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516章 我是不会拿性命开玩笑的
    真是吃人不吐骨头,这是要连根拔起的节奏啊!

    九大门派看着满地的尸体,所有人心中都萌生一种逃此大难的欣慰,一直以来,郑战府在大楚王朝都有着极高的地位,皇族见到都会礼让三分,据说他们是大千世界郑式皇族的传承,拥有大千世界的武学,培养出无数顶尖的高手。

    眼下郑战府却在郑十翼的威压下,彻底被毁灭,甚至要杀的一个族人都不留,郑十翼血修罗的名号果然不是白来的,斩草除根是他的一贯作风,若当初门派没有归属皇族的话,恐怕下场比郑战府还要惨。

    现在大楚王朝清文院所有高层凭空失踪,郑战府被灭,郑十翼坐上的楚皇之位,以后大楚王朝再没有能力对抗郑十翼的对手,看来以后的天下会稳稳掌握在他的手中了。

    “是!”

    跪在低下的武者重重点一下头,站了起来,右手中黄旗在半空中比划两下,扬声道:“一厢!五厢!九厢!十二厢!十三厢!骑兵方阵!追捕郑家余党,剩余兵士原地等候,等待圣上发落!”

    数万人在号令下顺着逃亡武者残留下的灵气和脚印展开的追捕行动,郑十翼将墨鳞刀放入背后刀鞘,看着血流成河的郑战府,又看了看身边众多皇家将士说道:“今日所有战死的,均按皇家条例,发放抚恤金,安抚其家属。”

    抚恤金?安抚家属?

    所有将士听到这几个字,脸上露出意外的表情,但心中却是燃起一股暖意,皇家确实有抚恤金的说法,但多年来,在与魔门的战斗中,死伤无数,别说是抚恤金了,连根毛都没见到过,今天,郑十翼竟要给死去的将士发放抚恤金,安抚家属?

    他真的是传闻中那个杀人不眨眼的血修罗吗?将士们参军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多赚些奉银能给家人一个相对安稳的生活,但一直以来,皇族并没有履行当初招兵时的条件,没想到郑十翼继位之后,自己这些最底层的武者,终于能享受到皇族的义务了,真是不容易啊!

    “陛下,此事不妥。”

    一个手拿算盘,身穿深蓝色官服的老者,走上前,劝解道:“陛下,这次战斗,少说损失上万将士,若执行皇家抚恤条例,对国库来说是不小的损失。”

    “这与我无关,他们为我打下郑家便是大功一件,死去的将士不但要发放抚恤金,还要照顾好其家人,如今,郑家以灭,府地一定要很多东西,全部纳入国库,发放抚恤金!”郑十翼拥有整个江山自然不会在乎这些抚恤金,更何况他根本没有长久呆在这里的意思。

    只要自己做一天皇帝,就不能亏待了自己,估计以国库的储蓄,够自己挥霍一阵子的了,十大门派,郑家的事情都解决了,了然也顺利坐上了清文院的方丈,相信以后不会再有什么事情了,接下来的时间,自己要努力修炼,争取尽快离开这一界!

    所有将士都被郑十翼的话所感染,都纷纷来了干劲很快便将郑家完全扫空,所有逃亡的人在一天内全部被抓住,并集中处死。

    整个玄冥派完全搬入了皇城之中,其他众人都回到了各自门派,在郑十翼的威压下大楚王朝迎来了所未有的安定,各门各派按时朝贡,民众安居乐业,门派之间也变得少有争斗。

    一年转瞬即逝,郑十翼盘膝坐在养心殿中,体内灵气与天地之气完美融合在一起,灵气在身体四周盘旋着,犹如水流般不停波动起来,摆放地面上一颗颗红色魂石似是被他身上的灵气所吸引,完全悬空漂浮起来。

    颗颗魂石好似暴雨梨花针一般灵气之上,像是一块块石子仍如平静的胡泊中,道道圆形水波出现在灵气之上,并完全没入体内。

    突然,身体四周的灵气变的磅礴起来,仿若一头从瞬间中惊醒的野兽,疯狂运转起来,道道肉眼可见的气浪卷起,将身前摆放的一本本书籍完全吹了起来。

    下一刻,灵气灌入体内于魔气混合,在经脉中急速盘旋,一周,一周,又一周,郑十翼感到体内气血澎湃,血液不断升温,甚至可以感觉到血液流淌到身体每一处微妙的变化,但一阵阵犹如针扎般的剧痛也在不断穿刺着他的经脉。

    坚持,一定要坚持下来!

