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606章 死
    “先天之气……这是先天地脉,你竟然拥有先天地脉!”

    师超路感受着空气中精纯的气息波动,失声发出一声惊呼,先天地脉,这可是先天地脉啊!

    这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乡巴佬,怎么能够拥有先天地脉!

    “先天地脉!”

    恩怨台一侧,观看恩怨台比试最佳的地点,一侧的高台上,三大宗门的一位长老以及两位执事脸色瞬间变的无比难看。

    之前的时候,他们生气,的确也因为眼前的人是郑十翼,他们错过了一个天才生气,可更多的是因为宗门中有人扰乱宗门考核而生气,天才,他们宗门中也是不少的。

    可是,眼下的,这可是先天地脉!

    是天下十大地脉之一!

    就算是他们是三大宗门,可是他们宗门之中,也没有一个人拥有十大地脉的!

    那可是天下间最强的十大地脉之一啊,更是十大地脉中的万能地脉,可以与任何武魂相辅相成的地脉!

    地脉,那可是决定一个武者上限的存在!

    如今,他们竟然因为师门中的弟子捣乱,而错过了一个拥有先天地脉之人!

    恩怨台上,郑十翼已经冲到师超路面前,体内十轮瞬间爆发,轰然一拳击出。

    雷霆击、地煞蛮灵掌、六阳魔指,六合神功!

    四周的空气似乎瞬间爆开,发出轰然一声脆响,一阵狂暴的劲风倏然吹起,将空气中那一粒粒威能惊人的冰粒尽数吹散,向着四周拍打而去。

    一拳落下,似乎有无数的雷霆汇聚于一处,化作拳头的模样;又好似是一座巍峨的巨山坠落,阵阵大地之力不断涌入其中;隐约中这一拳仿佛又是无数指气袭来,指气之中充满了锋利至极的气息。

    一拳之下,却仿佛是三位高手同时出手,天地在这一刻似乎都为之色变,整个恩怨台都随之摇晃起来。

    师超路目光忽然一凝固,眼前坠落的一拳,竟似乎和四周的天地完全融为了一体,让他生出一种无从躲闪的错觉。

    无法躲闪,就是挥剑来救都来不及!

    不,自己为什么要躲避!

    他一个地境中期,自己可是天境高手,天境和地境之间可是有着无法逾越的洪沟的,自己可是不是那些废物天境,自己为什么要怕他。

    师超路双目中浮现出一道狠辣之色,没有持剑的左手攥紧,一条手臂上块块肌肉高高隆起,瞬间将衣袖撑爆,露出一根根筋脉如同树根一般盘绕的手臂,轰然一拳相对轰出。

    就是现在!

    八荒步!

    眼看师超路的拳头就要落下,郑十翼脚步一闪,空气中留下一道残影,瞬间出现在师超路的一侧,轰然一拳落下。

    不好!

    间不容发之际,师超路看着空气中闪动的人影,身子一歪,打出去的拳头向回一收,终于在千钧一发之时挡住了这一拳,可是动作转变之下,力道却无法完全发出。

    一时间,宛若江海怒涛一般汹涌的力道直冲而来,瞬间冲破他身体最外层灵气的防御,犹如磐石一般坚硬的皮肤被如同被一锋利的长刀切割一般,骤然裂开,狂暴的气息直冲入他的体内。

    骇人气息冲击下,他的身体更是被瞬间击飞出去,直直飞出了十几丈的距离之后,重重的摔落地面之上,在布满了冰渣的地面上急速向后滑行而去。

    体内,气血在这一摔之下似乎完全被震散,一张脸满是不解的望向前方,为什么,为什么那小子的速度可以那么快速,他一个地境又怎么能够看清自己的攻击轨迹的?

    似乎,自己所有的攻击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更恐怖的是这一击的威力,竟是几乎可以媲美自己施展武宝的一击了。

    滑行之中,他身下的冰渣在他的控制下,不断的变化着,终于让他的身子停止了滑动。

    郑十翼看着落地后并未完全倒下的师超路微微叹息一声,自己还是太不适应了,自己经常施展的武学之中,雷刀破空那三招都是魔教的武学,自己根本就不能施展,只能施展三招,两三招分别双重叠加,威能怎么也比不得六招叠加。

    若是自己能够全力施展,这时候,他早就倒在地上了。

    心中叹息一声,郑十翼急速追上。

    这小子,他还想追自己?

