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147章 地上凉,起来啊
    吴俊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郑十翼的身后,双手死死的抱住他的腰,努力的把人向后拽,向后拖。

    “小俊……”吴冬面带奖励微笑的竖起了大拇指,声音强行突破了口中涌出的鲜血说道:“好样的……”

    郑十翼回身看着吴俊那早已经流满泪水,却始终不发出任何声音的脸,这个平日里很少说话,性格有些软弱的孩子,正在执行吴冬平日里的教导。

    没有人可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哥哥被打死而不伤心愤怒的,可……吴俊这孩子……

    “小俊……”郑十翼抬手怜惜的摸着吴俊的头:“放开十翼哥哥,我去救你哥哥……”

    吴俊的脸上早已经被泪水不知道清洗了多少遍,依然坚持的摇头。

    不说话……不说话!

    吴俊知道,自己只要张嘴,便会忍不住的哭出来,更知道……哥哥如今的情况没人可以救出来!现在能做的,就是用行动来告诉哥哥,自己长大了!可以照顾自己了!这一切自己都会记住!日后修炼有成,找俞伟报仇!

    如今要做的,便是不要让十翼哥哥犯险!因为只有十翼哥哥活着!自己才有报仇成功的希望!

    “拉几个人,帮我把小俊拉到一旁去……”

    郑十翼的话说完,人群中依然保持着安静,并没有谁挪动脚步出来帮忙。

    所有人都知道,今天的俞伟是有备而来,这时间出来……那就是跟他不对付。

    沉默的人群之中出现一阵骚动,几名年轻的外门弟子挤出了人群,将小俊强行的拖拽到一旁。

    郑十翼认得,这都是当日去山脉时,跟吴冬一起的几名同伴。

    台上的吴冬在受虐,郑十翼没有太多时间向众人表达感谢,深深鞠躬之后,转身再次十轮爆发两泉齐开,战刀带着暴虐的呼啸之声化为数道刀影,狠狠的斩在擂台的不解武阵之上。

    “年轻人,住手!”

    一名长老出现,身后迸发出八颗灵泉,这老人的速度极快,瞬间来到郑十翼身后,出手将人按在了地上。

    “长老大人,您不是该让擂台上的人住手吗?”郑十翼努力的想要挣扎起身,灵泉八层跟二层之间的差距,令他数次想要挣扎起身,都被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头发胡子皆白的长老沉默不语,一双强而有力的大手将郑十翼死死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郑十翼面颊贴着地,一条手臂被人反锁动弹不得。

    “松手……”

    郑十翼回眼瞪着那摆明帮偏架的长老,只听到长老沉声说道:“年轻人,如果不想手臂断掉,最好别……”

    咔嚓!

    郑十翼的手臂呈现诡异的反向旋转,一颗颗汗珠在额头喷涌,身体因为疼痛的关系连连颤抖。

    站起来!站起来了!

    众人呆呆的望着郑十翼,望着那因为断掉而呈现诡异状态的手臂,为了起身……强行断掉一条自己的手臂!

    长老的面颊在这一刻也失去了最初的淡定跟从容,那本来还抓着郑十翼的手臂不知何时已经放开。

    可怕!郑十翼疯狂的举动,令众人由他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恐惧的气息。

    “老郑……”吴冬趴在擂台上,唇角涌血,眼中的血被泪水冲刷着:“何必……”

    “冬子,说一声认输好吗?”

    郑十翼站在擂台下双膝开始弯曲的跪在了地上,话语中充满了乞求跟哽咽的味道:“算我求你,说一声认输好吗?我求你,我求你了,我求你……我……我们还要一起闯天下……”

    跪!

    围观众人心头宛如巨石撞击,郑十翼入门以来,遇事从来宁断不屈!如今,居然向自己的同伴……吴冬!跪了!

    绝望!郑十翼知道,自己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打破不解武阵……如今……能做的便是求对方认输。

    认输?吴冬身体猛地一颤,那是又有骨头被打断而疼痛导致的身体抽搐。

    真的不想让身体有一点点的反应啊……吴冬眼皮有些下合,眼中的精神越来越少,唇角挂着笑,真的好不想就这样走完一生啊。

    吴冬在笑,眼前飞速划过着曾经的一切,山脉之中同周强争执时,被发配去守夜本会死去,是眼前的老郑……借尿遁杀人守护,这还是自己事后才知。

    邱天浪之战,生死命悬一刻之时,又是老郑冒死杀了回来,才有了众人的活路。

    是这个兄弟!在自己跟众人被郑松打的伤痕累累时挺身而出,约架生死台!将郑松等人一举斩杀!

