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612章 无人应战
    “这枚智珠中记载了我们家传的天蚕化蝶功,对伍先生来说,或许有些用。只是可惜了,我并非霸乱候府家主,修炼的天蚕化蝶功,比起家主的化蝶功还是有所不如。”

    北宫连傲兄弟两人站在一旁,已经完全呆住,天蚕化蝶功,那是家传的秘法,是家族中最强的武典了,那可是曾经的一代圣主,天蚕圣主的绝学。

    父亲竟然就这样传给了一个外人。

    当初,郑十翼的师父究竟怎样帮过父亲,竟然让父亲主动传授天蚕花蝶功!

    “这是你们家传的绝学,老头子我就不要了。”伍仇寻轻轻一摆手,止住了还想要再开口说话的北宫城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若是它对我的伤势有用,我不会拒绝,毕竟没有人想要自己死。

    可我的伤势是圣力所伤,天蚕化蝶功也无用的。”

    北宫城绝脸上露出一道尴尬之色,不是天蚕化蝶功无用,而是自己手中的天蚕化蝶功无用,自己手中的天蚕化蝶功,甚至连皮毛都算不上。

    一旁,北宫连傲眼看父亲和伍仇寻停止交谈,随之上前一步,看着郑十翼开口道:“我不如你。”

    嗯?

    郑十翼有些发晕的看着眼前的北宫连傲,被对方忽然的一句话搞的有些发愣。

    “我不如你。”北宫连傲再次开口重复了说一声,这才继续说道:“我说的不是修为,而你的心性,我比起你来远远不如。

    今日,我随父亲前来,便是来向你道歉的。当日是我不对,我想要抢夺你的奇遇,才骗你来求心宗的。”

    北宫连傲说着,弯起身子,郑重无比的向着郑十翼行了一礼。

    郑十翼连忙上前一步,一把拉起北宫连傲,不以为意的摆手笑道:“说起来,我应该感谢你的。

    若是没有你,我怎么可能认到这么好的师父,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到天境巅峰?

    所以呢,我们两个全是扯平了,谁也不欠谁的,以后不要再提什么当日了。”

    这份心性!

    北宫连傲彻底服了。

    当日,一条消息再次传遍了乱城内的各大宗门以及门派。

    郑十翼再一次发起了挑战,和以往总是要一个月或者两个月之后再挑战不同,这一次,只是一天之后,他挑战的更是万剑宗的王靖!

    王靖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名字,可是这个名字代表的意义……

    “王靖。那郑十翼是疯了不成,他竟然敢挑战王靖!”

    “王靖,那可是天境巅峰的存在,更是天剑宗,天境内最强的三大天才之一。那郑十翼竟然挑战王靖,这简直就是在找死!”

    “郑十翼他之前挑战的都只是天境初期罢了,就算再天才也只是天境初期,天境初期如何与天境巅峰比?”

    “是啊,就算郑十翼他现在突破到天境,也只是天境初期罢了。他能够在地境巅峰击败天境,可绝无可能击败天境巅峰的存在!”

    “我看他是连续胜了三场之后,整个人都膨胀了。”

    恩怨台前,一众三大宗门、各大门派的弟子纷纷聚集于此,看着往日难得开放一次的天字恩怨台,一脸嗤笑的看着站在恩怨台上的郑十翼。

    这个郑十翼,崛起的太快了,这段时间,表现的也太过惊艳。

    这五个月内,乱城中提起最多的名字便是这郑十翼,尤其是他们门派中的长辈,更是时不时的拿起郑十翼和他们比较。

    如今,终于能够看到这郑十翼失败了!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王靖抬起一只手,指着郑十翼道:“出手吧,别让人说我以大欺小。放心,我这个人,很善良。我不会杀了你,我只是会废了你的修为罢了。”

    “你会为你这句话,感到庆幸。”郑十翼懒得多说,身影一闪,天空中,一道虚影划出。

    “我庆幸?应该是你……”王靖听着郑十翼的话音,刚刚开口说出几个字来,远处郑十翼的身影忽然间开始慢慢消散,眼前,一个身影却是忽然出现。

    就仿佛是跨越虚空而来一般,这道身影毫无征兆的忽然间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前,一股凛冽的似乎能够将整个恩怨台都卷起的劲风迎面吹起,风劲之大,卷的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下一刻,一股巨痛从他的腹部传来,紧接着,强横的让人根本无法阻挡分毫的劲气直冲入他的体内,瞬间抵达丹田之中。

    浩浩荡荡的气息,如同大海之中的怒涛一般疯狂呼啸,只是一息间的功夫,他丹田中的气息被尽数击散,整个人也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向着后方急速倒飞出去,一直飞出恩怨台的位置,这才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之上。

    轰然一声似乎是陨石从天外坠落大地的巨响传出,地面瞬间被砸出一个一丈多深的巨坑,整个地面在这一刻都猛然的晃动了一下。

    巨坑之中,王靖面如白纸,一张脸更是因为体内修为被废的剧痛而疯狂的扭曲起来。

    被废了,自己的一身修为,竟然就这样被人废去了,被一击废去!

