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573章 血狱浮屠
    先天地脉,真不愧是天下十大地脉!

    而这地脉,若是自己拥有,是否也能这般强大?

    可是,如今这地脉已经有了主人,他的主人是苍月不见!

    苍月不见!

    谢诗文原本露媚态站立着的身子瞬间绷直,一双充满了狐媚之色的双眸更是紧紧的盯着郑十翼的方向,双眸中杀机爆射。

    先天地脉!

    先天地脉竟可以跨越修为境界退敌!

    不是力敌,是击退敌人!

    苍月不见,他得到这等地脉,以后……以后等他再成长一段时间,整个家族,还有谁能阻挡他的崛起?

    不行,一定要击杀他,绝不能让他活下去!

    高台中央处,苍月老祖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又似乎是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脸色却是一如既往的平淡,看不出一点波澜。

    一旁,苍月求仁脸上一道惊色也只是一闪而逝,随之再次恢复平静,脸上更是找不到一点担忧之色。

    先天地脉,的确强大的超乎预料,可这又怎样?

    今日,苍月不见还是要死,死在自己的儿子苍月乾赤手中!

    苍月乾赤感受着受创的身体,强忍着将一口气血憋回体内,自己可是家主之子,将来要继承家主之位之人,怎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低于自己修为境界之人震的吐血!

    先天地脉,竟强到如此程度!

    原本这先天地脉应该是属于自己的,都是苍月不见,若不是他,这地脉早已经是自己的了,而自己更可以凭借这先天地脉,挑战三大公子之位!

    可如今,自己若是想要挑战三大公子,恐怕还需要半年的时间。

    造成这一切的都是他,都是苍月不见。

    今日,他必须死!

    “苍月不见,本公子本不想动用它的,不过,既然你动用先天地脉,那就不要怪我,死在它的手中,也算是你这一生最大的荣耀了。”

    苍月乾赤忽然没头没尾的开口,脸上更是看不出任何被震退的慌张,而是浮现出一道疯狂之色。

    郑十翼听着苍月乾赤的话,直接懒得开口了,自己逼他?自己动用先天地脉?

    真是好笑,先天地脉是自己的力量,两人生死交手,自己不用先天地脉?

    嗡嗡……

    忽然,空气中,一阵阵如同蜂鸣一般的破空声传来。

    苍月乾赤桀桀怪笑中,手掌轻轻一张,手中多了一柄怪异兵器。

    这兵器的形状看起来如同塔楼一般,长度却如同长矛一般,通体血红,兵器之上更是布满了无数的图案,每一个图案都模糊的让人看不清样子。

    随着兵器在手,一阵阵浓郁的让人几乎晕厥的血腥气息蔓延这一方空间,若是之前苍月乾赤散发的气息让人感觉坠入了修罗炼狱,而如今这诡异兵器的刹那,却让人感觉,整个人似乎都坠入了血池之中。

    一阵阵鬼哭狼嚎一般的声音更是不断的从四面八方传来,阵阵压抑的让人几乎崩溃的阴森气息不断从那诡异兵器中涌出。

    “感受到死亡的气息了吗?”苍月乾赤整个人的气息在这一刻都变得诡异起来,低头看了眼手中的兵器,他忽然伸出舌头,在那兵器之上轻轻舔了一下,这才抬起头来,重新望向郑十翼。

    “你将成为第一个,死在这一代血狱浮屠之手的人,难道不应该感到荣幸?用先天地脉拥有着的血液祭炼血狱浮屠,也不算是委屈它了。”

    血狱浮屠!

    这就是血狱浮屠!

    郑十翼看着苍月乾赤手中那怪异的武器,双目中杀意暴闪,血狱浮屠,自己来到这大千世界之后被关押起来,之后又被那谢诗文一路折磨,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这血狱浮屠。

    血狱浮屠,以无数年轻武者的精血灵、怨魂炼制!

    没想到,今日自己竟是在苍血台上,在这等情况下见到血狱浮屠!

    那苍月求仁斩杀无数年轻武者,只是为了给他儿子炼制武器。

    苍月求仁,他的名字,起的可真是够讽刺的。

    “血狱浮屠,是血狱浮屠!”

    “血狱浮屠终于炼成了!”

    “多少年了,距离之前的血狱老祖炼制血狱到如今几百年的时间,血狱浮屠终于再次出现!”

    “血狱浮屠,当年的血狱老祖便是乾赤公子,家主这一脉的族长,如今,家主这一脉再次祭炼出了血狱浮屠!”

    苍血台下方,众人在苍月乾赤拿出血狱浮屠的瞬间,一个个已经忍不住惊呼出口。

    “怪不得乾赤公子敢挑战不见公子,原来是有血狱浮屠在!”

    “当初血狱老祖凭借手中的血狱浮屠,可是让我们苍月家族成为犀荒沼内最为强大的家族,比之另外几个家族都要耀眼的存在!”

