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506章 佛光再现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手中锋利的刀刃瞬间落在石像肩膀之上,霎时间,一道道火花从墨鳞刀的刀刃中飞溅而出,郑十翼感觉墨鳞刀仿佛砍在一块万年的玄铁上一般,不断斩下力度全部反震都手臂之上。

    “给我破!”

    郑十翼心中纳闷,但手中的力度再次提升数分,火花四溅越来越大,犹如天空中突然爆炸的烟花一般,突然,一股巨大的反震力袭来,整个手臂竟被弹开,脚步暴退两步,才稳住了身形。

    身前的石像却像是从来都没有遭受过攻击一般,看不出一点的破损。

    这……

    郑十翼看着眼前的祭坛眉头紧急年皱起,即便是再坚硬的金属、石头、也不可能在自己一击之下没有一点破损,这祭坛一定有特殊的阵法,利用天地灵气将祭坛完全保护了起来。

    “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祭坛?为何会坚硬的到这种程度?”郑十翼王向一侧的福全。

    福全习惯性低头弯腰,发出了好似女人般的声音:“陛下,这祭坛从老奴进入皇宫之前便在这里了,楚皇每年都会朝拜一次,听说这是祭祖的圣坛,坚硬无比,当年魔门侵入皇城,也曾想摧毁此祭坛,却没有一点办法。”

    郑十翼右手摸了摸刚才墨鳞刀砍下的位置,墨鳞刀对这石像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甚至连一个划痕都没有,想将他摧毁是不可了……

    当这祭坛很有可能去大千世界相连,楚皇之前的话很明确,真魔策对楚家非常重要,若是他们的目标一直未变,来到这一界,事情就棘手了!

    不行!祭坛在这里实在太危险了,即便不能摧毁,也要设法将它移动一下才行,让他脱离祭祀的规则,说不定链接大千世界的通道便会由此改变。

    郑十翼望向福全叫道:“去找些御林军过来,将这祭坛拖走。”

    “是。”福全转身离开,很快,近百个红色重盔的武者便来到祭坛前,手中都拿着和手臂差不多粗的麻绳,栓在祭坛右侧的两个石狮上。

    所有人背对祭坛,身体前倾,麻绳从肩膀位置搭过,双手紧紧捂着胸前的麻绳。

    “一,二,三!”

    三字落下,所有武者同时用力,原本不算太直的麻绳在瞬间见完全绷了起来,嘴中不断嘶吼者,所有人几乎用出全身力气,甚至能清晰的看到在众人用力的瞬间,一根根密集的黄麻被瞬间拉断的样子。

    众人齐呼的声音再次响起,强大的力量通过麻绳再次传到祭坛之上,数名武者脚下青石板都因疯狂的吃力,完全断裂开来,并犹如蜘蛛网一般向四周龟裂。

    连续尝试十几次,众人早已是满头大汗,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有的双手上更是被麻绳割的留下鲜血,看起来十分的狼狈,但祭坛却像是稳扎在地面上的山岳般,丝毫没有任何的移动。

    众人的努力没有任何效果,郑十翼无奈的叹息一声,开口道:“不用再拉了,找一百匹烈马来。”

    “是!”

    众人应答一声,向皇城马场走去,在马场中精心挑选了一百匹最强壮的马匹,再次回到祭坛前,将所有马匹调整到同一个方向,拴上麻绳,众人便掏出皮鞭,猛力抽在马屁股之上。

    “嘶……”

    一声声马匹的吼叫声响起,所有马匹像是疯了一般,前蹄都扬起了一米多高,落地的瞬间,所有马匹全身的肌肉都隆起,四肢在地面上疯狂运动起来,大地颤抖,但却丝毫没有要移动的样子,只是在原地踏步中。

    “啪啪啪……”

    数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拴在骏马上的麻绳以无法承受着强劲的拉力,完全断开,脱缰的骏马风驰而过,一瞬间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福全两步走到郑十翼面前,恭声道:“这祭坛坚不可摧,更没有人能够将它移动,祭坛象征着庄重和尊严,不如陛下放他继续在这里暂放吧。”

    郑十翼心中思索起来,能将祭坛做成这种强度,这绝对不是一般的祭坛,这一定是大千世界武者的落脚地,按照大千世界门派的习惯,恐怕一次最多派两个人来,如果是这样,即便是来了,自己还是有一些胜率的。

    既然祭坛无法击碎,无法移动,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在祭坛上动些手脚,在出现在祭坛内武者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打个措手不及,自己便能拥有很大的胜率!

