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541章 说话不算数
    夺命境!

    合一境巅峰又如何?在夺命境面前,自己和蝼蚁又有什么区别!

    与他对抗便是找死,若是给他一份名单,说不定自己还能留下一条性命。

    他无奈的叹息一声,起身走到桌椅旁,坐了下来,拿起放在砚台上的毛笔写了起来,一炷香后,他放下毛笔,轻轻吹了吹桌子上的宣纸,递到郑十翼手中:“这是你要的名单,你说话算数,留我血脉。”

    郑十翼结果名单,大体看了一下,便塞入怀中:“我说话不算数,今天,不但你要死,你卢家血脉都要为玄冥派陪葬。”

    “什么!你……”

    宋崇阳闻声体内怒火,可张开口,想要骂出的话却又声声憋了回去。

    “我怎么?”郑十翼犹如鬼影般的右臂一把掐住宋崇阳的脖子,将他整个拎了起来:“你灭我玄冥派、灭我家门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我若回来,世上便不会再有九大大派。”

    宋崇阳双手捂着郑十翼的手臂,脸色憋的通红,双脚在半空中挣扎着,舌头都完全外漏在空气之中。

    郑十翼左手一把拉住对方的舌头,猛然向后一拉,一瞬间宋崇阳整个舌头被拉了出来,猩红的鲜血犹如雨点般洒落一地,染在他的衣衫上。

    郑十翼将一整条还在活动的舌头扔在地上,松开右手,宋崇阳整个人跪在地上,全身大幅度的颤抖着,鲜血犹如泉涌一般从嘴中涌出,一双眼睛翻起,竟看不到一丝黑眼球,整个人在剧烈的疼痛正在逐渐失去自我意识。

    郑十翼从腰间掏出一块手绢,擦了擦手指上的唾液,将手绢一扔,右手重重的扇了宋崇阳两个耳光:“十大派以你为首,我不会让你这么痛快的死掉的。”

    宋崇阳下颚上下蠕动着,似是想说什么,但又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但迷离的眼神中切透着一丝愤怒和一丝恐惧,渐渐地,他的意识变的越来越模糊,跪在地上的身体也开始晃动起来。

    “就这么让你死,便宜你了。”

    郑十翼一脚踹在宋崇阳的脑袋上,瞬间脑袋犹如被撞击的西瓜完全爆裂开来,猩红的鲜血和白色的脑浆飞溅到半空之中,散落一地,他整个人完全死在血波之中。

    “咚……咚……咚……”

    数声拉长音的巨大钟声响,紧接着,无数沉重的脚步声聚集在别院之前,郑十翼擦了擦手上的鲜血:“既然都来了,也省去我寻找他们的时间。”

    他转身走出别院,望眼看去,整个街道已被数千手持刀刃的太阴派武者围的水泄不通,众人看着面前陌生男子满身的鲜血,小声讨论起来。

    “他是什么人,竟从掌门的别院中走出来,而且还满身鲜血,莫非掌门已经遭到了他的毒手?”

    “不可能,掌门可是合一境巅峰的高手,是这一界最强的存在,怎么会有人是家主的对手,绝对不可能!”

    “说的也是,掌门的实力谁人不知,绝对没有人是他的对手,更何况这小子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击杀。”

    “眼前这人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似乎原来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

    一个身穿绿色盔甲,络腮胡,双手持有脑袋大铁锤的武者,从人群中走出来,双手在手中激烈碰撞一下,指向面前少年,扬声问道:“你是什么人,敢闯入我太阴派的地界。”

    “玄冥,郑十翼。”

    郑十翼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就是这微弱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却仿佛恶魔窜入众人脑海之中一般,一时间,一声声冰刃落地声接连不断的响起。

    郑十翼!

    血修罗郑十翼!

    传闻中郑十翼不是死了吗,怎么会有出现在这里?

    一年前,他已经是被公认的王朝第一高手,曾经他只身潜入御虚派,灭杀御虚派一众高手,如今他又来到这里,还从掌门的别院走出,难道说…….

    人群中,满脸络腮胡的武者眉头一皱,原来这便是郑十翼,看来掌门已经被他所杀,当初太上长老说过,若谁能抓住郑十翼便能成为掌门候选人,如今正是自己建功立业的好机会!

    若是一年前的郑十翼,或许自己不可动手,而如今的郑十翼嘛……

    他既然返回若是还拥有之前的实力,应当是回到皇城,重新夺回皇位再摔大军杀来报仇才对。

    可是如今,他却是只身一人前来,显然他没有回到过皇城,他还没有夺回他的皇位,他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实力。

    如今,这是自己最好的机会!

