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176章 再战之力
    “两个没用的废物,发给滚回来。”张元冷喝一声,转头望向后方,一个手抱长剑,一脸傲气的男子身上:“苗忠,去,杀了他!”

    四周一众弟子闻声,一个个不可置信的对视起来,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这,需要苗忠师兄出手?”

    “那家伙虽然厉害,可也不至于让苗师兄出手吧。我们队伍中,除了长老和姜师兄,最强之人便是苗实行了。”

    “据说,苗师兄,是我们天雷派,灵泉境五层弟子中的实力最强之人。这小子爆发出的战斗力,虽然很强,但他才是灵泉境四层。苗师兄对付他?岂不是杀鸡用牛刀。”

    苗忠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四周的惊叹声,又或是懒得理会这些人,双手环抱利剑,面无表情的缓缓从人群中走出,一股森寒杀意迸射而出。

    好强的杀意!

    郑十翼修炼中,忽然感受到对面传来的森然杀意,心中顿时一击,一种不祥的感觉从心底浮现,隐约中,他似乎再次看到了吴冬在擂台上,被生生击杀的一幕。

    霎时间,原本紧紧收敛的心神变得激荡起来,体内气息涌动,变得极其不稳。

    “老十,好好修炼。想帮我,就收敛心神,不要管外界的一切,这是对我最大的帮助。”忽然,周响的声音传来。

    郑十翼心中一震,再次强行收敛心神。

    苗忠一直缓缓前进,知道的走到周响身前十余米的地方,这才停下脚步,扫了眼后方的郑十翼一眼,缓缓开口道:“作为,对你义气的欣赏,我会破例出剑。

    灵泉境四层,能死在我的剑下,这将是你莫大的荣耀。自我得到这柄剑,还从未应灵泉境五层之下的人出窍过,你将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最后一个“个”字落下,苗忠手中剑鞘忽然破空飞出,宛若一道流星从夜空中划过,急速射向周响的方向,速度之快,甚至在黑夜中都留下一串清晰的残影,剑鞘所射的方向,正是郑十翼的方向。

    周响双目之中,一双瞳孔猛然缩起,郑十翼正在修炼关键时刻,稍被打扰,必然走火入魔,更不要说被攻击到了。

    惊骇间,他腰间用力一拧,原本正对着苗忠的身子急速一转,侧身刺出手中利剑,锋利的剑尖刺在剑鞘之上。

    一声脆响,剑鞘落地。

    一侧,苗忠的身影已经出现在近前,五道巨大的灵泉浮现,一柄细长的利剑之上,妖异的蓝色光芒流转,犹如一柄从万古冰窟中射出的锋利冰刃,带着令人窒息的气息刺出。

    冰冷的气息,让四周的温度都下降许多,空气似乎被冰冷的气息瞬间冻住。

    周响望着,似乎将眼前的一片世界,都尽数冻裂开来的一剑,耀如春华般的脸上,双眉倒起,手中碧蛇长剑之上,光芒闪耀,迎着对面寒气森然的利剑,直直刺了过去。

    和自己硬拼?

    苗忠看着迎面刺来的一剑,心中大笑不已,只是一个小小的灵泉境四层,又在匆忙之间面对自己的攻击,还和自己硬拼,这和找死有却别吗?

    心中冷笑的一声,他手中长剑在达到惊人的速度之后,再次加快了一分,迎着周响的剑尖刺去。

    这一剑,他要让周响,剑毁人亡。

    下一刻,两柄长剑在空中相撞。

    忽然,周响脸上露出一道决然这,手腕微微一抖,翠绿色的长剑瞬间变得异常柔软,宛若一条翠绿色的灵蛇一般,微微偏转了一个方向,贴着苗忠的剑身向前滑去,速度快的惊人,剑尖直指苗忠胸口。

    他的剑,怎么可以忽然变软!

    苗忠双目豁然瞪大,一股冰冷的凉意从心中猛的升起,这一剑若是被刺中了,不死也要被重伤废掉。

    惊骇间,他的身子想要后退,可前冲的速度实在太快,一时间,他根本难以后退。

    柔软的长剑,从他的剑侧划过,即将抵达他心口的瞬间,长剑猛然间绷直,带着一往无前的锋芒刺入。

    几乎是同一时间,苗忠手中的利剑,因为翠绿色长剑贴着剑身划过,方向微微偏转了一分。

    对面,周响的身子更是瞬间微微一偏避过要害处,长剑划过,刺入他的腹部。

    同一时间,两人同时刺中对方的身体。

    一剑在胸口,一剑在腹部。

    周响一剑刺中苗忠,另外一只没有持剑的手立时一掌挥出,排在苗忠右侧的胸。

    一声闷响传出,苗忠的身子犹如被狂暴的巨大异兽撞飞一般,向着后方倒飞出去,胸口处,随着长剑离开,一道鲜红色的血液犹如爆射出去的箭羽一般,飞溅而起。

    周响身子同时一阵,腹部,一股冷冽的寒气沿着伤口涌入体内,瞬间传遍全身,整个人的身上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寒气。

    好阴毒的剑法!