    “皇城都有什么阵法?”郑十翼再次转头望向福全。

    “皇城几乎拥有大楚王朝所有的阵法和机关。”福全没有任何隐瞒的开口回答起来,如今正好是讨好郑十翼的时候,他自然有问必答。

    “很好!”郑十翼右手指着祭坛的四周:“将祭坛周围设置上机关,与阵法的每一个落脚点链接,使用攻击密集的机关,机关内所有暗器涂抹上最毒的毒药,用四象阵法将整个祭坛封起,不让任何武者通行。

    阵法内使用触发式毒雾和皇族最强的毒药,只要祭坛上有任何风吹草动,便发动攻击,若真的有人出现在祭坛上,我要让他活活毒死在阵法之中,即便他能打破四象阵,也让他彻底失去战斗的能力!”

    “是,老奴这就安排。”

    福全连忙答应下来,心中却是充满了疑惑,楚皇都已经死了,天下间还有谁是郑十翼的对手,怎的他还要如此处心积虑的做下陷阱,而且还是针对这祭坛?

    谁会没事来这祭坛?

    这祭坛,还有什么古怪?

    福全心中疑惑着,他却也知道,这不是他应该问的,他要做的就是将郑十翼吩咐的事情做好。

    郑十翼吩咐了几句,便走向养心殿,从楚皇尸体一侧穿过,来到内堂,盘膝而坐,解下腰间的空间袋,将皇城书库全部平铺在地面之上,扫视一周,突然目光锁定在一本秘籍之上,脸上露出一抹惬意的笑容。

    “天法五行神功?”

    郑十翼将书籍拿起,简单的翻阅一番,却发现这秘籍中竟只有区区四页纸而已,这便是楚皇修炼的天法五行神功?只有区区四页而已,虽然知道他修炼的是残本,却没想到残缺到这种地步。

    虽然残本上说明了基本修炼方法,但武学的法门,灵气的流动,分配,调用,五行之间的配合都并没有说明,没想到这样一本残卷不全的武学,便能让他稳坐楚皇之位,如果得到了全本秘籍,那要强到怎样的程度!

    不过,这样一本残缺的武学,对与自己来说也没有什么用了,不如找一些其他的武学为好。

    郑十翼在书海中寻找起来,许久,一门书籍终与引起了他的注意,洗髓活气经?这不是清文院的功法?竟落在了皇家书库中,在这些书籍中,不全部都是皇家的武学和修炼套路和方法。

    清文院,十大门派的许多功法都在皇家书库中,更不乏各大门派的顶级功法!

    表面上看起来,各门派之间相安无事,可背地中皇族已经获得了他们近乎所有的东西,真是有够阴险的。

    洗髓活气经是清文院顶级的功法,灵气是武者之本,这书对与每个武者来说都是难得的珍宝!

    郑十翼根据洗髓易筋经上的口诀开始修炼起来,丹田内灵气灌入体内百骸之中,灵气在骨髓中来回穿行,他能清楚的感觉到灵气的每一个细小的流动,甚至连静止在骨髓中灵气的微笑波动都能感觉的一清二楚。

    他完全沉浸在这奇妙的感觉之中,足足两天时间,他身体未挪动一下,体内灵气的控制有了长足的进步。

    “怎么回事!”

    突然,郑十翼感觉体内气血翻腾,一股极为熟悉的疼痛袭来,他深吸一口气,内视丹田,佛光似乎是感到到清文院的顶级功法一般,变的活跃起来。

    一道道佛光疯狂涌出与体内魔气疯狂纠缠在一起,两股完全无法相容的气息疯狂厮杀,犹如战场上千军万马般的对冲一般,全身的每一处肌肤都像是被刀尖划过一般,生疼无比。

    许久未曾活动的佛光,怎的突然变得这么活跃起来,而且这次活跃的力度似乎比每一次都要强烈,看来是因为之前强行压制佛光使他的力量未曾释放出来,导致这次仿佛泄露的如此厉害!

    郑十翼双眉颤抖,五心向天,体内魔气犹如决堤的洪水涌入经脉之中,一小部分魔气在经脉中化成一道屏障,抵挡佛光再次进入经脉之中,其他汹涌魔气聚集在胸口位置,化为一个黑色手掌,魔气不断灌入,黑色手掌变的越来越大,几乎将整个胸腔完全填满。

    下一刻,黑色手掌轰然而下,金色佛光在一瞬间被完全包裹了起来,犹如山岳落下的强大的压力压在佛光之上,两个力量在丹田内疯狂摩擦,冲撞,激起一阵阵炙热的气浪冲向全身每一个角落。

    郑十翼感到五脏六腑所有内脏仿佛要在这一刻完全撕裂一般,体内龙衍草武魂急速跳动起来,恢复着五脏六腑上的伤痕。

    疯狂对峙了整整一天时间,佛光似乎已无法承受着强大的压力,渐渐退回丹田之中,但佛光已经显得十分的活跃,大量魔气还聚集在丹田佛光的入口,似乎再警惕着佛光的再次冲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