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491章 风云变色,天地转动
    郑十翼看着迎面而来的万千掌影,体内灵气攀升至巅峰状态,体内原本已经被集散的武道黑龙气息再次浮现而出,随之猛的冲出!

    “这是他的护体魔气!”

    “他的护体魔气不是击集散了吗?怎么这么快就能够再次聚气?”

    “他……他在干什么,他竟然冲了过去!”

    四周,一个个御虚派弟子看着面对着仙之一掌仍旧正面冲出的郑十翼一个个愣了一下之后,纷纷大笑起来。

    “他以为拥有护体魔气就能够挡住三位掌门的攻击?”

    “真是可笑,他那护体魔气虽然厉害,可三位掌门施展的可是门派最强的绝学,他想要硬抗?”

    “他当真是不知死活!”

    郑十翼一路冲刺看着眼前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掌影,脸上忽然浮现出一道怪异的笑容,体内一直隐藏未曾有任何动作的玄冰王魂急蹿飞出。

    霎时间,无尽的寒气从空气中蔓延。

    只是短短的刹那,四周整个世界忽然都坠入了埋藏在地下已有千年之久的冰窟之中一般。

    无尽的寒气笼罩整个空间,空气中,无数冰霜浮现。

    杨峥,蒋天生,慕言三人浑身骤然一寒,阵阵冰冷刺骨的寒气袭来,顺着体表的毛孔涌入体内。

    阵阵充满了威严的王者气息从头顶上方压落下来,似是巍峨巨山压落,直压的三人呼吸都出现片刻的停滞,武魂更是完全臣服在这王者气息之下,倏然退回体内,随之这三个武魂更是爆发出恐怖的威能在他们的体内疯狂的冲击起来。

    三人毫无准备之下,体内气息被瞬间冲乱,血液疯狂的翻滚,就好像是有高手重重的击中他们的身体一般。

    天空中无数的掌影更是因为他们内息的紊乱而瞬间消失不见。

    “王魂,王级武魂,他竟然拥有王级武魂!”

    “这是王级武魂的气息!”

    三人双眼骤然瞪起,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急速冲来的郑十翼。

    王级武魂!

    这小子只是合一境怎么可能拥有王级武魂的?

    还有,他的武魂不是被郑天羽抽走,都说他没有武魂吗?怎么他能拥有这等武魂!

    三人愣神间,郑十翼已经冲至三人面前,手中墨鳞刀之中浓郁的黑色气息不断蔓延而出。

    六合神功!

    郑十翼单手举刀向着前方一刀斩出。

    一瞬间,雷霆击,地煞蛮灵掌,六阳魔指、雷刀破空,魔刀无极,六种完全不同的武学完美汇聚融为一体。

    大地上不断浮起的褐色灵气围绕在双臂之上,金黄色的光芒大亮,声声好似九天之外的雷鸣声骤然响起,一道仿佛能撕裂一切的光芒聚集,双臂交替击出。

    一刀之下,隐约中看起来竟像是六位绝世高手同时施展不同的绝学。

    看起来是六种不同的武学,可隐约间却又像是一招落下。

    风云变色,天地转动。

    整个天际在这一刻似乎完全崩塌,大地猛烈的摇晃起来,阵阵浩瀚的劲气余波向着四周激荡。

    这一刻,整个世界似乎都被这一刀毁灭,天地间,再无它物!

    一刀之下,三人想要躲闪可体内的武魂冲击下,根本难以动弹分毫,只能看着那无比惊艳的一刀斩落。

    霎时,血雾漫天飞散。

    猩红的鲜血带着一块块粉碎的血肉,散落在大地之上,早已成为一片废墟的别院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四周,围绕的混天剑气阵,犹如被吹散的烟雾完全消失,高空中急速下行的剑气,化为一道道黄色灵气融入空气之中。

    静!

    整个世界变得死一般的寂静,仿佛这个世界本就没有任何动静一般。

    许久,一声声粗重的喘息声传来。

    “死……死了?三位掌门死?!”

    “这……这可是三位掌门,是整个王朝最强的强者之列的存在,他们竟然被郑十翼击杀!”

    “三位掌门施展门派绝学,更是在阵法之中对敌郑十翼,竟然死了!”

    “郑十翼,他……他怎么能够恐怖到这等程度!”

    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口,忽然间,一声声惊呼声不断传出,四周众人看着手持黑色利刃的身影,心中恐怖不断的蔓延。

    “跑!”

    “恶魔,这就是一个真正的恶魔!”

    忽然间就好像是商量好了的一般,一众御虚派转过身去,向着远处飞奔而去!

    “想跑?今日,谁也别走!”

    郑十翼眼神中露出一股抹杀一切的凶光,身形一闪犹如幻影般穿梭在御虚派众认之中,疯狂挥舞着手中的墨鳞刀,一刀、两刀、三刀……

    刀起刀落,刀刀毙命!