    周响连忙运转体内灵气,将体内的寒气驱散,刚刚倘若不是有心算无心,拼着受伤重创苗忠,现在,自己他已经败了。

    即便如此,自己如今,也没有了多少再战之力。

    另外一侧,周响先是被刺中胸口,紧接着又被一掌集中,体内气血翻腾间,整个人都要晕倒过去。

    眼看他的身子就要摔落在地,后方,张元忽然闪出,一把将他接住。

    落到地面,一双枯瘦的手掌迅速在他胸口部位连连点下,随之一颗丹药塞入他的口中,一双阴冷至极的目光望向对面的周响,目光中杀意森然。

    方才,如果不是苗忠在间不容发之际,还是微微侧移了一分,那一剑,能直接要了苗忠的性命。

    这个小子,如此年纪,竟有如此可怕的战斗直觉。

    方才苗忠显示偷袭郑十翼,逼迫周响回身,然后发动攻击直接攻击瞄向,逼迫周响在匆忙间,无法施展全力。

    苗忠的计策非常成功,没有任何的问题。

    可是,这周响在如此紧张的情况下,竟瞬间计算好一切,拼着受伤,重创苗忠。

    这种战斗的直觉,见识强的恐怖。

    即便是他,在如此年纪,也没有这等战斗直觉。

    “苗师兄败了!”

    “怎么可能?苗师兄,怎么竟然被一招击败。”

    “苗师兄可是灵泉境五层的高手,甚至在门派中,被称为灵泉境五层无敌的存在,他……他怎么会败给一个灵泉境四层的人手上。”

    “方才,那人先是被长老击伤,之后又回身救他的同伴,匆忙间应对苗师兄的攻击,可即便这样,他竟还能取胜?”

    一众天雷派弟子,愣愣的看着远处的周响,似是看什么,从未在大陆上出现过的古怪生物一般,充满了各种的不可思议。

    一个受到重伤,各种情况都在被动中的灵泉境四层,击杀灵泉境五层内近乎无敌的高手。

    这简直就是绝世妖孽!

    不远处,郑十翼整张脸上,一片火红之色,一道道黑色的气息以及蓝色的气息,不断从身上闪过。

    差一点,再差一点便能将两种武技融合。

    快,再快一些才行,周响,他恐怕支撑不了多少时间了!

    一众天雷派弟子中,一个身材很是矮小,面相看起来,显得非常精明的弟子,远远的看着止着腹部血液,脸色苍白,身子都时不时会晃动一些周响,心中一动,身形一动,猛然冲出。

    “先杀我天雷派弟子,又重创我关明章的几位师兄,你当我天雷派没人吗?小子,去死!”

    关明章大喝一声,冲到周响近前,背后三道灵泉浮现,举起手中大刀一刀斩落,眼前这人,影响已是强弩之末,不趁早出手击杀对方,这个便宜可是要被别人占了。

    而现在,将会击杀这个,击败过苗忠师兄这人的人,将会是自己!

    关明章想到回到门派之后,一提到今日之战,便不可避免的要提到自己,想到之后,门派的奖励,脸上不由露出一道笑意。

    忽然,他的眼前,一道光芒闪过。紧接着,脖颈一凉,身子已经倒在地上,脸上还浮现着一丝丝的笑意。

    “他,竟还有再战之力!”

    四周,几个和有着和关明章一般想法的天雷派弟子,心中微微一颤,止住脚步。

    “没用的废物。”

    张元只是憋了死去的关明章一眼,便不再看他,似乎死去的不是天雷派的弟子一般,他的目光落到了人群中,唯一一个独自站在一处,一脸淡然之色的弟子身上。

    “姜峰,你去,将你这些师弟所犯的错误,一一指出。”

    “是。”

    姜峰看起来并不像其他人一般,对张元过干的恭敬,只是轻轻应了一声,目光扫过倒在一侧,气息虚弱的苗忠,脸上露出一道再明显不过的不屑之色。

    “苗忠,你错,便错在,太大意了。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何况对手是一个人?虽然对方之剑诡异,可错在你自己身上。

    你出击的速度太快,以至面对变故无法应变。即便对方没有那把诡异的剑,对方使用暗器呢?

    看好了,真正的攻击,应当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