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615章 你算老几
    两人一路走到山下,远远的,北宫连赫却跑了过来,高声喊道:“十翼哥,伍前辈,驭刀宗的人来了。”

    驭刀宗来了!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郑十翼随着伍仇寻一路向着前方走去,还未走出宗门,几道人影已经走了进来。

    他们并未在门外等,而是直接走进了宗门!

    郑十翼目光微微一变,向着对面的方向望去,一眼看去,对方的人数竟是不在五十人之下,为首的则是一个漂亮的美妇人。

    驭刀宗的宗主!

    她亲自来了!

    他之前听说过,三大宗门中,驭刀宗的云雾宗主是唯一的女人,也是三大宗门中最为年轻的宗主。

    雨雾宗主在对面三丈左右的距离站定,目光从郑十翼身上扫过,最后落到了一旁的伍仇寻身上,却是沉默了下来。

    伍仇寻看着对面几乎整个宗门一半的高层都出现的驭刀宗众人,同样沉默着,虽然已经做出决定,虽然方才还在和自己的徒弟说笑,可如今真的要将整个宗门并入别的宗门,他一时间,却根本无法开口。

    求心宗,这可是他要一生守护的宗门!

    驭刀宗众人之中,一个看起来像是中年男子,身穿一身白色的长袍,面带一些奸相之人似乎是很不满如今的沉默,四周看了一眼,从人群中走出,开口道:“伍仇寻,今日宗主已经到了,同时更带着我,带着我们门派的长老、还有负责门派各种事物的执事前来,也算是给够你面子了。

    现在,你是不是赶紧将你们宗门归入我们驭刀宗之下?”

    郑十翼双目内一双瞳孔顿时一缩,一脸冰寒的向着说话之人望去,这人的话太过了。

    没错,他们求心宗是要并入驭刀宗,却也不是他可以随意侮辱的!

    “田仲齐,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伍仇寻原本看起来有些浑浊的双眸中射出一道精光,直射向对面说话的田仲齐。

    田仲齐只是被伍仇寻目光一扫,却感觉似乎是一柄锋利的利刃直插入心脏一般,心中本能一惊,生出一股寒意。

    不对,我为何要怕他?

    他马上,不,他现在就已经是一只丧家之犬了,而自己则会是他的主子,自己有什么好怕的,现在是他求着自己,不是自己求着他!

    田仲齐看着身前的宗主,胆气一壮,直起身子高声喝道:“我没有说话的份?伍仇寻你搞明白一个问题,现在是你们求心宗要并入我们驭刀宗,而我则是驭刀宗的副宗主!

    今日我们驭刀宗的高层半数出动,更不是和你在这里站着吹冷风的,我们的时间有限也没有多余的功夫和你在这里浪费。

    咱们有话直说,你们求心宗求着加入我们驭刀宗,无非是想要找个靠山,想要让我们驭刀宗庇护你们,想要留下你们求心宗的香火传承。

    我们驭刀宗大仁大德也不和你们一般见识,想要加入我们驭刀宗,献上你们求心宗一半的资源。”

    “滚!”

    伍仇寻面色骤然一寒,一股骇人的杀意自体内猛然爆发,只是一息间,四周的空气似乎瞬间凝固,已经枯瘦的似乎看不到什么血肉的手掌抬起,向着田仲齐的方向一掌拍出。

    刹那间,一道如同寻常手掌大小的掌影倏然飞出,这一方空间在这一刻,似乎瞬间瞬间崩塌,前一刻,他似乎才刚刚抬起手掌,可是下一刻掌影如同一道闪电划过天际,落到了田仲齐身前。

    下一息,掌影落下。

    只是看起来轻描淡写的一掌,却似乎可以颠倒日月、扭转乾坤一般。

    轰然一掌坠落,一声似乎是大地碎裂的巨响随之传出,一掌之下,地动山摇、天地晃动、空间颤栗。

    田仲齐甚至没有一点反应的时间,身子已经向后方凌空飞出,一路飞出三四十丈的距离后,这才重重的摔落到地面之上,在地面之上砸出一个直径近乎有三丈的巨坑,整个地面在这一刻再一次剧烈的晃动了一下。

    “田宗主!”

    “你……竟然动手!”

    驭刀宗中,一个个弟子惊叫下,纷纷向着田仲齐的方向奔去。

    前方,云雾宗主身后,一众驭刀宗的长老执事则是面色惊惧的望向对面的伍仇寻,一掌,他竟然只是一掌就重创了田仲齐!

