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199章 留你一片花瓣
    “死!”

    郑十翼目光一凝,手中,顺手一抓,抓起无影刀,对着身前一刀斩落。

    一刀落下,天空中,瞬间幻化出六道刀影,每一道刀影,都宛若一尊上古战神,劈斩出的绝世以斩,带着似可斩落时间一切的锋芒落下!

    刀光落下,轻易割破异兽身上,看起来比寻常铠甲都要坚硬的皮肤,巨大的异兽被瞬间一分为二,断成两瓣。

    “六道刀影!”

    郑十翼收刀,看着落到地面的异兽尸体,双目中露出一道惊色,无影刀残片一共记载了前五式,自己修炼到极致,也最多只能斩出五道刀影罢了。

    如今,自己竟是斩出了六道刀影!

    还有之前,自己所惊异的那种奇异的状态,似是在做梦,又似是真实存在!

    还有那种奇异的能量。

    难道,那朵花是……

    郑十翼心中一动,忽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一声清脆的惊呼声传来。

    郑十翼回头望去,视线中,出现丁悦三女的身影。

    “啊!”

    一声,尖锐的,似乎能够刺破人耳膜的尖叫声传来,震的郑十翼浑身都一阵酸麻。

    “做什么?忽然叫这么大声。”郑十翼一脸疑惑的望向对面三女,随之,一阵微风吹过,立时感觉到,下身传来一阵凉意。

    低头望去,目光瞬间呆住,自己的身上,竟是一件衣服也没有穿,也就是说对面的三女,全部看光了。

    郑十翼望着对面,国色天香、倾城倾国的三女,一股异样的刺激感瞬间传遍大脑,下面,顿起反应,高高昂起头来。

    三女望着眼前,提着刀,浑身上下没穿一件衣服,将身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的郑十翼,才刚刚惊呼了一声,接着便看到,郑十翼那一大坨,高高扬起。

    三女俏脸瞬间一片通红。

    “变态!”

    三女瞬间转过身子,甚至就连一向大胆,看起来非常奔放的白莲都不例外。

    郑十翼一张脸顿时尴尬的涨红,本被三个女人看到,那还能说得过去,异兽忽然出现,自己匆忙之间,哪里来得及穿衣服。

    问题是,自己看到三女后,瞬间出现反应,还是那种非常剧烈明显的反应,这次真是糗大了!

    郑十翼看着转过身去的三女,连忙找到自己的衣服穿好,想着三人喊道:“那个……你们现在可以转身了。”

    说完话,他怎么想怎么觉的这话说的别扭,似乎,这种话,都是女人来说的吧。

    话音落下,又过了一会,三女才先后转身过来。

    白莲似乎又恢复了她的正常本色,一双充满了无尽诱惑的双眸仿佛大量一件商品一般,上上下下把郑十翼看了一遍,赞叹道:“不错,到时挺有本钱的。”

    “说的好像,你见过许多似的,只是刚刚看你的反应,以前似乎没什么经验才对。”郑十翼想起白莲方才看到自己的反应,那显然就是一个处子。

    白莲还待继续反驳,一旁,丁悦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有轮回花的气息。”

    轮回花!

    田雨菲和白莲两人迅速跑到白莲身侧,琼鼻在空气中轻轻一嗅,两人脸色同时一变,向两侧望去。

    “的确时轮回花的气息,而且气息浓郁,显然时轮回花刚刚离开不久。”白莲充满了询问的目光落到了郑十翼身上:“方才,你没有发现轮回花吗?”

    “轮回花,我应当时遇到了,而且还经历了轮回。”郑十翼想起自己刚刚苏醒之时,那朵瞬间进入土中奇异之花,想来时轮回花没错了。

    如此说来,自己之前修炼时的记忆,也全都时轮回梦中了。

    也就说,自己如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准灵泉境七层!

    轮回梦中所有修炼获得一切,等同于现实中修炼所得!

    “什么?你经历过轮回!”三女呆呆的看着郑十翼,忽然白莲很快反应过来:“不对,诊短暂的时间,不可能经历轮回的。方才,周响和我们说,你伤势严重,然后跑了出去。

    我们一路返回,也没有多少时间,你怎么可能,经历轮回。还有,周响呢?你现在这样子,分明伤势都已经痊愈,哪里像是快死的样子。

    说,你们两个时不时商量好了什么,故意想骗我们来,心里打了什么坏主意吧。”

    白莲的话音落下,左右两边,丁悦和田雨菲两双冰冷的目光立时落到了郑十翼身上。

    “我冤枉啊我,我骗你们做什么,你们以为我是周响?还有,谁说,这么短的时间变无法经历轮回?经历轮回,不见得一定要服用轮回花或者轮回果才可以。”

