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546章 血狱浮屠
    “谢不翰师兄!”大量武者满脸兴奋,将魂玉袋放到腰间。

    郑十翼听着几人的言语,心中感叹一声,虽然自己对大千世界了解不多,但他们能将杀人的数量作为攀比的资本,便知道这里比小千世界要更加的无情,弱肉强食的规则依然没有变化,变的只是人和势力罢了。

    这带有侮辱性的言语传入牢笼众人的耳中,这才使得众人反应过来,心中的怒火犹如骤然喷发的岩浆一般冲起,霎时间,原本毫无响声的牢笼中,各种呼喊和谩骂的声音骤然响起。

    “父亲!”

    “畜生!居然敢杀我叔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你们这帮猪狗不如的东西,不得好死!”

    “这事没完,早晚有一天我会面告自在天主,有朝一日苍月家族一定会得到制裁,灭其九族!”

    牢笼中所有武者全身肌肉紧绷,疯狂挣扎起来,甚至有的直接拿脑袋撞击牢笼,试图冲出去浴血奋战。

    在众人之中,却有一皮肤黝黑,寻常人个头,看起来并不算显眼的武者,仿若这眼前的一切都与他毫不关系一眼,只是静静的坐在原地,完全没有一丝愤怒。

    楚枫满脸带着泪珠,双膝靠近皮肤黝黑的少年面前,发出断断续续的哽咽声:“哥,父亲死了!父亲为了救我们死了啊!”

    “不自量力,死了活该,平日里没有刻苦修炼,死了也怨不得别人。”楚狂涛言语中透着无尽的冷漠,仿佛死的人并不是他的父亲,更像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路人一样,他转头看着满脸泪花的楚枫,满不在乎的道:“没用的东西,哭什么?”

    四周众人听着楚狂涛的话语,愤怒的矛头纷纷转移,指向楚狂涛,各种谩骂的声音四起。

    “你还算是个人吗!”

    “难道你就冷漠到这种程度吗?他可是你的父亲!”

    “做人做到你这种程度,也是世间少有,叔父在你眼前被人杀死,你都能这样冷漠,叔父为了你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而死,真是太不值得了!”

    一旁,一个身材壮硕的少年,一脚踹在了楚狂涛的肋骨上,破口大骂:“叔父为了救你,连性命都可以不要,而你是怎么做的,眼睁睁看出叔父死在面前,不但没有任何伤心,反而还说出这种猪狗不如的话,你就是个畜生!”

    郑十翼皱眉上下打量楚狂涛一番,心中很是诧异,竟还有如此冷漠之人,自己的父亲被杀居然没有一点反应,甚至全身肌肉都是那样的放松,根本没有任何紧绷的感觉。

    人的言语尚可控制,但身体的反应却无法控制自如,他身体没有任何波动,便说明他心中没有丝毫的愤怒。

    “看来你们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团结嘛!”苍月不翰笑着走到牢笼前,讽刺道:“这就是楚氏家族年轻一辈。也罢,三日后,反正都是要死的,你们可是血狱浮屠的最好材料。”

    众人听到苍月不翰的话,不再对楚狂涛谩骂,反而矛头瞬间再次指向楚狂涛,各种难听的谩骂声再次响了起来。

    “你们这帮畜生不会有好下场的!”

    “即便是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们的!苍月家族简直就是我天界的耻辱!”

    “不要以为你们能瞒得住所有人,就算练成的血狱浮屠又能怎样,等自在天主出关,一定会血洗苍月家族!”

    这血狱浮屠到底是怎样的邪功,为什么会让人如此忌惮,又为什么必须用年轻人作为修炼的必需品?

    郑十翼对血狱浮屠没有任何概念,便转头看向身边壮硕的少年,低声问道:“这血狱浮屠到底是什么?为何需要这么多年轻人?”

    壮硕少年偷瞄了一眼牢笼外的众人,这才往前探了探身体,悄声道:“这血狱浮屠是天界的禁忌,是数万年前被一个叫血魇的邪道之人铸造的一把邪恶魔器,妖气极重,能吞噬人心。

    它的制作方法更是万恶,需要数万年轻武者的血肉、以及灵魂才有可能铸造出,这铸造的方法便是天界所禁忌,血狱浮屠。”

    数万年轻武者的血肉铸造?

    郑十翼心中感叹,这个苍月家族居然为了铸造武器,需要数万年轻武者的血肉以及灵魂,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大千世界,人的性命连猪狗都不如,弱肉强食依旧是不变的定律,想要在这里立足,就需要足够强大的力量。

    距离到达苍月家族领地还有三天的时间,必须要加快解毒的速度才可以,自己绝对不能就这样死在这里!