    田仲齐,可是他们宗门的副宗主,实力之强,可以在门派中排入前五之列。

    如此人物,在伍仇寻面前,竟然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伍仇寻那一掌,明显没有动用全力。

    没有动用全力已经如此恐怖,那么他全力出手之下,又将如何?

    二十多年前,他逃回来的时候明显受到重创,实力下跌,能够活到今日都已经是奇迹,怎的如今他的实力又有了提升?

    当日,他究竟得到了什么秘密?

    郑十翼站在一旁,看着就像是拍飞了一个不入流的瘪三一般的师父,心中闪过一道惊意,自己的师父,竟然强到了这般!

    之前的时候自己听说过师父杀死过天剑宗的副宗主,也知道师父实力强,可怎么也想不到师父强到了这般,那可是三大宗之一的驭刀宗的副掌门,就这么样像是拍飞一个虫子一般拍了出去。

    伍仇寻就像是做了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一般,一脸不屑的望着田仲齐倒下的方向,无比霸气道:“副宗主?你算是老几?也配和老子叫嚣?老子还没有死,就算是合宗之后,第一副宗主也只会是老子,而不是你这个废物。

    还有,你还有脸问老子要资源,老子没有问你们要资源已经算你们的运气,你们驭刀宗是什么一个情况你自己不知道?

    之前四宗会武的时候,你们驭刀宗不是倒数第一就是倒数第二。这样还是往好听里面说,你们也只是有两次没有落到最后一位罢了。

    更丢人的是,你们宗的弟子无论在什么修为境界都没有拿到过第一,天剑宗再不济,有时候还能捡几个单独修为境界的第一。

    每一次利益分配,你们几乎都是分的最好的,就你们这样,你还敢和老子要资源?

    老子的徒儿,那是同修为境界中绝对无敌的存在。老子的徒儿过去,那是给你们长脸,老子没有问你们要资源,已经是你们天大的运气!”

    四周,一个个驭刀宗之人听着伍仇寻的话,脸上气的一阵青一阵紫的,伍仇寻这是当面打脸,可是偏偏他们又无法反驳。

    伍仇寻说的话都没有错,他们的确是任何修为境界的第一都没有拿到过一次,几乎每次会武,他们的成绩都是最后,每一次分配利益的时候他们分配的利益也是最少的。

    无法反驳,动手他们更无法动手。

    就连副宗主都被一掌击飞,他们更不是对手了。

    伍仇寻说完之手,一脸不屑的从驭刀宗众人身上扫了一遍,这才再次开口道:“我的徒儿注定要在你们驭刀宗待许久。”

    四周,驭刀宗众人满是阴郁的对视一眼,却是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伍仇寻什么意思?

    是告诉他们,以后驭刀宗都要靠他的徒弟郑十翼来撑脸面?是在说他们没用?

    可偏偏他们又无法反驳,这些年来,驭刀宗的确被压的很厉害,否则也不会第一个找上门派并宗。

    不过,伍仇寻他说的没有错,他的徒弟会在驭刀宗待很多年,可是他呢?

    他现在就只有一年半的时间了,暂时就先让他猖狂一年半,等到一年半之后他死了,他徒弟的好日子也将到头。

    “咳咳……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们当下最要紧的是商议的并宗的具体事宜,徐执事……”人群中一个体态微胖的男子咳嗽两声,转移话题。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后方一人迅速上前:“宗长老,弟子在……”

    郑十翼四周看了一眼,迈步向着远处走去,接下来应该就是这些人互相商议并宗的具体事宜了,继续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到不如借着这最后的时间,再到处看看,看看这个自己待了没多长时间,却对自己意义非凡的宗门。

    比起往日,今日的求心宗却是有了很大不同,行走在宗门中,时不时的可以看到一个个走过的驭刀宗弟子,显然今日驭刀宗来的人不少,不止是他们宗门的高层,就是他们宗门内的普通弟子也来了许多。

    从一个个驭刀宗弟子身侧走过,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对方所散发出的敌意。

    “那个人……那是郑十翼。”

    几个聚集在一起的驭刀宗弟子远远的看着走过的郑十翼,小声低语起来。

    “是他……说起来,我们很快就会是同宗弟子了,可看看他,看到我们也不招呼一声,就像是没有看到我们一般,看都不多看一眼,真是够狂傲的。”人群中,一个年轻弟子向着郑十翼的方向扫了一眼,脸上露出一道深深的恨意。

    “人家根本就看不起我们嘛。人家是什么人?人家可是乱城内的风云人物。而且,说真的,他的未来将会多么恐怖,谁也不知道。”

    “是啊。他在地境的手,便几乎可以击杀所有天境初期的对手,进入天境之后更是横扫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