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184章 先天之气
    在大陆上,甚至曾经传出过这样的传闻,那些高手,突破在即,分明有珍贵异常的奇珍在手,可是奇珍无法成熟,一直等到寿元耗尽,奇珍仍旧没有成熟。

    还有一些是,在等待奇花异果成熟之时,被人找上门来,人死,宝失。

    倘若有玄阳真水,便不会有这种情形发生,他可以增快那些奇花异果的成熟。

    这等神水,任何势力,见到都会为止动容。

    这李聪,气运要何等逆天,才能同时发现玄阳真水以及先天之气。

    李聪走到了玄阳真水身前,从怀中拿出一些白色药粉,以玄阳真水为中心,将药粉撒在了它的周围,围成了一个直径有两米的圆圈。

    “这家伙要倒霉了。”

    周响看到李聪的动作,轻声讥笑起来:“先天之气可不是温柔的任由人摆布的,若是贸然让它进入身体。

    它会夺取人体的先天之力,将其融入本体内,以此来增强自身。”

    周响话音刚落,李聪已经伸手去碰到了地上的玄阳真水。

    手指与玄阳真水的瞬间,本还聚在一块的玄阳真水,霎时间分散成了很小很小的一滴,穿过药粉逃离了出去。

    整个药圈中,只剩先天之气以及李聪。

    一直如心脏般,在均匀跳动的先天之气,仿若是被惊扰到了,在地上翻滚了一圈,将它散发着刺眼金光的部分,对准了李聪。

    远远看去,就凶猛的异兽狂暴之后,双眼中散出的凶光。

    只是,似乎是由于周围药粉的束缚,先天之气无法逃离逃出去,它只能腾空而起,在天空中,划过一道金色的光辉,落向了李聪,速度快的惊人。

    宛若一道闪过飞过,眨眼不到的功夫,金色的先天之气已经落到了李聪的后背。

    李聪应是早便知道,先天之气会攻击他的后背,甚至一侧,背后,六道凝实的气泉,以及一道虚幻的气泉同时浮现,全身气息瞬间脆声至极致,一掌拍出。

    硕大的掌影飞出,掌影四周浮现出一抹灰色的气息。

    一掌落下,地底深渊中沉睡了无数岁月后的万年死尸,苏醒后排出的蕴含无尽怨气的一掌。

    气息跳动间,阵阵阴森、晦暗的死气瞬间满布这一方空间,似是要将这一片时间,都化作一片坟地。

    先天之气仿佛也能感觉到这一掌的恐怖,金色的气息之上光芒大盛,刹那间,金色的光芒似是将时间一切的光辉都完全掩盖住了一般。

    一股似是人间无法出现的精纯气息汹涌而起。

    一金、一黯,两股气息轰然碰撞在一处。

    宛若两颗流星在天际相撞,一时间,江河倒流、地动山摇、空间塌陷、天翻地覆,剧烈的撞击,似乎让整个世界都陷入末日。

    伴随着一声,将人心田都近乎震碎的巨响,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波动向四急速扩散,光波所过之处,草木、土石所有的一切,尽数化作一片齑粉。

    两人所处之地,大地轰然向下塌陷,露出一道直径十余米,深亦达十余米的巨坑。

    无数泥土飞起,将整片空间完全笼罩,远远看去仿佛沙尘暴来袭。

    巨响之中,金色的先天之气,宛若一道金色长枪,狠狠的刺入李聪手掌。

    李聪整个人的身子倒飞而出,身子尚在空中飞行,还未落地,便突出一口口的鲜血,直直飞出几十米的距离,才摔落在地。

    一张脸,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好强的先天之气,紧紧只是一道那么小的气息,竟已经强悍到如此程度。”郑十翼目瞪口呆的看着被击飞的李聪,心间一片震撼。

    方才,他只是远远的看着,都已经能够感受到李聪攻击的恐怖之处。

    谁想到,可只是那么小的一道先天之气,竟将李聪击飞出去,倘若这道先天之气再稍微大一些,恐怕李聪都要被一击震死。

    “那李聪,竟是想要强行炼化先天之气。”周响面露轻蔑之色:“倘若将先天之气驯服,之后再炼化成丹药,那才能真正发挥出先天之气的威能。如此做,简直是在暴殄天物!”

    李聪落地之后,很快再次弹起,也顾不得擦去嘴角的鲜血,第一时间,向着花粉圈内的丹药走去。

    先天之气被四周的花粉阻挡,无法飞出,刚刚那一击,它虽也将李聪震飞,可先天之气外面,金色的光芒,却发出了一声清脆的裂响,露出了一道明显的裂痕,金色的外壳,仿佛破碎的冰面一般,一点点裂开。

    “不好,先天之气要裂开了!”

