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521章 忘情
    苏雨琪注视着李广轩的一举一动,没有丝毫的松懈,李广轩看着没有丝毫退让意思的苏雨琪,却变得头疼起来。

    自己总不能把圣女逼死吧,逼死圣女这可是大罪,更何况圣女是因为教派才沦落到如此地步,但她如今心中爱着一个男人,还如何做圣女?有什么办法能让他忘了眼前这个男人?

    李广轩顿时间眼前一亮,嘴角划过一抹解决问题后的笑容,忘记!对,忘记是最好的方法,自己身上正好有一瓶决忆水,看来正好能派上用场。

    “圣女想让我罢手,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苏雨琪皱眉问道:“什么办法?”

    李广轩从腰间掏出一个青花瓷的瓶子,轻轻摇晃一下:“我这有一瓶决忆水,你饮下决忆水后,忘记这段感情,忘记这一界的一切,我不杀他们,你随我回本教继续做圣女。”

    众人听到李广轩的话,心情都变的急躁起来,霎时间各种劝解的声音犹如铺天盖地般袭来。

    “掌门,这水不能喝啊!”

    “绝对不能喝啊!您是我们玄冥的掌门,更是玄冥的支柱啊!”

    “掌门,陪伴玄冥这么多年,难道就要将这一切的一切全部结束吗?难道你连师兄都可以忘记吗?”

    “……”

    苏雨琪从众人面前挨个扫过,脑海中回忆着过去的种种,心中不舍,眼前这些人都是与玄冥共患难的人,在无数次生死战争中才成就了现在的玄冥昌盛。

    但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所有在场的众人都死在自己眼前,要么就是自己服下这决忆水,来换取他们的性命。

    十翼现在生死未卜,不能在经历任何的波折,即便是小小的震动,都有可能使他意识分散,错失感悟天地大道的瞬间,为了十翼,为了所有人,自己必须马上做出决定!

    苏雨琪瞬间便坚定的心中的想法,右手一把将李广轩手中的决忆水拿了过来:“要我喝也可以,你必须发下大誓,若我饮了这决忆水,而事后你并没有兑现承诺,全族将会被上苍诅咒,全身溃烂,不得好死!

    当然知道你可能不在乎遭到天谴,但我要你用开教老祖的名义发誓,若有悖誓言,开教老祖将会永坠黑暗,万劫不复,永世不得超生!”

    李广轩原本听到前面的话,脸色还保持着以往的红润,但说到用开教老祖的名义发誓时,他的脸色明显变得难看起来,圣女真不愧是圣女,思维果然缜密,看来今天想要将他们干掉是不可能了,但起码能将圣女带回教派,自己也是功德一件了。

    “好!我发!”李广轩咬着牙右臂抬起,三指冲天,发誓道:“我李广轩以我教开教老祖的名义对天发誓,圣女饮下决忆水,我留下在场所有人的性命,若违此誓,全族被上苍诅咒,全身溃烂,不得好死!开教老祖将会永坠黑暗,万劫不复,永世不得超生!”

    苏雨琪听着李广轩将整个毒誓发完,目光再次扫视众人一周,刚将青花瓶上的塞子拔出,身后便传来了郑十翼微弱的声音:“雨琪,不能喝……”

    苏雨琪听到郑十翼的声音,连忙转过身去,黑亮的双眸含情脉脉的看着郑十翼,关切道:“十翼,你感觉怎么样,感悟到天地大道了吗?”

    “雨琪,不能喝,不能喝……”郑十翼咬着牙,几乎用尽所有的力气再次重复着之前的言语。

    苏雨琪深吸一口气,试图压制从内心迸发出的情感,无奈的摇摇头:“我不喝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吗?你们实力差太多了,若我不喝,他便会要了你的性命,还有什么比喝下去更好的办法吗?”

    “雨琪,你真的舍得离开我吗?”郑十翼说话的言语已越来越小,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模糊起来。

    苏雨琪眼睛变得湿润了,脸上却露出了强颜欢笑:“这样不是挺好吗,你保住一条性命,我回去做我的圣女,我也挺开心的,就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来。”

    她缓缓蹲下身子,右手轻轻抚摸着郑十翼那苍白的脸庞,脑海中曾经于郑十翼相处的一幕幕再次浮现。

    “前辈,你若不愿意让我待在这里,就直接告诉我离开这里的方法吧。”

    “事情真的不像你想的那样,是这样的,我错上了一个女人的床,然后恰巧被那个女人,和另外一个女人撞见,不知为何,她们非要杀了我。”

    “我这次出去,给你买了大量的食物。看到没有,这是块能够发热的石头,虽然我知道,这东西并不能抵御你身上的寒气,但至少能让你的身子暖和一些。”