    许久,众人骂的嗓子变的沙哑,声音也小了许多,苍月不翰看着趴在地上,两个满身鲜血的中年男子,转头看向一侧的少女,低声请示道:“谢执事,要不要杀了这两个人?”

    女人迈着妖艳的步伐走到两人之前,蹲下身,玉手掐着对方的下颚,轻轻抬起,看着对方还算俊俏的面庞,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我谢诗文的喜好你难道不知道?如此俊男,杀了岂不是浪费。”

    她一把抓住对方的头发,站起来,拖着走向不远的帐篷中,众人抬眼看起,用于驱赶野兽的篝火将帐篷中的一切照的是那样的清晰,所有人都能清楚的看到帐篷内两人的倩影。

    视线中,谢诗文玉手将身上衣衫一件件脱下,在脱下上衣的瞬间,胸前的傲人的双峰仿佛是不堪衣着的包裹突然跳了出来并上下浮动着,挑动着所有人的心弦。

    虽然隔着帐篷,但却无法挡住她那性感的身躯,丰满的双峰,纤细的蛮腰,细长而又笔直的玉腿在火光的照耀下映出完美的曲线,从侧面看去,尤其是胸前隐约可见两处凸起,更是让人浮想翩翩。

    众人看着帐篷内的一切,一个个心跳加快,体内血脉喷张,更有一些人开始小声讨论起来。

    “那女人居然把衣服脱了……”

    “这是死也要做一个风流鬼。”

    “没想到居然有女人主动投怀送抱的,真是不敢相信。”

    “这……或许让那个女人快活,还有机会活下来!”

    众人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忽然升起几分活下去的希望。

    苍月不翰和其他苍月家族的人却并没有为此所动,挑起的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看向牢笼中的众人,风流?确实是风流,但风流过的也是会出人命的……

    紧接着,帐篷内谢诗文手中拿着一个圆形的药丸,直接塞入的男子的嘴中,片刻之后,他双腿之间,一根火热之物仿若钻地而出的新生萌芽般急速碰撞起来。

    谢诗文蹲了下来,玉手放在火热之物上,轻轻揉搓一下,便跨了上去。

    “恩……”

    声声足以渗透众人骨髓的销魂声音响起,谢诗文如同骑马一般胯下,随之诱人的身躯疯狂的摆动起来,一声声娇喘的声音更是从帐篷内传出。

    看着眼前诱人的倩影,听着声声酥如骨髓的娇喘声,牢笼内的年轻人身体本能的发生的一些变化,所有人都咽着口水,对眼前的一幕充满期待和渴望,但心中也多杀升起一声忌惮。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如此妖艳的女人,如果真的能与他合欢一夜,也是人生一大幸事,只是这个女人真的是为一时之快做出这种事情吗?

    刚才从倩影中看,似乎是给族人吃了什么东西,听说苍月家族有一门邪功,叫煞女神功,修炼的方式也十分奇特,需要取阳补阴,吸收男人的精华,才能提升神功的能力。

    许久之后,一声极其舒爽的男声响起,帐篷内,躺在地上的男子,整个腰部犹如拱桥般挺起来,全身颤抖,而谢诗文更是加快摆动的频率。

    几个呼吸的时间,男子舒爽的喊叫声停止,挺起的腰部似是完全失去支撑的能力,自然的拍在地上,而谢诗文也随之站起身,一只手抓着男子的脚腕,连衣服都未穿起,便走出帐篷。

    众人还都沉浸在无限的遐想之中,谢诗文一丝不挂的身影便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一对修长性感玉腿,小腿雪白的好象一截玉藕,苗条而结实,润滑的肌肤发出迷人的光泽。

    白玉似的胴体上挺立着两座雪白浑圆的双峰,丰硕高耸,就像平原上的两座雪峰,更增添几分匀称的美感。

    她整个人,简直就像是著名画家手下的作品一般,全身竟找不出丝毫的缺点,如此的尤物对与每个人都拥有着极强的杀伤力。

    众人完全被眼前美妙的画面所吸引,目光更是落在她那双峰之上,无法转移视线。

    一时间,四周一声声粗重的喘息声不断传来。

    “你们想要吗?”

    妖媚的,仿佛能够让人瞬间头晕目眩,心神迷醉的声音从娇艳的红唇中轻轻吐出。

    谢诗文朱唇微微张开,舌尖伸出,轻轻在迷人的嘴角边舔过一只手放在光滑洁白的大腿一侧,另外一只更是放在那傲然之处,轻轻揉了一下,双目迷离的望着众人。

    妖精!

    这就是一个绝世妖精!

    郑十翼感觉到四周的呼吸声明显开始加重,周围众人望向谢诗文的目光更是变的无比炙热,那目光,甚至让人感觉能够瞬间将谢诗文吞噬,吞的连骨渣都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