    “地境中期、仅次于十大地脉的撼地地脉,还有血狱浮屠,即便对手是拥有先天地脉的不见公子也必败无疑!”

    “别说地境初期,即便是早已进入地境中期的高手,对上拥有血狱浮屠的乾赤公子,都没有任何的胜算,这可是血狱浮屠!”

    “血狱浮屠,之前我们家族的七代老祖,血狱老祖正是凭借血狱浮屠成为我们犀荒沼的第一高手的!”

    血狱浮屠!

    苍月家族,近几代以来,最为鼎盛之时,便是因为血狱浮屠!

    高台之上,一直半眯着眼睛,仿佛不是来看比武挑战,而是来闭幕眼神的苍月老祖终于睁开双目,目光有些怪异的向着站在苍血台上的两道身影望去。

    苍月乾赤倒拿血狱浮屠,脸上狞笑一声,体内一道道血红色的光芒涌现,仿佛一道道血流一般,涌入他的手中的血狱浮屠之中。

    血狱浮屠塔身之上,原本黯淡的、模糊的雕纹似乎微微清晰了一些。

    “死!”

    苍月乾赤在体内气息攀升至顶点之后暴喝一声,双手举着血狱浮屠向着郑十翼的方向当头砸落而去。

    原本看起来如同长枪一般长短的血狱浮屠瞬间暴涨,宛若是一座真正的神塔坠落,巨大的塔身砸落,铺天盖地的威能轰然降临。

    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似乎都随之疯狂的震动起来,两人之间的距离随着塔身的暴涨而消失不见,前一刻苍月乾赤才刚刚挥动血狱浮屠,下一刻,那似乎可以轻易摧毁一座巍峨巨山的神塔已经坠落。

    郑十翼匆忙间,举起双手迎着坠落的塔身挡去。

    “轰!”

    双手才刚刚和塔身接触,一声仿佛天地炸裂一般的惊天巨响立时暴出,郑十翼感觉,自己的双手似乎是挡在了从万米高空坠落的巨山一般,一双手掌瞬间被震的失去知觉,体内气血更是随之疯狂翻滚而起,身子更是被一击震飞出去。

    好强的威能!

    之前硬拼之下,自己施展地境初期的威能,苍月乾赤的力量并没有自己强大,可如今,却是自己被震的爆退而出!

    郑十翼身子后退中,体内龙衍草武魂开始跳动起来!

    “先天地脉?拥有先天地脉,你还是要死!”

    苍月乾赤看着爆退中的郑十翼,脸上露出一道嗜血之色,身子向前一窜,手中血狱浮屠再次砸落而下。

    还来?

    当真以为这样就可以拿捏住自己?

    郑十翼看着坠落的塔身,体内气息毫无保留的疯狂暴涨,身上衣服更是随着这气息的暴涨而疯狂鼓动起来,四周的空气似乎受到影响,都随之波动起来。

    双掌拍出,手掌尚未落下,狂暴的掌风已经如同狂风骤雨一般席卷而至,地面之上,一块块碎石在瞬间卷起,拍打在塔身之上发出一道道清脆的声响。

    下一刻,双掌落下,似乎是两道如同山峰一般粗细的闪电在半空中碰撞一起一般,一声震的人心神欲裂的滔天巨响轰然炸响!

    以两人为中心,一道道狂暴到了极点的气浪向着四周疯狂波动而去,所过之处本就已经碎裂的地面更是再次炸裂,烟尘向四周席卷而去。

    两人的身体同时一晃,向着后方再次倒退而去。

    地境中期!

    高台之上,苍月老祖原本有些懒散的半卧着的身子倏然绷紧,双目灼灼的望向郑十翼的方向。

    一侧,谢诗文双目中更是光芒连连闪过。

    “地境中期,不见公子竟然也是地境中期!”

    “他……他不是地境初期!”

    “一个月的时间,仅仅只是一个月的时间,家族中竟然有两人接连突破到了地境中期!”

    “这……这修炼速度未免也太可怕了!”

    苍血台下,众人望着忽然间爆发出地境中期威能的郑十翼,一个个感觉自己似乎都要疯掉!

    一个月啊,这可只是一个月的时间,竟然就从刚刚进入地境突破到了地境中期!

    苍月乾赤虽然也突破到了地境中期,可他们两个人可不一样!

    苍月乾赤那是家主的儿子,有这无尽的资源,突破到地境中期可以理解,可苍月不见却不一样!

    他虽然是十公子,可十公子却不是只有他一个,十公子那是有十位的!

    十公子得到的资源多,可也没有看到哪一个十公子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突破到地境中期的!

    这可是一个月阿!

    之前十公子中最快突破到地境中期的一位,那可是用了八个月的时间,而且对方的排名在不见公子之前,得到的资源更多!

    一个月突破,这是何等的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