    “魂石你先拿着用……用这个修炼快……”

    “冬子,魂石没了还能赚,修为才是自己的。别不舍得用,大不了再去猎杀几个通缉犯好了。”

    “七轮了?行啊!”

    “八轮了?看来,日后我在内门不会寂寞了呢。”

    好不甘心啊……吴冬身体不时的抽搐一下,心中的感慨大过了身体的疼痛,一双眼睛勉强睁大的看着郑十翼,我还想跟你一起进入内门呢……

    我还想站在你的身后,看着你光耀整个玄冥派……

    我还想看着你击败十大门派的圣子……

    我还想看去成为天下第一强者……

    我没有喝你的喜酒……

    我还没有听到你儿子喊我‘干爹’

    我还没有……我还没有……我还没有……

    “冬子……认输吧……”

    吴冬那开始扩散的瞳孔再次聚焦,这个称呼真是太好听了……真想一直听下去啊……可……

    “不下了……也不认输了……”

    吴冬气若游丝的说着,眼含着暖笑之意,这老郑跟吴俊都是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真的不想离开啊……

    “冬子……”

    咔嚓!

    吴冬的腰,在俞伟的一脚之下完全断裂,整个人成仙反向v字,瞳孔猛地一收!开始缓缓的扩散。

    笑,吴冬的脸上,最后留下的不是疼痛而扭曲的脸,唇角眼角都是笑意:“小俊啊……从今天开始……十翼是你亲哥……”

    死亡!有时来的不经意,有时明知道它要到来,但……真的到来的那一刻……还是没人能够接受。

    生机,由吴冬的身上快速散去。

    虐杀!

    围观的众人,一时间连喘气都给忘掉了。

    无数人的背后都在升腾起一股股的寒流,那是俞伟残暴手段传递出的恐怖。

    那是俞伟释放的淫威信号,任何敢于反抗他的人,下场都会无比凄惨!

    那是俞伟在释放信号,别人不敢违背门规?我!俞伟便敢!

    徐谦这时面色沉重的由座椅上站起,眼中闪烁着几分得意,语带埋怨的说道:“俞伟啊,你怎么下手这么重?难道你忘记了门派的规矩吗?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啊。”

    “徐师兄,这件事情我自己扛着就是了。”俞伟从怀中取出一条手帕擦拭着手背上的鲜血,很是淡淡的说道:“只是,希望师兄到时给我做个证,是这人太弱了。不经打,而不是我故意下狠手。”

    “这个自然,这个是自然……”徐谦连连点头:“是这小子,自己想不开。死活不认输……”

    郑十翼从地上缓缓站起,看着擂台上含着笑死去的吴冬,四周的一切声音都无法进入到他的耳中。

    他看着吴冬,那散去光华的瞳孔倒映着自己的样子。

    他看着吴冬,仿佛可以感觉到死去的朋友,也在含笑看着自己,诉说着两人初遇时的场景。

    “你修为太低,待会遇上异兽时,你尽量站在后面,万万不要前冲。”

    “我这些天打到了不少兽核,你这些天也没怎么打到兽核,我分你一些吧。”

    “哈哈,你一个大老爷们,撒尿还要跑那么远,你站在旁边的树跟前尿就行了。”

    “各位师兄弟!是十翼干掉了邱天浪!他救了大伙儿!咱们现在去哪儿,是不是该听他的?”

    与吴冬相识时的一幕幕,又浮现在了他的面前。

    “老郑,我能不能有点小小的请求啊,我还没用过魂石修炼,能不能给我点试试?啊……太多了,太多了,一两就够了!”

    “……”

    “老郑,你、我、小俊,一定都要进入内门,一定要在内门打出一片天地!”

    一幕幕,像翻滚的画面,不断从郑十翼的眼前滑过……

    “说好……一起进入内门……说好一起闯天下……说好……”

    “呵呵……”郑十翼像是精神分裂一样的轻笑着,泪水挂在笑脸上是那样的诡异:“呵呵……呵呵……呵呵……”

    郑十翼的笑声并不大,在场的众人却又都能听得非常清楚,身体刚刚因为俞伟而退去的寒意,再次袭遍全身。

    诡异,偌大的场地之中,只有郑十翼在笑。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这时的郑十翼该咆哮,该怒吼。

    可……郑十翼并没有怒,这种淡定的哀伤,将整个考核会场完全笼罩着。

    郑十翼抬腿迈步走上了擂台,他的一条手臂随着移动来回晃荡,那是断掉的状态。

    “他要干嘛?”

    “难不成疯掉了?要挑战俞伟?”

    擂台外的人们纷纷做着猜测,不少人更是发出低声的惊呼。

    吴俊快步跑近擂台,郑十翼听到脚步声回头轻声说道:“小俊,地上凉……我去把冬子抱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