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607章 阴险师傅
    恩怨台下方,众人望着只是杀了一人,却如同斩杀了千万人一般的郑十翼,一个个倒吸一口凉气,许久之后,才有几道声音传出。

    “师超路,他死了?”

    “真的死了,被这个叫做郑十翼的家伙给击杀了!”

    “一个地境,一个没有任何武宝可以施展的地境,竟然正面击杀了拥有武宝的天境高手!还是天剑宗的天境高手!”

    “这个叫做郑十翼的家伙,究竟是哪里蹦出来的,怎的以前从未听说过这个人!”

    “他竟然有这等实力,为何要加入求心宗?”

    “你们注意到没有,他的身上的伤口恢复的好快!”

    “先天地脉虽然号称万能地脉,也拥有修复伤口的能力,却不至于这么快的让他恢复伤势,他一定有恢复伤势的武魂,只是可惜他没有完全将武魂释放出来。”

    “之前,也听说过有地境之中可以抗衡天境之人,甚至还有勉强斩杀天境的存在,可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地境的时候,就斩杀三大宗门中的天境!”

    恩怨台下方一声声议论声不断传出,高台上,三大宗门三人,却是越听脸色越是难看,尤其是天剑宗的那位长老。

    师超路可是天剑宗的弟子,这小子就这样斩杀了师超路,这是不给天剑宗面子,这是在打天剑宗的脸!

    可是,看着恩怨台上,那大战一场之后,似乎根本没有多少力量的少年,他却没有一点动手的勇气。

    二十年前,他们的副宗主,可就是死在了求心宗的那个老头手上!

    “赢了,我就知道十翼哥会赢的。”北宫连赫站在高台上欢呼一声之后,却又有些遗憾的小声自语道:“只是可惜了,十翼哥不能动用全部的实力,否则,那个什么师超路早就死的不能死了。”

    “嗯?你说他没有动用全力?”一侧北宫连傲闻声,满是不信的望向了自己的亲弟弟,甚至就连一旁的北宫城绝都看了过来。

    北宫连赫似乎意识到自己多说了什么,面对两人的目光连忙收口,可是在两人的注视下,尤其是大哥那满是不信的目光中,他终于忍不住道:“我可没有骗你们。

    两个月前我可是亲眼看到十翼哥出手的,他那时候的实力虽然我不能保证一定能够击杀现在的师超路,可是怎么也能战成平手。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十翼哥没有施展他当初的那些手段,至干什么原因,我可不知道。”

    北宫连赫说完立刻转过头去,不敢再看自己的父亲和大哥,他怕大哥和父亲继续审问下去,他会说漏嘴,说出十翼哥拥有魔教功法的秘密。

    这小子说谎了。

    北宫连傲看着弟弟心虚的样子,心中越发的好奇起来,这郑十翼现在还没有展露所有的实力?

    两个月前,他还只是地境中期,那时候就能够拥有最少战平师超路的实力?甚至可能击杀师超路?

    地境中期,能强大到那等程度?

    还有,他究竟为什么没有施展全力?

    郑十翼习惯性的收走师超路身上的宝物,转身便离去。

    后方,众人这时候才再次反映过来。

    “他……他还把别人的东西收走了?”

    “他可是宗门的人,三大宗门,再算上他们宗门,这都是正道,哪里有打完了还收走别人宝物的。”

    “我们可不是魔教啊……他……”

    郑十翼返回求心宗,有着龙衍草武魂,又有着无尽的资源只不过一天的时间,身上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

    第二天一早,昨天他回来之后,一直没有出现过的伍仇寻一脸怪笑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小子,昨天晚上,我出去了一趟。”

    郑十翼看着眼前伍仇寻的样子,怎么看怎么觉得眼熟,似乎自己来到求心宗第二天见到自己时候,他就是这种表情,顿时一种不好的预感从他的心中升起。

    伍仇寻一脸夸赞道“小子,你似乎已经猜到了。不错,不愧是我的徒儿,昨天晚上,我去了一趟驭刀宗,然后以你的名义,又贴了一份战书,挑衅了一个天境初期,说你两个月之后会在恩怨台上打死他。

    不要那副表情,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有了之前的那份战书,为师的这份战书的语言写的更加的精彩,保准能将那人气的半死,恨不得现在就杀入我们宗门中将你砍死。”

    郑十翼直接无语了,自己这个无良的奇葩师父,他就不能有点别而创意:“师父你说吧,这次找的又是什么对手?你肯定不会再给我找那么弱的一个对手了。”

