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557章 惩罚
    苍月雅弃只是被苍月老祖目光一扫,顿觉仿佛在这瞬间坠入万米之深的冰窖之中,浑身不自觉的一颤,可他还是硬着头皮开口道:“老祖,苍月不见他一直仗着他的身份为所欲为,之前他便曾经将老祖送予大公子的奴隶杀死,丢到野外喂狼。

    如今又开始斩杀家族弟子,若是长久以往下去,他会更加无法无天,以至于难以服众,还请老祖惩罚苍月不见。”

    苍月雅弃压力之下,说话的语速比平日里快了不少,他可是执法执事,若是今日在苍月不见这里扫了面子,以后如何服众!

    说完之后,他的目光更是向着一侧扫去。

    四周几人感受到他目光中的暗示,一个个也是开口叫了起来,若是让他们直接开口,他们却是不敢,可如今雅弃执事已经开口,他们再开口老祖也不会直接怪罪他们。

    “老祖,执事说的在理。”

    “是啊,老祖他一开始还只是杀奴隶,现在连家族子弟,甚至是执法弟子都杀,以后他又会杀什么人?”

    “老祖,家族的规矩不能坏啊!”

    一片叫嚷声中,忽然重重的一个哼声响起,声音落下,众人瞬间陷入安静之中。

    苍月老祖目光向着四周扫视一圈之后理所当然的开口道:“不见他已经证明他的价值,而那些人,他们有何价值?死了便是死了。

    若是你们之中,有人能够接住那一掌证明你们自己的价值,自可以让不见受罚!”

    这苍月老祖,果然一切都是看价值的。

    郑十翼听着苍月老祖的话,心中暗叹,自己赌的果然没有错,只要证明了自己的价值,苍月老祖便不会再为难自己。

    只是想不到,苍月老祖还会再给这些人一个机会,证明他们比自己更有价值的机会。

    苍月老祖的话音落下,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却是没有人再开口出声,之前老祖的一掌是何等的威势他们可是看的很清楚。

    他们自问没有挡住那一掌的能力。

    谢诗文站在人群中,脸上挂着标志性的娇媚笑意,一双丰挺却是以比寻常更大的幅度起伏着,苍月不见他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

    本以为当初的一场火,可以彻底毁去他,没想到,他竟还能展露出如此天赋,他倒是一个麻烦!

    “老祖,不行想要试。”

    安静之中一个声音从人群最外围传来,随之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相貌一场俊朗,脸上挂着阳光般笑意的男子慢步走来。

    “不行哥!”

    “是不行师兄,师兄虽然未曾突破进入地境,可距离那一层次,也只是差最后的临门一脚了。”

    “不,应该说不行哥半只脚已经踏入那一层次了。”

    “之前不行哥距离十大公子也只是差一个身位罢了。这一年来,不行哥的修为更是大增,想来已经不次于十大公子中的某人。不行哥定能挡住这一击!”

    “若是不行哥出手,倒是没有问题了。”

    众人看着脸上挂着和煦笑容的男子,一个个面露喜色,他们的叫法也是怪异,有的称呼为哥,有的则称呼师兄。

    家族中人自然都有血缘关系,自当兄弟相称,可其中不少人又拜同一人为师,便有了如同门派一般的师兄弟的称呼,他们认为这样的称呼反而显得更加的亲近。

    苍月老祖没有在言语,只是等到苍月不行走到场地中间,众人再次让开地方之后,举起了他的手掌。

    一如方才的一掌一般,无论气息、力度、威能都一模一样的一掌再次出现,向着苍月不行砸落而去。

    一时间,整个世界仿佛瞬间陷入传说中的地底地狱之中一般,漆黑大手遮掩之下几乎难以察觉光亮的存在。

    苍月不行首当其冲看着这落下的一掌,脸上一直挂着的阳光笑意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深深的骇意,方才站在最外围看着老祖攻击已然察觉到这一掌的恐怖,可当真正面对这一掌的攻击时,方发现这一掌比想象中的还要恐怖。

    本以为凭借自己的防御武魂,应当可以如同苍月不见一般毫无损伤的挡住这一击,可如今看来恐怕要受一些伤势了。

    冰龟武魂!

    苍月不行体内,一尊上古玄龟的虚影窜出,与寻常武魂漂浮在头顶之上不同,巨大的玄龟虚影却是从他的脚下升起,将他整个人托起,身子立与龟壳中央,龟壳之上一道道晦涩难懂的符文飞蹿而起环绕他的身体四周。

    “冰龟武魂,我们家族武者觉醒武魂中,最擅长防御的武魂之一!”