    郑十翼咬紧牙关,丹田中魔气再次提气,导入经脉之中,就在这一刻,他感到刚才还急速盘旋的灵气,竟在一瞬间完全消失,一口浑浊之气从嘴中吐出,原本还略带兴奋的神色,因眉角的下垂,明显多出一抹消沉之色。

    合一境这个大境界,竟如此难以突破,自己手握真魔策总纲,整整修炼一年时间,虽然实力有所提升,但始终没有任何突破的迹象。

    如果自己能得到全本的真魔策,或许打开大千世界的缺口便不是什么问题,但以现在的状态,完全找不到任何头绪,这可如何是好。

    “吱……”

    郑十翼惆怅之时,养心殿的大门被人缓缓推开,望眼看去,周响,苏静丹,苏雨琪以及七八个玄冥弟子从门口走去进来。

    看着众人轻巧的步伐,郑十翼为他们感到高兴,但心中却也露出一抹无奈,一年里,借助皇族的资源和各大门派的朝贡,玄冥弟子都有了极大的提升,甚至有很多人与自己一样,都达到合一境巅峰修为。

    但自己在这一年中,修为却没有任何提升,到底该怎样才能突破这层大境界!

    “老十,最近状态怎么样,有什么提升没?”周响的声音从不远处飘来。

    郑十翼未回话,只是活动一下坐盘的双腿。

    周响依靠真实神目上下打量一番,便坐在郑十翼身边,右臂望去搭在他的肩膀之上,双眉微微上挑,精致的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老十啊,老十,似乎状态不佳啊,修为一点起色也没有,不会是雨琪来了,憋出毛病了吧。”

    “滚蛋!”郑十翼右肩一抖,搭在肩膀上的手臂随之落下,自然的瞥了周响一眼,拆穿道:“你不是也一样,你整日美女相伴,也没见你修为有什么起色。”

    “修为几乎到了这一界的极致,哪有这么容易突破的。”周响双腿随意一放,歪着头,右手摸着下颚,一脸享受的样子:“哥的底牌这么多,突破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只是在突破离开这一界之前,总要让哥好好享受一番吧,哪里还有这么多时间投入到修炼中。”

    郑十翼虽然整日闭关修炼,但对于周响的情况是十分了解,这小子就是嘴硬,什么好好享受一番,无非也是整日闭关修炼,只是突破真的没有这么容易,到现在也没有一个人找到突破合一境巅峰的方法。

    郑十翼一筹莫展的时候,太监总管的身影出现在养心殿门口,迈着小碎步,焦急的从门外走了进来,跪在郑十翼身前:“陛下,祭坛又有波动。”

    又来?

    郑十翼眉头深锁,又有了波动,这半年中,祭坛隔三差五便会有一次波动,而且波动的越来越厉害,看起来好像真的有人要跨界而来一样。

    早在半年之前,自己达到合一境巅峰后修为一直没有进展,便想周游天下,获取更多的资源,顺便寻找另外一个魔门继承人的下落,但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祭坛居然出现了波动,导致自己无法离开,万一真的从大千世界来了人,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如果自己在这里,到时候操纵这些机关,说不定还能在他不备的情况下,将他击杀,但这样,自己便没有办法离开皇城,如今,祭坛再次出现波动,看来事情越来越不妙了。

    “行了,你下去吧。”郑十翼挥了挥,看着太监总管离开,心情变的有些烦躁起来:“到底怎么才能突破。”

    苏雨琪感叹一声:“天地大道不全,几乎无法突破合一境的。”

    “天地大道到底是什么?”郑十翼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能感觉到灵气的扭转,能感受到花草的变化,能感觉到百鸟的心声,甚至能感觉到空间的细微的颤抖,却怎么都无法感觉到所谓的天地大道。”

    “天地大道本就不是合一境能感受到的。”苏雨祺无能为力的摊摊手:“非武道皇者难感天地大道。”

    郑十翼脸上露出苦笑:“我达不到武道皇者的程度,但又必须感触到天地大道,难道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帮助我感觉到天地大道吗?”

    苏雨琪沉默片刻,陷入一阵沉思之中,感悟天地大道还有一个方法,但成功率并不高,还伴随着极大的危险性,如果告诉他,以十翼的性格,即便再大的危险他都会试一下的,万一出了什么问题……

    不行!这种方法还是不能让他知道,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郑十翼从苏雨琪皱起的双眉中看出一抹担忧,便猜到了些东西,笑着说道:“雨琪,其他可行的方法风险很大吧,说来听听,我知道你担心我,我是不会拿性命开玩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