    师超路躺在地上,看着眼前急速接近的人影,已经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一道狞笑之色,手掌中蓝色利剑用力向着上方一抛,细长的利剑霎时间绽放出刺目的光辉,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似乎都被笼罩在这蓝色光芒之中。

    四周,本就已经极低的温度再次骤降,阵阵似乎能冻裂人骨骼的寒流从恩怨台上向四周吹去。

    天空中一粒粒坠落的冰粒互相碰撞一处,在半空中爆发出一道道璀璨的光华,阳光照射下,这光华更是照射的人几乎难以睁开双目。

    下一息间,一道道冰剑从每一处爆裂的光华中射落,每一剑,都仿佛是从埋藏在一万年冰层中射出一般,只是气息外散,便让人有一种全身都被冰封的错觉,每一剑,似乎都可以刺穿天地万物。

    天空中,无数的冰粒组和一柄柄利剑,向着郑十翼传射而去,四周的空气更是在瞬间被完全撕裂,空气中一道道利剑穿过划痕重合一处,仿佛这一方空间都被刺的完全消失一般。

    这一击,比之之前郑十翼的攻击更加的恐怖、可怕!

    师超路脸上已经露出一抹胜利的笑意,没错,你是天才可哪又怎样,你有先天地脉,又如何?

    你没有武宝,这就是你和我最大的差距!

    我的地脉和武魂,在武宝的操控下,可以发挥出远超想像的攻击!

    死吧,万剑穿心而死吧!

    郑十翼望着天空中坠落的一柄柄冰气利剑,全身上下无数汗毛瞬间炸起,如此之多的攻击,每一道攻击似乎都可以媲美之前苍月老祖不施展武宝的全力一击。

    若是自己开启杀戮山战境施展不解魔神,应当可以挡住这所有攻击,可如今的自己,绝对无法完全挡住。

    击退他,只要击退师超路,他的攻击自然会停止。

    看着身前一道道的利剑,郑十翼紧紧咬起牙关,身子向着前方急速蹿出。

    六合神功,六重八荒步!

    空气中,一串残影划出,郑十翼的身子向着前方急促冲出,才刚刚冲出一步,一道冰剑已经冲落过来,仿佛是用最为坚硬的铁石打造的利剑一般,轻易割破他身上的肌肤,穿入他的体内。

    极寒之气顷刻间爆发,想着他的体内蔓延而去,就连他快速移动的身形都随之微微一缓。

    咚咚……

    郑十翼体内,龙衍草武魂疯狂跳动起来,一股股暖流自从丹田中流出,进入体内的寒气被瞬间融化,身上被刺穿的伤口也以极快的速度回复起来。

    龙衍草武魂虽然急速修复着身上的伤势,可是剧痛仍旧无时无刻的袭来,不顾身上的剧痛,他的身子再次前冲,向着师超路冲去。

    经历过无数次让人几乎崩溃,让人想要禁不住自杀的痛苦折磨,这点疼痛算得了什么?

    天空中,一道道的冰剑不断的坠落,刺入郑十翼体内,而郑十翼却是不管不顾,一路前冲,远远望去,竟然如同战场上,中箭无数之后,仍旧奋勇上前的将军一般,整个人散发着一股让人心悸的凶残之气。

    “这……”

    “疯狂,这也太疯狂了!”

    “这……这就是一个疯子!”

    恩怨台下方,众人几乎完全呆住,傻傻的看着一往无前的郑十翼。

    甚至就连恩怨台上的师超路都出现短暂的失神,这小子,他难道感觉不到痛楚,难道不会被寒气所影响?

    冰剑实在太多太多,龙衍草武魂融化之下,郑十翼身上仍旧插着数柄寒冰之剑,身子却已经冲到了师超路身前。

    “死!”

    郑十翼双目紧紧盯着师超路,目光中射出一道让人肝胆欲裂的寒光,再次重重的一拳轰下。

    一时间,空气中的寒气在这一拳之下,似乎都短暂的消散。

    风至、拳落!

    拳头与师超路身体接触的刹那,先天地脉之力毫无保留的爆发,霎时,这一方空间内,所有的先天之气,似乎都被瞬间抽净,甚至就连天地间的灵气,都仿佛瞬间干涸了一般。

    所有的气息,在这一刻,全部集中在这一拳之上。

    金色的雷霆之力与褐色的大地之力汇聚一处,重重的轰击在师超路身上。

    师超路上半截身子在这一击之下,轰然爆开,一块块带着鲜血的碎肉四散飞出,尚未落到地面,已在一拳之下的劲气余波冲击下,完全碎裂,化作一片血水向着天际冲去。

    一拳下,他的上半身已经完全爆裂,看不到一点好的肉体,一张扭曲的脸上,尽是一片惊恐之色。

    师超路死去,天空中一道道的冰气之剑没有了支撑,转眼间消化在空气中,地面上,寒霜也随之急速退散,四周的温度再次回到了之前的状态。

    郑十翼直立起身子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身上,一道道纵横交错的伤口在龙衍草武魂的跳动下,不断修复着,一道道血液却缓缓从伤口处流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