    不过,即便是如今的郑十翼,自己也远远不是对手,必须借用他人之手才行。

    既然如此,何不将太上长老的话告知众人,权利和地位会使得他们重拾杀心,为了权利,他们便会拼力厮杀,自己只需要伺机而动,拿掉郑十翼的人头便可以了。

    “郑十翼,他便是杀死历代掌门的凶手,如今又来刺杀现任掌门,太上长老有令,无论是谁,若能抓住郑十翼,便是下任掌门人!”

    络腮胡武者高声叫道:“郑十翼你以为你还是曾经的你,曾经的天下第一高手?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受到重伤,如今实力已经不足过去的五成?否则,你早已返回皇城,夺回你的皇位了!”

    络腮胡武者的一句话落下,四周众人闻声,心中忽然一动,原来郑十翼已经受伤了。

    对啊,他若是没有受伤定会返回皇城夺回皇位,然后率大军杀来。

    当初他灭郑家之时便是率大军前去,如今他没有夺回皇位率大军前来,只能说他已经没有了杀入皇城夺回皇位的实力。

    只要击杀郑十翼便可称为掌门!

    这是最好的机会!

    “杀!”

    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先喊出第一声,随之一道道声音不断传出,众人向着郑十翼的方向疯狂冲杀而去。

    郑十翼完全不理会冲向前的众武者,身形犹如鬼魅一般,从众人身边穿过,瞬间来到络腮胡武者身前,右手拔出背后的墨鳞刀高高举到最高点,猛然砍下。

    黑色的墨鳞刀闪烁着令人窒息的魔气,在空间中划出一道裂痕,瞬间从络腮胡武者头顶斩过。

    “嗤……”

    声声水流声响起,络腮胡武者身上,一道道红色鲜血从身体中间的刀痕中喷出,他张着嘴,呆滞的眼神中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恐惧。

    下一刻,他整个身体从中间分开,两个半身向左右两个方向倒去,五脏六腑散落一地。

    刚才进攻的人看着骤然消失的身影,听着背后传来的倒尸声音,转头望去,站在人群中的郑十翼全身散发着令人生畏的霸气,众人完全呆住了,不敢再有任何的动作。

    太快了!简直是太快了!速度竟能快到连眼睛都无法捕捉,甚至能快到残影未消失,他已经发动了攻击,如此强悍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以他的速度,即便是再来千人也只是送死而已,实力完全就不在一个层次上,根本是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不是说他已经受伤了吗?怎么还如此之强?

    郑十翼右手擦拭墨鳞刀上的鲜血,目光从众人身上划过:“今日,我要杀的是一年前参与灭玄冥的武者……”

    话还未说话,人群中曾经参与过灭玄冥的武者,都变的紧张起来,他……他居然是为了一年前玄冥之事而来,完蛋了,这下完蛋了!

    跑!

    参与灭玄冥的武者刚要动身,身体下意识的停了下来,陷入了深深的思绪之中,在他这种实力的人面前,跑也是死路一条。

    他刚才说了只杀参与灭玄冥的人,而这其中有很多是未参加灭玄冥的武者,即便他手中有什么名单,但他并不认识这么多人,想要精确到每个人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要保持镇定,他便没有任何办法。

    “我已知道你们是谁,今天我就拿你们的血,来祭奠故去的亡灵。”

    郑十翼依靠天人感应,清楚的感受到了众人心中的波动,脚下猛然蹬地,一道寒光闪过,郑十翼手中刀刃在人群中疯狂砍过。

    刀起刀落,刀刀见血。

    几个呼吸的时间,数百刀斩过,四百多个武者在郑十翼的行动下人头落地。

    一时间,整个天空店都染的一片血红,散在大地上,更散在众人的衣衫之上,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之中,尸骸满地、血流成河。

    四周陷入的一片死一样的寂静之中,所有武者完全被眼前的一幕吓到,甚至有些未见过这样场面的武者一口绿色的胆液吐出,吓破了胆倒在血波之中。

    疯了!简直杀疯了!这简直不是人!

    郑十翼将墨鳞刀往背后一插,血红的眼神从众人眼前闪过:“冤有头,债有主,我不会为难你们,作为同门,你们对这几百人的家庭情况很清楚,若有人为我指路,我便饶他一条性命。”

    生存与门派之间,所有太阴派的武者选择的生存,出卖门派的信息,在众人的带领下,郑十翼挥舞手中墨鳞刀从山顶杀到山下,太阴派往日的太平被完全打破。

    整个太阴派都陷入了恐慌之中,很快,郑十翼便将所有参与灭玄冥的武者依旧他们的家人,还有试图通风报信的武者全部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