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568章 自寻死路
    “定不辱使命。”苍月不屈望着远处那栋孤零零的房屋,脸上露出一道森然的笑意。

    不知道过了多久,郑十翼忽然睁开双目,一道仿佛可以洞穿人心神的光芒闪出,手中那一小截先天地脉早已完全消散,甚至连粉末都寻之不到。

    身下坐着的蒲团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早已化作一片粉末,而房屋之中更是充满了精纯的气息,透过窗户更可以看到屋外,原本并不是多么高的一株株野草更早已张到齐腰高。

    体内,气血更是以前所未有的力道奔腾着,尤其是身体的感觉,自从吸收完地脉进入地境那一刻,心中便不由的生出一种感觉来,如今的身体才是完美的没有缺陷的身体!

    进入地境,整个人完全是质的转变!

    心念一动,背后,一道道金色的先天之气浮现,却是比之过去更加的浓郁。

    “果然,吸收了这先天地脉,自己体内的先天之气都随之增长许多。以后我更是能够吸收天地间的先天之气,每次吸收的虽少,可积少成多!

    郑十翼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意:“地脉吸收之后,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将之融合,只有完全将地脉融合之后,才能发挥出地脉的全部威能。

    而吸收地脉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可如今我却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我融合地脉的速度比书中介绍的更快。

    这应当是因为他体内拥有先天地脉的原因。

    虽然不知道十大地脉的排名,不知道十大地脉之中有没有在先天地脉之上的地脉,可这先天地脉却是最适合我的地脉!

    只有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地境……雨琪,你等着,我很快回去找你。”

    郑十翼攥了攥拳头,回头看着房屋中已经龟裂的地面,眉头却是轻轻皱了一下,原本突破进入地境不应当在房间中,可苍月不见的敌人太多了,如今自己还又得罪了家主,在外修炼谁知道会遇到怎样的刺杀。

    无奈之下这才选择了在房中修炼,看来明日还要在修葺一下房子。

    第二天一早,郑十翼还未来得及吩咐苍月丑找人帮自己修葺房屋,苍月丑却当先找了过来。

    “不见公子……苍月不屈要挑战您十公子的位置。”苍月丑如同苍月不见一般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挑战自己?

    郑十翼闻声忽然笑了起来,自己昨日得到地脉突破进入地境,那苍月不屈还敢挑战自己,看来他对他的毒很有信心。

    也好,自己便去看一看他背后之人是谁,苍月不屈只是一个夺命境罢了,更没有什么显赫的身份,显然他的背后有人指使。

    十公子在苍月家族中有着极高的地位,更拥有无数让人羡慕的权限,可十公子却不总是不变的。

    任何家族弟子都可以向十大公子发出挑战,而十大公子更不能拒绝。

    自然,寻常倒是没有人去挑战十公子。

    十公子能够成为家族后辈中最强的十人,仅仅修为高是不够的,在苍月家族中想要爬到那十个位子上,更要心狠手辣!

    否则,即便别人实力不如你,也有办法废掉你。

    历年来,将对方害死从而取代对方十大公子之位的人可不在少数。

    正是因为十公子的狠辣,寻常也很少有人会去挑战他们,十公子对挑战之人,可从来不会心慈手软,被重创几个月下不了床那都是好的,更多时候挑战者不是被废掉便是被生生打杀在擂台之上。

    也因此,虽然十公子地位显赫,在家族中更能得到让人眼红的资源,可平时挑战十公子之人并不多,若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有人发起挑战的。

    毫无征兆的,忽然间有人发起对十公子的挑战,尤其对方还是刚刚突破进入地境的苍月不见,一时间整个家族都被震动。

    “苍月不屈?他挑战苍月不见?怎么回事?他只是夺命境罢了,怎会挑战苍月不见?难道说,他又突破了?”

    苍月家族,苍血台外围,一众家族子弟满是疑惑的互相议论着。

    “突破?昨日我还见到过苍月不屈,他还是夺命境,难道一晚上的时间,他便突破了?那显然不可能。”

    “就算他真的突破,也不可能是苍月不见的对手。苍月不见虽然位列十公子末位,可不要忘记他是十公子当中唯一一个夺命境。

    如今他又突破进入地境,实力必然飙升,恐怕排名在他前面的那两三位公子都能够感受到威胁。不要忘记他吸收的可是十大地脉之一的先天地脉!”