    只是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所有逃跑的御虚派高层武者皆尽死在了墨鳞刀下。

    郑十翼扫视一眼地上的干尸,手中墨鳞刀上仿佛是吸收的太多的精血,一滴滴鲜血不断的流下。

    转过身,他向山下走去。

    刚出别院,视线中,数千上万的武者便围堵在高高阶梯之上。

    “怎么,你们也想死吗?”郑十翼右手托着血流不止的墨鳞刀,向人群中走去,双眸如同俯视蝼蚁一般,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

    四周,一众御虚派弟子看着眼前比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要年轻,却散发着无尽杀意,仿佛绝世魔王一般的是,一个个却是没有一人上前动手,都纷纷让出一条道路。

    嗖……

    忽然声声破空声响起,数把飞刀划开空气冲急速飞来,飞刀与空气的急速摩擦在半空中出现道道火星,刀头变的通红,仿若被烧红的钢铁。

    “真是不自量力。”

    郑十翼一抬手,屈指一弹,手指挥动间,空气疯狂压缩,竟在空中化为一个肉眼可见的空气弹急速飞出,坚硬的飞刀在空中瞬间碎成数快,仿佛是玻璃杯被砸碎般,散落一地。

    几乎同一时间,他犹如鬼魅般的身影穿过重重人群,右臂急速击出,一把抓住了投放暗器的满脸麻子的武者,并高高举过头顶,冷声道:“本不想杀你,可奈何你非要动手?”

    被抓住的御虚派弟子双手被提起,双脚在半空中不断挣扎着,脸色憋得通红,甚至呼吸都困难起来,愤恨的声音从嘴缝中一个个蹦了出来:“你这个魔头,人人得而诛之!”

    郑十翼看着众人那仇视的目光,嘴角一挑,笑了起来:“我是魔头?听到的都是些流言蜚语,就断定我是魔头。

    也罢,我也不和你们多说,今日来你们御虚派,我只说一件事。”

    郑十翼伸出一根手指,冷声道:“若有任何人,敢到玄冥派惹事,我郑十翼必将杀其满门,留下你们的性命就是要借御虚派之口,将我这魔名传遍天下。”

    话音落下,郑十翼右手轻轻一松,将身前的御虚派弟子放下,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话音忽然一转到:“当年御虚派攻打魔门,得了不少魔门秘籍,想来你们若是打下玄冥,同样会抢玄冥的秘籍,既然这样,那我今天也不客气了,那我便先夺走你的秘籍吧。

    听闻御虚派的秘籍都在天龙阁,告诉我在哪里。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不说,至于不说的后果,我想你们应该知道。”

    “无耻,郑十翼,你太无耻了。我们都未曾去玄冥派,你却说我们一定会抢夺玄冥派的武学,以此为借口抢夺我们的秘籍,你这个魔门孽障!”

    “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想知道天龙阁的地点!”

    “你这个畜生,有我御虚派弟子,你就休想活着离开这里!”

    “你这个魔头,早晚有一天你将死在乱箭之下,永世不得超生!”

    “绝对不能告诉他,如果让他知道天龙阁的地点,得到了门派传承功法,那整个大楚王朝就要彻底沦为他的地盘了,以后人类将永远成为魔门的敌人。”

    随着郑十翼的话音落下,四周一声声叫骂上不断响起。

    “很好?看来你们都很有骨气,不说是吗?那就从你开始吧。”郑十翼轻笑一声,目光一转落到了身前一个看起来很是瘦小的武者身上。

    矮小的武者只是被郑十翼盯了一眼,心中却是瞬间升起一种,仿佛被世间最为恐怖之物顶住一般的错觉,无尽的恐惧瞬间从心底升起蔓延全身:“不……不要杀我,我说,我说……天龙阁就在门派的顶峰,穿越过云彩遮挡的地方,便能看到天龙阁了。”

    “很好,既然你……”郑十翼微微一点头,话还未说完,远处一道冷气忽然袭来。

    郑十翼猛然转身,眼前视线中,一柄刀剑处泛着蓝色光芒的飞刀射来,再远处,一个相貌堂堂,看起来很有威严的男子正收回手掌。

    还想偷袭我?

    郑十翼身形一闪,身形急速穿过,在空气中留下一串虚影。

    后方,飞刀划过,只是从他身后最后一道虚影穿过,射中后方一个御虚派弟子身上。

    那御虚派弟子毫无准备之下被飞刀一击射中,只觉身上一痛,张开口刚刚想要说什么,却是呼吸中断,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而他似乎是要找出射杀他的凶手一般,一双眼睛犹自不甘的向着远方望着。

    远处,一道人影一闪而过,郑十翼右腿抬起,整条腿犹如一条重达万钧的钢鞭般扫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