    郑十翼简单的将方才经历的一切说了出来,只是省去了体内魂种的存在。

    “这也可以?原来一切都是真的,你真的受伤了。只是那轮回花,怎么会忽然出现?不服用轮回花,也能进入轮回之中?如此说来,我们之后,是不是也可以用这方法,吸引轮回花,进入轮回中。”

    白莲一双美目之中,漏出一道期盼之色。

    “若是我没有想错,应当是我之前,接近死亡,然后又挣扎着活下来,继续接近死亡,再活下来。如此不断反复,产生了一种吸引轮回花的气息。”

    郑十翼一脸怪笑的望向白莲:“你说的倒是有道理,不然,你也试一下,应当可以成功。”

    “算了吧,我可没有那等自虐倾向。”白莲说着忽然上前迈近一步,脸上也没有了那种常年挂着的风情之色,一脸认真的望着郑十翼真挚道:“十翼师弟,我不是有意要害你的。

    之前我和丁悦,的确发现这湖水有极强的修复伤势的能力,才带你来这里。没想到,之前会出现那种情况。”

    白莲脸上漏出一道深深的自责之色,如果不是郑十翼吸引了轮回花,还不知道,现在会有什么后果。

    几遍如此,虽然郑十翼说的轻描淡写的,可也能够想象,不断地经历死亡,然后生生坚挺过来,那要经历怎样的痛苦折磨。

    郑十翼看着白莲自责的模样,连忙转移话题,打趣道:“师姐,你可别再这样看我了,你再这样看下去,有人可要生气了。”

    “她生气就生气,我才不怕!”白莲干脆上前一步,双手一下挽住郑十翼的一条手臂,曼妙的躯体几乎要贴了上来,看着眼前,比自己还要年轻的脸庞,她心中升起一股感动,这小子倒是会体贴人,知道自己尴尬,还转移话题。

    “好了,师姐,别闹了。”郑十翼嗅着身侧的淡淡香气,感受到隐约间似乎触碰到的惊人弹性,微微脸红道:“周响刚刚往哪个方向去了,他还不知道我的伤势已好。我们还是快些追上他吧。”

    “周响,他一个活人,你还怕他有危险。”白莲轻笑了一声,指着方才轮回花停留的方向道:“空气中,还残留着轮回花的气息,我们现在去找轮回花,有很大可能会找到轮回花。只要有了轮回花,你才可能击败俞伟报仇。”

    “不,我要先去找到周响。”郑十翼的声音中透着一股不容拒绝的坚毅,轮回花可以再找,即便找不到,最多完一些时间报仇。

    难道没有了轮回花,自己便无法报仇?

    可周响不同。

    自己和周响在归墟内的敌人太多,更何况看周响当初的语气,似乎,他知道哪里有可以治好自己伤势的灵药。

    明明知道有灵药,之前的日子,他却一直没有去采。

    以周响那贪财的性格,只有一种可能,那地方太过危险,如今周响很有可能深入险地,自己怎能不去寻他,反而找轮回花!

    “好,那你们去找他,我和你丁师姐去找轮回花,我们分头找。”白莲稍一犹豫后开口道:“放心,等找到轮回花,我们会给你留一花瓣的。”

    很快,四人分开,丁悦和白莲寻着轮回花散发的气息远去,郑十翼则在田雨菲的指引下,想着周响离开的方向急速追去。

    一路顺着周响离去的方向追去,不长时间,两人前进的道路另一侧,十几道人影缓缓哦组来,看到正疾驰而行的两人,对面为首之人忽然面露喜色。

    “田雨菲,你这个贱婢到时能躲,这一次,我看你往哪里躲。只是赶路,却遇到了你,真是运气好了,挡都挡不住。”

    对面,一个四十余岁,身材壮硕的中年男子脸上漏出一道阴冷的笑意。他的眼睛已经瞎了一只,肩膀上则是扛着一根通体漆黑的禅杖。

    他的身后,十几名蒙面黑衣人迅速散开,将两人包围在了中间。

    “龚忠!”田雨菲看清来人的样子,心中一颤,这龚忠比之前遇到的莫森却时厉害许多,他的境界早已达到灵泉境七层,虽然,之前他们也遇到了一些灵泉境七层的敌人。

    可龚忠和那些灵泉境七层绝对不同。

    之前,龚忠曾有一次在给闻家做事之时,遇到十几名对手的围攻,其中更有几人达到了准灵泉境八层。

    可最后,所有围攻龚忠之人,尽数死去!

    之后,龚忠在闻家的地位,更是直线上升。如今看他身后所跟之人,显然,他已经拥有了单独带队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