    “先天地脉!即便老祖突破进入地境所吸收的地脉也比之不得!苍月不见又是突破,又是吸收天下十大地脉的,我真的想不明白,苍月不屈为何敢挑战苍月不见。

    苍月不见的狠辣我们都清楚,若是苍月不屈若是败了必死无疑,这样他还敢挑战?”

    “苍月不屈定是有后手的,一会便能知道了。”

    议论声中,最外围的人群已经慢慢散开,苍月不屈缓缓走来,在他的身前,更有一个相貌平和,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男子。

    “不争公子!”

    “十公子中排名第六的不争公子!”

    “说起来不争公子算是十公子之中性格最好的一个了,他便如同他的名字一般,仿佛与世无争。当初他得到十公子的名号,也是因为意外。”

    “我倒是想起件事来,不争应该已经是十公子中被挑战次数最多的公子了。”

    “的确是他,因为不争公子是十公子中出手最轻的一位,很少听说不争公子废掉挑战者。”

    “今日苍月不屈竟是同不争公子一同前来,不知不争公子是不是传授给苍月不屈一些什么东西。”

    众人议论声中,苍月不争与苍月不屈两人已经走到了擂台前方,静静的等待起来。

    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人群外围再次向着两侧分开,一道带面具之人缓步走来。

    “苍月不见,你终于来了。你来的太晚了,我已经等了许久了。”苍月不屈看着眼前走来的人影,身子因为兴奋而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起来,声音中更是掩饰不住的流露出兴奋之色。

    苍月不见,这阵子整个家族最出风头之人,很快,他将败在自己手中。

    到时候,自己便可以将他击败,取而代之成为十公子之一!

    “来晚?对你这种没有用的废物,来,已经是浪费本公子的时间,不要废话。本公子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在你这样的废物身上,要打就快些。”

    郑十翼说着目光越过苍月不屈,落到了一侧的那个人身上。

    苍月不争,十公子排名第六。

    刚刚在来的时候,他已经听到别人说出对方的名号。

    原来苍月不屈背后那人是苍月不争,他倒是舍得下血本,拿出那枚丹药给自己。

    只是不知道,他是因为之前就和自己有仇,还是因为自己突破进入地境又吸收了先天地脉,感觉被自己威胁到了所以才动手,还是说因为家主的关系。

    “本公子?今日之后,你将永远失去这样自称的资格。”苍月不屈脸上闪过一道羞怒之色身子一跃落到擂台上方。

    一侧,苍月不争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意,望着另外一道落到擂台上的身影,眼底中闪过一道发自骨子中的不屑之色,苍月不见……他无非就是运气好一些罢了。

    当初的一场大火没有要了他的性命,而后又让他成长起来,得到老祖的看重更得到了先天地脉。

    在夺命境中,就已经是家族中同境界内无敌的存在,如今又得到了比人家任何人吸收的地脉都要强的先天地脉。

    以后,家族中还有谁能阻挡他的成长?

    若是他慢慢发展,将来毕将成为家族中最为耀眼的存在,可他太锋芒毕露了,太够狂妄的后果便是死!

    如他这般性格,永远成不了大事!

    而自己,将是扼杀他成长之人!

    擂台上,苍月不屈脸上自然而然的露出一道狰狞之色,伸出一只手指着郑十翼的方向,充满了自信的声音随之响起:“就如同你说的那般,对你这样的废物,没有必要浪费时间,本公子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话音落下,苍月不屈体内灵气骤然爆发,阵阵浓郁的灵气向着四周激荡而去,身子却是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窜出。

    一双拳头高高举起,向着前方砸落而去。

    苍月不见已经中毒,平日里无论他是修炼,还是做其他的事情都无法察觉到中毒,可一旦他与人对敌,他体内的毒素会立刻爆发让他的灵气停止运转,甚至会反噬他的身体。

    一个武者,没有了灵气,那与一个废人有什么区别?

    对付失去灵气的苍月不见,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多余的招式,只需要最简单的攻击便够了。

    擂台下方,众人看着苍月不屈的攻击,一个个面露疑惑之色。

    “苍月不屈的灵气的确挺浓郁的,在家族的夺命境之中绝对是数得着的高手,可这对付不见公子,却差远了吧。”

    “是啊,不见公子在夺命境的时候,实力便超过苍月不屈。更何况如今不见公子已经突破到地境,根本看不出苍月不屈哪里有取胜的可能。”

    “想不明白,完全想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