄,你这样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你一直在说别人,不知道你自己还有什么奇遇?”郑十翼满是讥讽道:“师侄在乱城内也是有名的天才,不可能只有那点武学是你的奇遇吧。”

    “那的确便已经是我的奇遇了。”沈疆伦脸上再次露出一道笑意,笑容中更是充满了无尽的自信与自傲之色道:“我的天赋乃是天生的,我天生便拥有这等天赋。

    没办法,这却是无法与大家分享了。”

    “是吗,谁说无法分享?”郑十翼怪笑着伸出一只手指着沈疆伦道:“找你母亲来就是了。”

    沈疆伦似乎还在思索天生天赋好,应当怎么分享,忽然听到郑十翼的回答,一下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出现了片刻的错愕。

    “你不是天赋好吗?这说明你母亲的奶水好啊。”郑十翼一本正经的看着沈疆伦道:“所以为了大家,你可以将你母亲叫来,让大家品尝一下她的奶水,这样就等于将你的天赋分享给大家了。”

    本不想眼前这些人一般见识,可这沈疆伦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自己,那就不要怪自己说话恨了。

    沈疆伦终于反应过来,一张还算是英俊的脸瞬间变得铁青一片,脸上的肌肉甚至还抽搐了一下,阵阵冰冷的杀意从他的双目中射出,四周的空气在这一时刻都仿佛瞬间凝固了一般。

    “小子,你在找死!”沈疆伦身子向前一探,脑袋几乎要顶在郑十翼头上,宛若利刃一般的双目紧紧盯着郑十翼的眼睛,一字一顿道:“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谁?”

    郑十翼伸出一只手向着前面一推,就像是驱赶满是厌恶的苍蝇一般将沈疆伦推开,满不在意道:“你是谁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定然知道我是谁!还有,你应该称呼我一声师叔。”

    沈疆伦额头上,一根青筋猛的跳动了一下,双目中杀意又深了一分,一个小小的天境,竟然敢在自己面前这般猖狂,即便他是天才又如何?自己同样是天才!

    “你……”

    沈疆伦刚要再次开口,一侧,终于反应过来的众人纷纷上前,将两人拉开。

    “沈师兄,大家都是乱城的人,是一家人,不要伤了和气。”

    “郑师叔,不要冲动……”

    “沈师兄,大家今天是相聚,不要动手!”

    “和气,和气……”

    四周七嘴八舌的劝解起来,更是将两人完全分开。

    沈疆伦看着被隔在人群另外一端的郑十翼那饶有深意的眼神,心中忽然一突,这小子的目光是什么意思?

    打算事后报复?

    这小子如今自然远远不是自己的对手,可是对方的天赋太好了,谁都知道他的未来有多么的光明。

    自己虽然自负天才,可比起地境就可以击杀天境初期天才,天境内更是绝对无敌的郑十翼,自己的天赋还是比不得对方,若是没有意外,对方以后终究会超越自己。

    何况,就是现在自己也无法动手,不说这里也有驭刀宗的高手,绝不会看着自己动手不管,就是他背后那个师父,谁能惹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