    “据说当初不行师兄还只是觉合一境初期之时,硬是凭借冰龟武魂对抗一合一境巅峰的存在,直到最后对方都没有攻破师兄的防御!”

    人群中两个年纪看起来比苍月不行稍微小一两岁的武者面露赞叹之色。

    下一刻,巨大的掌影拍落而下,四周的空间在这一刻似乎完全塌陷,沧月不行双手猛然上举,而原本停留在他身下的龟壳更是瞬间升起来到他的头顶上方,看起来就像是他用双手托着巨大的龟壳一般。

    看起来坚硬无比的龟壳在这一掌之下,却是急速龟裂开来。

    几乎是下一息间,巨大的掌影之上,前端的手指忽然暴涨转向射来,阵阵腐朽之气更是疯狂蔓延。

    “冰!”

    沧月不行面色一紧,双手向着两侧一分,手掌之中,各有一团白色的雾气射出正好落到暴涨的漆黑手指之上。

    方一接触,白色的雾气立时开始凝固,仿佛是两个冰环将暴涨的指影冰冻在半空中。

    “冰环!这才是冰龟武魂最强大的地方,在身上凝聚一冰甲,抵御对方的攻击。这也是冰龟武魂比玄龟武魂、山体武魂等防御武魂强大的所在!”

    人群中先前开口惊叹的一人再次开口,只是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喀嚓一声脆响却是传了过来,两道冰环上一道道裂痕浮现,随之冰环碎裂,漆黑的指气直冲苍月不行胸口而去。

    指气所过之处,空气瞬间颤栗起来,苍月不行似乎想要躲闪,可还未来得及动作指气已经坠落在他的胸口部位。

    “噗……”

    苍月不行张口喷出一大滩鲜血,身子立时倒退飞出,远远的飞落到人群的边缘处这才停下,摔落之地更是被砸出一个一丈左右的大坑。

    坑中,苍月不行满脸苍白,一张脸都因为痛苦而扭曲起来,胸口部位更是明显的凹陷了进去。

    “师兄!”

    “不行哥!”

    人群中之前开口的两人看着巨坑之中的苍月不行高呼一声,立时冲了过去。

    “放心,他死不了。”

    苍月老祖平淡的语气缓缓飘来:“能挡住一击而不死,勉强算是有点价值。”

    勉强有点价值……

    众人听着苍月老祖的话,一个个心中凉气升起,苍月不行可是家族的直系血脉,是苍月老祖的后辈。

    可是老祖如此重创苍月不行之后,语气竟然还那么平淡,就像是重创了一个毫不相关的人一般,甚至说出勉强有点价值的话。

    老祖,他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只看重家族子弟对家族的价值,在他的眼中或许根本就没有亲情这两个字存在。

    还有那苍月不见……

    谢诗文桃花一般的双眸扫了苍月不行一眼,目光想着另外一边望去,总是含春的目光中却是布满了忌惮之色,沧月不见,他隐藏的可真够深的!

    以擅长防御的沧月不行都被一击重创成这般,而苍月不见他却根本没有受到什么伤势!

    怪不得刚刚那一击老祖竟能那般夸赞,原来这一击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恐怖!

    苍月不见,他也将是自己的对手之一!

    苍月雅弃看着被两个师弟扶起的苍月不行,忽然反应过来,脸上更是浮现出一抹喜色望向苍月老祖道:“老祖,如今不行已经挡住了您的一击,您说过,若是能够挡住您一击,证明了价值便可以惩罚沧月不见。”

    “没错。”苍月老祖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的微微一点头道:“既然他证明了他的价值,那苍月不见自然要接受惩罚。”

    苍月老祖的话音落下,苍月雅弃脸上喜色又深了一些。

    郑十翼隐藏在面具下的脸色却是一紧,惩罚?自己已经证明价值了,还要接受惩罚,那惩罚又会是什么惩罚?

    苍月雅弃,若不是他,自己何须接受惩罚!

    苍月老祖望着众人缓缓开口道:“既然不见犯错,那便惩罚他去苍月洞内面壁思过十天好了。”

    “面壁思过!”

    “还是去苍月洞!”

    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苍月不见他犯了那么大的错,紧紧只是去面壁思过就可以了?

    面壁思过也分地方,家族中有逐日崖,那也是面壁思过之地,那地方一处布满了毒气、更阴森不已,据说在里面更是会时时受到精神冲击,被关押进去思过之人,若是时间段,十天半个月的还好,出来后只是会有些精神不正常,过段时间就好了。

    可若是时间久了,要么是被活活折磨疯了,要么是受不了折磨自杀的。

    而苍月不见面壁的苍月洞,那根本就不是面壁思过之处,那根本就是一家族中的修炼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