    周响面色突然一变,手持长剑忽然冲了出去。

    就冲向了李聪,一侧,郑十翼随即冲了出去,田雨菲稍一犹豫,也跟着冲出。

    “呼呼……”

    一阵响彻的破空声袭来,李聪前进的身子瞬间止住,身子急速向着一侧躲闪而去。

    才刚刚闪身过去,身前,一道翠绿色的蛇形利剑,几乎是擦着他的身子穿过,怪异的剑身,甚至将他贴身的衣服都一剑刺破。

    李聪后背,瞬间露出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如果不是自己常年被人通缉,练就了一身极快的应变之力,刚刚如果再慢一些,自己已经被刺伤了。

    怎么会有人偷袭自己?

    李聪抬眼向左右望去,看着眼前出现了一女两男,三道身影,双目露出一丝疑惑,自己这地方极其偏僻,寻常根本不会有人来,更不要说这更加隐蔽的,有着先天之气的地方了。

    这三人,是如何来的?

    难道是跟踪自己?那更加不可能!

    李聪心中疑惑间,疯狂催动体内的灵气释放而出,一脸傲然的向着身侧三人望去,冷声道:“你们可知道我是谁,竟敢偷袭我?趁着我今天心情好,不想杀人,赶紧滚。

    否则,死了,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哈哈,还真是好笑,什么时候,血煞榜中的人,也变得如此善良了。”周响如女人一般,比田雨菲还要精致的脸上,露出一道深深的嗤笑之色:“你认为,我们都已经动手了,你还能吓走……”

    周响话音未落,一侧,田雨菲手腕一甩,火红色的鞭子,已经凌空卷起,向着李聪的面门抽打而去。

    鞭风凛冽,抽打的四周的空气,都发出一阵呼啸的声响。

    李聪身形急速向着一侧闪开,避开落下的一鞭。

    几乎是在他躲闪的刹那,他的身后,一道人影闪出。一阵冰冷到让他窒息的气息,从他的后背传来,他的整个背部瞬间升起一片鸡皮疙瘩。

    他本就有伤在身,之前又和先天之气硬拼一击,方才躲过对方的一击之后,几乎耗尽了他体内的最后一丝灵气,如今连站立都是困难,更不要说躲闪对方的攻击了。

    无影刀,斩落!

    李聪的脑袋凌空飞出,他本就又伤

    击杀李聪,三人目光同时转向被困在花粉中的先天之气。

    先天之气表面,裂痕已经越来越多,最后,在这些裂痕中达到极广的程度之后,整个外壳忽然裂开。

    先天之气,更是瞬间化作一道道金色细丝,在空气中游动。

    “先天之气要跑,快,将它们吸进体内!”周响似乎对先天之气异常了解,惊呼一声之后,纵身一跃,落到先天之气前方,深吸一口气,漂浮在半空中的先天之气,便顺着鼻孔,流到了他的体内。

    一侧,田雨菲做出相同的动作,在吸了一口气后,她和周响便落了下来,开始在旁边,盘膝打坐。

    周响目光一扫,看着仍旧在不团的吸收着天空中的先天之气的郑十翼,心中一惊,连忙出声提醒道:“老十,快快停下,这先天之气虽然吸收的越多,好处越大。

    可是这先天之气,极其爆裂。你若不立刻将他们炼化,对你的身体伤害极大。老十,不要过于贪心,该放弃,还是要放弃。”

    郑十翼吸收着先天之气,根本顾不得开口说话,看起来就像置若未闻一般,将天空中的先天之气,尽数吸入,这才缓缓坐在了地上。

    体内,随着这些先天之气的涌入,体内的灵气,变得异常的混乱,在身体内不受控制的疯狂乱窜起来,似乎是在躲避着进入体内的先天之气。

    有些灵气被先天之气接触,更是仿佛被瞬间点燃,在体内疯狂的燃烧起来。

    炽热的温度,烧的身体内的五脏六腑,都似乎被烧焦了一般。

    先天之气在体内疯狂的游荡着,疯狂的撕裂着经过的每一寸肌肉、细胞。

    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

    郑十翼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要烧爆了的丹炉,随时都会炸裂。眨眼间功夫,全身都的得赤红一片,豆大的汗水,接连从他额头落下。

    炽热的气息不断向四周蔓延,他所坐之地,方圆几丈内,土地都变得一片干枯。

    阵阵热浪向着四周弥散,四周的温度,急速攀升,甚至让周响和田雨菲都受到影响,额头上,一滴滴汗水不断的滴落而下。

    两人不约而同的张开双眼,向着热浪传来的方向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