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109章 巧获秘法
    “为什么!”女子不解郑十翼,为何这样对她。

    她撤回了手掌上的灵气,对着郑十翼的胸口,就是一拳一掌。

    郑十翼再度被震的飞了出去。

    “咦,怎么不跟刚才那么疼了?”摸着被打中的胸口,郑十翼明显感受到,这次受到的伤,明显没刚才那么重了。

    郑十翼起身走向女人,他伸手想去摸女人的面颊,却被女人抬起的手打落到了一旁。

    “我不要你可怜!我也不想见你!你给我滚!滚!”

    女人低着头,长发挡住了她那秀美冰冷的面颊,让人无法知道她的脸颊之上是否挂着泪珠。

    郑十翼只能感觉到女人那曾经冰冷如冰的声音,如今在颤抖,虽然她在努力控制,却依然无法完美的控制自己的声线。

    “我走了你岂不是更孤独了,你都舍不得打我了,我才不会走呢。”郑十翼摇了摇头,又屁颠屁颠的向女人走去,“把心中的情绪,发泄到我身上就好了。”

    “给我滚!”

    女人眼中充满了愤怒,郑十翼才刚刚靠近,她又一掌打在郑十翼身上。

    郑十翼再度向之前那样倒飞出去,相比于之前,郑十翼受到的伤更轻了。

    “嘿嘿。”郑十翼揉着胸口,再一次屁颠屁颠的向女人走了过去。

    “给我滚!”

    郑十翼就这样,一次次走到女人面前,一次次被女人打飞,直到女人觉得打下去没有什么意义,她才停了下来。

    女人眼中一直有泪珠在打转,最终,女人终于因为抑制不住,痛哭了出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为什么!”

    郑十翼蹲下身,将手搭在女人的身上,把她拥入了自己的怀中。

    女人再也没了之前的倔强,将头倚在了郑十翼身上,摇晃着脑袋,无力的说道:“你就算对我再好,我始终还是会害你的。你不能对我好。”

    郑十翼紧紧抱着女人,拍打着她的肩膀,微笑着说道:“没有关系,我不怕。”

    简简单单的七个字,却表达出郑十翼对亲人的理解、宽容,是无限度的。

    女子鼻头一酸,大股大股泪水,从她眼眶中涌了出来。

    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这样的话。听到这话的刹那,她仿佛什么都不怕了。

    但女人心里也明白,她不能让郑十翼,卷入到混乱的纷争中来。

    女人渐渐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她挣开了郑十翼的怀抱,向郑十翼说道:“你回去分别看八珍仙录、玉皇幽诀……太初灵卷等十本功法。”

    “第一本功法,看第十个字,第二本看第九个字,依次递减,直到第十本书。将这十个字,连起来便是我给你的功法中缺了的那一段。”

    “你今后也不要来了,也别给我买食物过来,更不要在别人面前说,见过我。你走吧。”

    女人朝郑十翼下完逐客令,便转过了身。

    郑十翼一脸疑惑的看着女人,问道:“那你跟我说说,你刚才是怎么了?”

    “我的事,你知道的越少越好。你出去以后,也最好不要打听我的事!”女人回身给了郑十翼一掌,一掌将郑十翼打进了湖中,郑十翼立马被湖中的漩涡给吸了进去。

    在郑十翼走后,女人脸上划出两条长长的泪线,呆呆的看着墙壁上的锁链自语着:“钟元那贱人,不是你能对付的了的,你卷入进来,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在经历漩涡中撕扯之力的折磨后,郑十翼又被弹出了水面,重重的砸在了先前跳下的地方。

    “你不告诉我,那我自己去打听。”郑十翼拧干了身上的水渍,从地上站了起来,朝着家里走去。

    郑十翼回到家时,吴冬跟一名陌生弟子,正坐在他的房间中。

    吴冬一进门,那名陌生弟子,就站了起来,将一封信向他递了过来,“郑十翼,这是我们老大的信,你看看吧!”

    郑十翼拿手指挑出信纸,不由得对映入眼帘的字挑起大拇指,漂亮!这字不只是漂亮,其中更蕴含着一股气质,那是自信的味道。

    【第一:去山门前跪下认错二十个时辰,第二:跪完之后来见我,做我仆人。】

    简单的一句话,配上霸气的个性签名:俞伟!

    郑十翼有些恍惚,本以为俞伟会让自己什么自废武功,或者自杀之类的话,却没想到死了个弟弟的他,居然在信中完全不提!好似……他根本便不在乎俞岩的死活!

    这封信虽然很短,郑十翼却能够感觉到,对方发来这封信,真不是因为俞岩的关系,仅仅只是因为对方觉得,威严被冒犯了!

    只是……郑十翼掂量着手中的信,很是不爽的撇了撇唇角,跪下认错?还要做奴隶?开什么玩笑呢?真敢找麻烦,我便能借口去三关堂走一圈,把他一起解决了!

