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118章 长老撑腰
    千两魂石票?糜卫脑海中很快浮现出了门派的另外一条规矩,心中不由暗骂,这门派的规矩定制者,脑子是不是坏掉了?怎么还搞这么一条规矩出来!

    “跟我走吧。し▲∴頂▲∴点▲∴小▲∴说,”卫东冷冷的说道:“糜师兄……”

    走?糜卫面色阴冷的盯着魂石票,这郑十翼连千两魂石票都舍得拿出来,铁了心的是要将我打死!现在去……只有死路一条!必须溜掉!再想其他办法!

    “糜师兄,你不会是怕了吧?”卫东的眼角跟声音里都充满了嘲讽的味道:“您可是高高在上的内门弟子……”

    内门弟子你妹啊!糜卫很想给卫东两个大嘴巴,却知道这时间绝对不能招惹对方,阴冷不爽的面颊换成了堆笑的神情:“既然他支付了挑战费用,那我定然要去去一趟风云台的。卫师弟,你先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去房间取一下武器。”

    卫东一屁股坐在了糜卫的院门门前,摆出今天你不跟我走,我就赖在你这里的态度。

    糜卫看到这动作,气的有些蛋疼的回到房间,打开房屋的后窗,身如灵猫一般的跃出了房间,随后两个起落又跳出了院子。

    逃出来了!糜卫落地之后如身后有狗在追,连连加速离开自己的院子。

    卫东在门口左等右等,发现糜卫还没有出来,心中有些疑惑的抬声喊道:“糜师兄……”

    一声喊出,没有人回答卫东,他又喊了一声,依然没有人回答。

    “不会是偷跑了吧?”

    卫东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毕竟这糜卫好歹也是一名内门弟子,面对一名势头最劲的外门弟子,也该顾忌一下内门弟子的脸面吧?临阵脱逃这种事情……说出去,那可是打整个内门弟子的脸了!

    卫东推开院门直奔房间,看到空荡荡的屋子,还有那没有来得及关掉的窗户,顿时明白了刚刚发生了什么。

    “这内门弟子……”卫东望着大开的窗户哭笑不得:“这也太不讲究了点吧?郑十翼这次可真的要在整个门派都出名了……依靠名字吓跑了一名内门弟子……”

    一阵风吹来,那被打开的窗户来回撞击着,发出砰砰的响声,打断了卫东的思考。

    他低头看着手中的魂石票,长长的叹了口气,按照门派的规矩,只要挑战者支付了魂石挑战费,被挑战者便一定要上擂台!

    可……门派之中并没有规定,内门弟子不接受外门弟子挑战,而进行逃跑,有怎样的惩罚。

    毕竟,谁能想到……门派之中高高在上的内门弟子,会因为惧怕一名外门弟子的挑战,而逃跑!

    “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卫东抬手挠头很是苦恼的叹气:“郑十翼送我的魂石,这下子是没脸要了。该死的糜卫!真给内门弟子丢脸!我还是先回去如实汇报吧!”

    当卫东再次回到风云台附近时,所有的观战者都发现了,这位传话员的面色不是很好看,想来心情应该也非常不好,这个时间还是不要前去询问招惹他。

    很快,卫东在众人向两旁倒退让出的道路中行走到了郑十翼的面前。

    郑十翼看着卫东单独的回来,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那内门弟子不会连脸面都不要了吧?不会逃了吧?

    卫东面色阴沉的从怀中掏出了十两魂石票,递向了郑十翼说道:“十翼师弟,师兄没脸收你这魂石票了。糜卫那混蛋,居然骗过我给逃了!把你托付的事情给办砸了……”

    “跑了?”

    人群中一下子炸开了锅,彼此交头接耳不断。

    “糜卫居然怕郑十翼?”

    “内门怕外门?”

    “这还真是门派开派以来的大消息啊!”

    “跳窗?”郑十翼听着卫东的快速讲述,之前保持的阴冷面色,都被这状况搞得哭笑不得:“糜卫好歹是内门弟子,他这样做,就不怕被别人耻笑吗?”

    旁边众人在听到这话后,都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个内门弟子可真丢人啊!就算知道打不过郑十翼,为了内门的脸面,也得来啊!”

    “他就这样跑了,真是给内门丢人,给他师父丢人!门派中从来就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我都开始怀疑,像他这么怂的人,是怎么成为内门弟子的!”

    这些人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的,但他们心里也明白,能把一个内门弟子吓得跳窗跑了,郑十翼的实力必定强大到了,他们无法想到的地步。

    卫东一脸羞愧的看着郑十翼道歉道:“这次让糜卫跑掉,是我的失误。这样的事情,是我第一次遇到,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魂石票你还是拿回去吧……我去上报长老看怎么处理……”

    “这事情麻烦师兄太多了……”郑十翼抱拳拱手的说道:“这魂石票本就是给师兄的辛苦费,让我收回来……师兄是不是看不起十翼?”