    “雨琪,我一定会把你救出去的。”

    “……”

    曾经一幕幕欢乐的时光像是电影般从眼前划过,她那一张美的犹如从画中出来一样的面庞,嘴角微微翘起,勾勒出一抹倾国倾城的笑容。

    苏雨琪面带幸福的笑容,一仰头,将决忆水灌入咽喉之中,抬头的瞬间,一滴纯洁的泪水从她眼角处滑落,滴在郑十翼的脸颊之上,甩成的八瓣。

    郑十翼模糊的眼神中,隐约看到苏雨琪吞咽决忆水喉咙处细微的蠕动,内心犹如被数把锋利的尖刀穿过般,挤压在内心的情感犹如喷发岩浆的火山一样,完全爆发出来,没想到自己竟爱雨琪到这种程度了!本以为自己对雨琪的爱并没有强烈到赴汤蹈火的地步。

    而如今,自己眼看这雨琪喝下决忆水,却无能为力,自己竟感到这样的心痛,从未有过的心痛,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要选择这种时间抽取武魂!

    为什么自己连心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

    为什么自己懦弱的需要一个女人保护!

    为什么自己明明修为提升还如此不堪!

    郑十翼心中的自责和一口气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离开,连自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让他感受到自己的无可奈何,渐渐的,他的意识变的越来越薄弱,眼前苏雨琪的身影变的越来越模糊。

    苏雨琪喝下决忆水,便静静的看着郑十翼的面庞,她不想浪费一分钟,哪怕是一秒再次看到他的机会。

    她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郑十翼,没有任何的言语,没有任何的哭泣,甚至没有任何的抚摸,所有的爱意都汇聚在那一双眼眸之中。

    渐渐的,苏雨琪的视线变得模糊起来,身体甚至有些摇晃,看起来就像是喝醉酒的人一样,连独自站立的能力都不在具备。

    下一刻,她猛然睁开双眼,视线恢复了往日的明亮,身体也恢复的平衡的感觉,郑十翼明显感觉到苏雨琪眼神中的变化,那含情脉脉的眼神变的不再含情,完全就像是陌生人之间的对视一样,完全没有任何感情,甚至连一丝友好都未曾体现出来。

    看着形同陌路的苏雨琪,郑十翼感到一股撕心裂肺的痛苦将内心整个填满,那种疼痛不同于外伤,而是真真正正的钻入心中的疼痛,他身体都出现的轻微的抖动,双拳紧紧的攥了起来,眼看着苏雨琪起身转头,他竟没有任何阻止的能力。

    雨琪放弃所有的记忆,只为换取自己的一条性命,为什么自己这样脆弱,让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做出这样残酷的决定,自己曾经的承诺,承诺给她的一切,如今都成为一场梦!

    雨琪!我曾说过,我一定会救你出来,无论将来你会出现在什么地方,自己都会将你拯救出来,让你重新投入自己的怀抱中!

    李广轩知道决忆水的药效已经发作,便单膝跪地,恭敬道:“圣女,我们回去吧。”

    苏雨琪看着眼前的李广轩,感受着四周传来的目光,自然的扫视一眼,开口问道:“这些是什么人?”

    “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李广轩并不想让苏雨琪在这里继续停留,便催促道:“圣女,我们的任务已经完全了,是时候回去的。”

    “走吧。”

    众人看着苏雨琪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后,形同陌路的反应,所有人都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切,心中更是心痛不已,掌门为了保住在场人的性命,心甘情愿忘记这了的一切,忘了在这里发生的快乐时光,甚至连心爱的男人都忘记了。

    众人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便将郑十翼抬了起来,一同跟随苏雨琪来到祭坛的位置,苏雨琪回头看着被众人抬起的郑十翼,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不知为什么,我为什么会这么心痛。”

    听到这一句原本就不算安心的李广轩,一道锐利的目光从郑十翼身上扫过,看来圣女对这个男人的影响太深了,决忆水虽然抹除了这一界所有的记忆,但在潜意识中,她始终无法忘掉这个男人。

    圣女是绝对不能爱上人的!自己也绝对不容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唯一断根的办法就是除掉这个男人,但自己以开教老祖的名义发下毒誓,自然不能动手。

    升仙盟一直想要得到真魔策,那自己便将这个消息透露给升仙盟的余孽,让他们跨界除掉他,之后自己只需要将升仙盟的余孽全部斩杀就是了!

    “轰!”

    一道闪电从天而落打在两人身体之上,瞬间两人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郑十翼微弱的意识中感觉到苏雨琪的离开,一口猩红的鲜血从嘴中吐出,完全晕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