    “我说过,你应该因为你之前的话感到庆幸,仅仅是被废去修为,而不是死。”郑十翼只是看了巨坑中的王靖一眼,随之转身离去。

    后方,众人一直到这时这才反应过来。

    “结……结束了?我,只是感觉,才刚刚开始而已!”

    “一掌,那郑十翼竟然只是一掌就废去了王靖!那王靖可是天境巅峰的存在,更是天剑宗天境三大强者之一,就怎么简单的输了?”

    “我之前也想过战斗会如此简单,可我想的是郑十翼被一掌击飞,可如今被击飞的竟然是王靖!”

    “天境巅峰,那郑十翼也是天境巅峰的存在!”

    “没错,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可我还是感觉到了,郑十翼所散发的是天境巅峰的修为!”

    “他上一次出手的时候还只是地境巅峰罢了,这才不过短短你的两三天的时间,他竟然就直接突破到天境巅峰了?他这是直接从地境巅峰突破到天境巅峰?这怎么可能!”

    “的确不可能!可是他如今就是天境巅峰,还强悍到如此程度!谁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你们可记得之前整个乱城的气息都震荡起来,那中心处便是求心宗的位置。难道说,当日乱城的景象,是因为郑十翼?因为一个天境之人?”

    恩怨台这一方范围内,所有人都无法想象的看着郑十翼离开的背影,心中充满了疑惑、不解,以及更多的惊恐!

    天境巅峰,天剑宗三大天境强者之一竟被一掌废掉!

    不需半天的功夫,消息已经传遍整个乱城。

    随后接连三天,郑十翼每一天都要挑战一个三大宗门中最强的天境弟子,而每一战的情形都如同挑战王靖时一般,一掌,战斗只需要一掌。

    第三天,他的对手没有迎战,第四天,他的对手也没有应战!

    三大宗门的弟子怕了,迎战就是上去送死,郑十翼出手太过狠辣了,他的对手最轻的也被打的只剩下半条命,最少需要休养一年的时间才能休养过来,就算休养过来,伤势也必将影响今后的修炼。

    如此狠辣,偏偏实力又强的恐怖,天境之中根本就不可能有人是他的对手,谁还敢再应战?

    反正大家都知道那郑十翼的恐怖,就算是丢人,也是三大宗门一起丢人,不是自己的宗门丢人,那还打什么?打不过,难道还躲不过么!

    天境巅峰阿!

    谁知道,这小子怎么就能恐怖到这等程度,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炼,才能修炼到如此程度的!

    可是,偏偏这样一个绝世天才,曾经险些加入自己的宗门,最后竟然连最简单的初次考核都没有通过!

    如此天才,无法通过初次考核,那可能吗?

    这一次,他们丢人丢大了!

    三大宗门一想到最初郑十翼是加入他们的宗门,却因为宗门中的一些弟子,而被迫离去,加入了求心宗,恨的连杀了当初负责初选弟子的心都有了。

    一众当初负责初选的弟子,甚至门派的执事更是纷纷受到责罚,最轻的都是进入门派中最为恐怖的绝境思过三个月时间!

    三个月的时间,就算能够熬下来,整个人也会疯掉的。

    安家,奄奄一息的安进宾全身衣服被脱去,身上一条条长满了倒刺的荆条将他整个人捆绑了起来,泡在了冰冷刺骨的寒水之中。

    本就虚弱的身体,在寒水的浸泡下,不断的颤抖着,身上一道道的伤痕处,更是时不时传来阵阵钻心的剧痛。

    忽然,一道人影小心翼翼的出现在安进宾身侧。

    安进宾看到忽然出现在人影,下意识的想要开口说话,对方已经伸出一只手,按住了他的嘴巴。

    “不要出声,父亲不让别人来看那,大哥是偷偷潜入的。”黑影说着从怀中拿出几颗丹药塞入安进宾口中,低声道:“你的伤势父亲大人是要检查的,大哥也不敢给你别的丹药,只能给你一些丹药,让你补充些元气。

    你也不要怪父亲,父亲大人也是被逼的没办法,只能以退为进,主动将你推出来惩罚,其实父亲这是在保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