    周围人看到这一幕,心中暗暗赞叹,怪不得这这郑十翼能如此快的混起来,虽然仇家不少,但人家这做人……那真的没的说!关键时刻给他帮忙的人,定然也少不了!

    卫东看着手中的魂石票轻轻一笑,觉得自己这老弟子,还居然真的很多方面比不上这个新近崛起的郑十翼。

    “既然如此,师兄我也不矫情了!师弟这个朋友,我老卫记下了!”卫东抱拳拱手

    转过身向柴长老的房间跑去。

    “咚咚!”

    柴长老正躺在椅子上小憩,门口忽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紧接着就是带有喘息的声音,“长老,我有大事要向你汇报。”

    “进来吧!”柴长老微微睁开眼,便看到卫东匆忙跑了进来,将一千两魂石票,放在了柴长老的桌上。

    “这是?”柴长老疑惑的看着桌上的魂石票。

    卫东擦掉了进门之前那运功逼出的额头汗水,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快速讲述了一遍,只是这次讲述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把立场偷偷放在了对郑十翼极其有利的地步,将糜卫的不堪又夸大了十倍。

    事情的全部经过还没有讲完,卫东便发现这位长老的面色已经变得很不好了,那不是对郑十翼的不满,而是对糜卫的不满。

    柴长老是内门弟子出身,极其看重内门弟子的脸面!糜卫的做法,已经触犯到了柴长老这位曾经内门弟子的脸面!便是柴长老不会把糜卫弄死,恐怕日后……糜卫在内门的日子,都会变得非常不好过!

    卫东想到这里,才感觉自己算是真正帮到了郑十翼。

    “丢人!”

    柴长老听完了卫东的诉说,沉默了半响才丢出了这样的两个充满愤怒的字,令卫东心中又多了几分喜悦。

    “长老您消消气……”卫东连忙一脸的关心,同时添油加醋的说道:“糜卫只是给他丢人,并没有给整个内门弟子丢人……”

    柴长老的脸色,随着卫东添油加醋的关心,阴沉的越发难看,如果不是门派之中没有定下怎样收拾这种内门弟子,他早就第一时间冲入内门,狠狠的教训一顿对方了。

    “长老您看……”

    柴长老双手撑着下巴,用手肘盯着桌面,把低下的头颅缓缓抬起,一双眼睛绽放出好似电光的犀利神芒说道:“你先将这笔挑战费还给郑十翼,再去写一份报告,我会拿去给内门,要求他们将糜卫的月俸全部转给郑十翼……”

    “转给郑十翼?”卫东眼中闪烁着意外的惊讶光芒,有些担忧的问道:“转几个月的月俸给郑十翼合适呢……”

    “什么几个月?”柴长老眉毛高高挑起的同时,声音也拉高的透出了怒意:“糜卫都不敢跟郑十翼打!给内门丢人!他还有什么资格拿内门月俸?就让郑十翼拿着内门的俸禄,一直拿着!即便他在外门,也一直拿着!”

    卫东心中除了惊讶,更多的还是喜悦,内门弟子的月俸!永远堆积在一个外门弟子身上!凭借郑十翼的能力,拥有内门弟子的月俸,日后进入内门弟子还不是很轻松?

    不止如此!卫东越想越是兴奋,郑十翼若是进入内门,自己故意不去跟柴长老提起,那么郑十翼便是领取两份内门弟子的月俸,他提升修为的速度,定然在内门之中都不会弱于任何人!

    “长老……将内门弟子的月俸转到郑十翼的外门弟子身上……”卫东趁着柴长老心中怒意满满,故意假装劝解的说道:“这样,好像不是很合规矩吧?毕竟,这种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你懂个屁!”柴长老因为愤怒而喷出的口水,令卫东感觉自己面部的局部地区有雨:“哪里不合规矩?他们内门弟子,不接受外门弟子的挑战,仓皇逃窜!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以前发生过吗?”

    卫东一脸委屈的小声说道:“是第一次发生……但我们这样做,会牵扯到内门的利益,他们会不高兴的。”

    “他们不高兴?老子还他妈不高兴呢!”柴长老只感觉胸口怒火压不住的连连上涌,身为曾经的内门弟子荣耀感,因为糜卫的逃跑,令其感觉颜面大损,“这次是内门弟子有错在先,外面有那么多外门弟子,都在等我们的处理结果!”

    ps:求推荐票跟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