    “跟你们老大说,我无意同他为敌。俞岩的死,是他自己找死……”

    “伟哥说了,俞岩死在你手里,是他废物!既然是废物!还不如早死!省的以后给俞家丢更大的人!你犯得罪,是挑衅我们伟哥的威严!”送信之人面带得色,对强行打断郑十翼的话很是自得,毕竟在如今的玄冥派,没多少人敢这样跟他说话了。

    “我们伟哥说你错了,你就是错了!”

    郑十翼抬手揉着太阳,碰到这种不讲道理的人,真是令人头疼啊!若不是自己战力够强,当日在沼泽之中早就死在俞岩手里了!这俞伟不可能不知道……

    那次凝泉,若非丁悦及时将俞岩派来偷袭之人干掉,自己现在早就是一个死人了!这俞伟想来也应该知道!自己的命,还不如对方的尊严来的重要?

    郑十翼抬眼看向门外的空旷地带扯着嗓子喊道:“执法堂的人,给我出来两个,这个家伙赖在我房间不走,你们看着办吧。”

    送信之人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作为俞伟的小弟,从来还没有谁敢不怂的!,这个家伙,竟然让执法堂的人,赶人?

    很快,空旷的大路上,居然真的凭空冒出了两名身穿执法堂服装的武者。

    这两人的面色不是很好看!

    作为盯梢者的一方,如今俨然成为了被盯梢者的免费小弟,这种感觉……换谁都会有一种吐血的冲动。

    两名执法堂的武者行动很快,几步来到郑十翼的院门前,对着那位趾高气昂的送信者,没好气的晃了晃手中的镣铐说道:“过来带上吧……”

    “郑十翼!你敢这样对我王云强!你会后悔的!”送信者嘴上叫的非常凶厉,身体却非常诚实老实的走出了房间,乖乖来到了执法堂的人面前。

    打三关这件事情,王云强也还是知道的,执法堂拿郑十翼没办法这件事情,他也是清楚地,在这里纠缠下去,真闹到三关堂的地步!俞伟大哥出面都可能不是很好用了!仅仅只是执法堂的话,到了地头上……自己也就被放了。

    吴冬看着王云强那离去的背影,面色紧张的说道:“想不到,俞伟真的给你传话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郑十翼皱眉,耸肩叹气的苦笑:“难道真去山门前跪下吗?还是给他做奴隶?这条件没法接受啊!若只是道个歉,赔他百两魂石,我可能都会捏着鼻子认了。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在外门,他恐怕还不是很好动手。”吴冬面色很是严肃的说道:“比起那个,更麻烦的是即将到来的新入门弟子考核。”

    “你还记得三关堂那里被你弄死的徐飒吗?他哥徐谦便是这次考核的主考官。

    我听说,他最近正在找人,准备在入门考核时,对付你。”

    “现在所有人都不敢来找你麻烦,因为,他们怕你去挑战三关。可是到了考核的时候就不同了,徐谦可以正大光明的对付你。”

    “这倒是件麻烦的事。”郑十翼微微皱了皱眉,这年头不怕跟人正面硬碰硬,在有门规的前提下,自己手握三关堂这个大杀器,便是俞伟都要考虑考虑。

    最怕的,就是别人也可以利用门派的规矩,来完成一些无耻的报复方式。

    考核的主考官!这种权力,便是放在一头猪的手中,它也该知道如何利用规则收拾人!

    徐谦,显然不是一头猪!能够进入内门的人,定然是很聪明的人!这些权力规则被他掌握时,恐怕能被他玩出花来吧?

    “看来,在入门考核之前,还是要努力提升修为才是王道。”郑十翼手指轻敲着桌的边缘淡淡说道:“只要有足够的战力,任何诡计都能破开。”

    吴冬深以为然的点动着头说道:“是啊……尽量提升吧。”

    离入门考核还有一段时间,郑十翼想在这么短时间内提高实力,单凭修炼还不够,更需要与别人进行殊死搏斗才能做到。

    如何才能有这种地方?郑十翼端坐沉思,脑海中想起了地牢,那让自己领悟拳意的地方。

    “去地牢……”郑十翼走出房间,朝地牢方向走去。还没等他走几步,便看到了丁悦摆着一张冷脸的说道,“我陪你练。”

    “你?”郑十翼有点惊讶,丁悦为何会知道自己的想法。不过,丁悦的战力确实有够……变态的!她若是来做陪练,确实很不错!

    丁悦点了点头,将长剑从背上抽了出来,警告道:“我的伤已经痊愈,你要想活命,就拼劲全力吧!”

    “唰!”

    话还没说完,丁悦已如鬼魅般出现了在郑十翼跟前。泛着寒光的长剑,毫不留情的向郑十翼的咽喉扎刺。

    八荒步!长剑几乎是擦着郑十翼的咽喉过去的,若是再慢半分……喉咙上真的会出现一个透明窟窿!

    好险!这是陪练还是来要命的啊?郑十翼惊出一身冷汗,还未来得及喘一口气,那长剑再次出现在了他的咽喉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