    “你这次的对手,很有意思。”伍仇寻指着郑十翼道:“至于实力,也是天境初期只是比前面的那个人强一点罢了,他在地境的时候,曾经勉强击杀过天境。”

    “地境勉强击杀天境,的确是比前面的那个人强,不过……真的就这么简单?”郑十翼满是不信的看着伍仇寻,他怎么就不信自己这个奇葩师父,能给他找一个这么简单的对手。

    “就是这么简单……”伍仇寻笑的越发阴险起来。

    郑十翼一脸鄙视的转身离开,他才不信他这个无良师父能给他找一个这么简单的对手,他现在可是地境巅峰,随时都能够突破到天境,等他到了天境,再打天境初期那还不是随便虐?

    第二天,郑十翼感受着体内已经几乎积蓄到了顶点的气息,找到了伍仇寻。

    “师父,我感觉我应该可以突破天境了。”

    “突破天境?你觉得你已经到达地境巅峰了?我说的是真正的地境巅峰,地境最强,你已经积蓄到了顶点了吗?”伍仇寻不再像之前那般直接说郑十翼没有到地境巅峰,而是反问起来。

    “我……似乎还差一点。”郑十翼感受着体内的气息,轻轻摇了摇头,他能够感觉到,他还能够再提升一点。

    “既然没有,那就继续提升。”伍仇寻说着转身离去。

    第三天。

    “师父,这一次,我感觉我已经突破到地境的巅峰了,已经达到了顶点。”郑十翼一脸确定的看着伍仇寻。

    “是吗?你确信?”伍仇寻再次反问了一声。

    “徒儿确信。”郑十翼重重的点了点头。

    伍仇寻没有再问,只是起身走到郑十翼身前,忽然间伸出手来,向着郑十翼的丹田拍去。

    郑十翼只觉眼前一道掌影一闪而过,下一刻,伍仇寻的手掌已经落到了他的身上,紧接着浩浩荡荡的气息从体内直冲而来,气息之狂暴竟是让人感觉似乎是天际之中的星河倒挂而下一般,只是瞬间功夫,丹田外的气息已经被完全冲散,这气息更是直冲入丹田之中。

    痛!

    一股无法言喻的剧痛瞬间传遍全身,郑十翼感觉自己体内的丹田似乎是被人用双手抓住,然后声声的撕裂着一般,阵阵剧痛甚至让他都几乎昏迷过去,体内的气息,更是急速的衰退着。

    恍惚间,当初被郑天羽抽去武魂,被废掉一身修为的一幕再次浮现。

    师父他……他难道要……

    “碰!”

    忽然一声闷响从郑十翼体内传出,他感觉自己的丹田轰然爆开,体内的气息在爆炸之中,更仿佛是被完全炸没了一般,再也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气息。

    “噗……”

    郑十翼张口喷出一大口鲜红的血液,身子一歪倒在地上,一张脸更是苍白的仿佛垂危的病人一般,双目无神的看着身前的伍仇寻,修为……自己的修为竟然被完全废掉了,被自己的师父给废了。

    “你……师父,你为何要废掉我的修为……”郑十翼满是不解的看向伍仇寻。

    “之前,我问过你,是否达到了地境巅峰。你的回答是达到了。”伍仇寻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就像是讲述一件普通的事情一般说道:“真正达到地境巅峰。我说的是地境之中最为顶尖的巅峰,是地境的尽头,不是他们所说的地境巅峰。

    若是达到我所说的巅峰,即便你的修为被废,也会很快修炼回来。”

    伍仇寻伸出两根手指道:“你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足够你修炼回到地境巅峰了。”

    说完,伍仇寻转身离去。

    修炼回来?两个月的时间怎么够修炼回来的,就算自己如今有无尽的资源可以挥霍也不可能的。

    当初自己被废过一次,自己知道,想要重新修炼回来有多难!

    师父他为什么要废掉自己?为什么?

    郑十翼完全搞不懂伍仇寻的用意,只能返回修炼。

    一个月的时间,即便有着众多的资源,天天泡在灵液池中修炼,可他也仅仅只是提升到了九级罢了。

    “九级,距离地境还差了太多,太多了。”郑十翼无奈叹息一声,若是现在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自己有把我可以恢复到地境巅峰,可一个月的时间……

    还好,修为恢复的越多,修炼起来,恢复的速度也开始直线提升。

    “地境巅峰,终于突破到地境巅峰了。明天就是比试的日子,若是比试的日子再早一天,我都无法突破!”

    郑十翼感受着体内比任何时候都要澎湃的气息,脸上浮现出一道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