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483章 悬赏消息
    最重要的是,血狐生性狡猾,所以它的感知能力极强,相信以她现在的修为,她的感知能力甚至已经可以接近通明。

    或许在自己未曾进入通明的时候,她能在自己抬手的瞬间便能提前预测到自己的攻击位置。

    只是如今,自己已经领悟通明,不说她能不能感知到,即便能那又如何?

    她如今的修为境界太低了。

    钟元粉嫩的手指上,指甲急速生长,恍惚间,竟化为了十道锋利的刀刃,急速蹿来。

    她的身体压的很低,几乎到了与地面平行的状态,双腿前后分开,右腿猛然蹬地,身体瞬间化为一条血红的狐狸,背后划出一道红色残影。

    眨眼间,钟元已冲到身前,右臂高高举起,手中突然张开,五道寒光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而出,猛然挥下,五根如刀子般锋利的指甲竟将整个空间瞬间割破,留下五道明显的裂痕。

    太慢了。

    郑十翼看着钟元的动作,无比从容的向后退了一步,手臂微微抬起,向着身前一拳击出。

    看似随意的一拳击出,一道道金色的电弧闪耀而去,声声好似九天之外的雷霆声响起,道道声音连成一片,震的人心神巨颤。

    钟元顿觉四周的空气似乎是瞬间凝固住,阵阵劲风袭来,吹的她的身形都变得不稳起来。

    她甚至都没有看清眼前郑十翼的动作,胸口处一阵剧痛已经袭来。

    郑十翼的拳头重重落在钟元胸膛上,一拳之下,狂风凌厉,地面上青草被连根拔起,撕碎在半空中,一股浓重的草腥味弥漫空气之中。

    强横的拳力将她整个人瞬间轰飞出去,飞行二十多米之后,将一颗参天大树完全撞断,直接摔在地面之上,硕大的树干骤然落下,直奔她的身体砸落下去。

    巨树倒下,钟元的身体再次一震,看着眼前与地面灰尘混杂一起的木屑,目光之中已是一片呆滞。

    合一境后期,郑十翼他竟然已经达到了合一境后期,而且还是合一境后期之中绝对无敌的那种!

    这才多长时间,他怎的就成长到了这等地步!

    怪不得,怪不得之前自己警戒的时候,还奇怪,怎的那么久的时间魏冉都没有解决郑十翼,原来如今的郑十翼已经不是之前的郑十翼了。

    曾经,他在自己面前连蝼蚁都算不上,自己是他想要仰望都无法仰望的存在。

    可这短短的时间内,如今,自己竟是要仰望他?

    他……这才短短你的两年多的功夫罢了。

    为什么?

    为什么如此之短的时间内,他能够成长如此之多,他究竟得到了什么奇遇!

    当初,如果当初自己能够再狠辣一些,那奇遇都将是自己的!

    如今合一境内无敌的人也会是自己。

    可是……

    郑十翼脸色平静的犹如无波古井般,走到中原身前,低头看着这个曾经可以轻易灭杀自己的狠辣女人,低声道:“你在我眼里连一粒尘埃都不如,你以为你还是当年的你吗?我现在不杀你,是要把你带上玄冥派,给门派一个交代。我方才没有下重手,你还可以站立起来。现在跟我走。”

    郑十翼说完起身向着前方走去,根本不管后方钟元有没有跟上。

    钟元看着郑十翼的身影紧紧跟了上去,现在,如果跑只有死路一条,跟上郑十翼若是路上有什么意外发生,还有逃命的机会。

    两人一路前行,路上,郑十翼还特意做了个斗笠。

    景寿州城内,热闹的街道上,车水马龙,各种小贩叫卖的声音更是响彻云霄,一片繁荣,但在繁荣的表象中都透着一股紧张的状态。

    无数身穿各个门派服装的武者,手持利刃穿梭在街道中,道路两旁的墙面上一贴满的悬赏告示。

    郑十翼远远的扫了一眼告示上的内容,斗笠下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笑容,一百万两魂石,这可是一个城好几年的开销,自己这颗人头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值钱了。

    “两位客官,需要住店吗?”

    一旁一道带着恭敬的声音响起,一个肩膀上搭着白色毛巾的小二。

    “恩,住店。”郑十翼轻笑着点了下头,这店小二倒是机灵,自己两人只是走过,他便已经能够看出自己两个人要住店。

    一旁小二弓着腰,将搭载肩膀上的毛巾一甩,对着驿站内,扬声道:“贵宾两位,住店!”

    两人走入驿站内,便被带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内,郑十翼将斗笠摘下放在桌子上,倒了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屋外便传来几个陌生的声音。

    “你听说了吗?玄冥派那个叫郑十翼的,居然是魔门的继承人。”

    “是啊,现在他可是公认的第一魔头了,没看皇城都悬赏了吗,一百万两魂石,这是多么大的一步财富啊!”

    “钱算什么,听说抓到郑十翼,便能封官割土,那才是真正的奖励,只是郑十翼那种人,是一般人能抓到的吗,就咱们这种的碰到他,岂不是送死。”

    “说的也是,我还听说郑十翼的一个兄弟,好像叫什么周响的吧,去参加十门会盟,直接被逼问郑十翼的下落,那小子致死不说,结果就动起手来了。”

    “动手?那不是找死吗?”

    “若真是像你们想的那般我也不会说了,据说那个叫周响的硬是冲出来!是一个人!”

    “这……他一个人,这也太恐怖了。不过,即便他冲出来也没用,现在只要与郑十翼有关的人,都要跟着倒霉了,谁让他是魔门继承人呢。”

    听着屋外传来的议论声,郑十翼将茶杯放在桌子上,心中微微一叹,没想到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甚至还牵连到周响!

    原本想在京城,稳稳的把仇给报了就行了,却因为魏冉将本焕杀死,焚烧他一身精血,嫁祸到自己身上,导致被清文院高僧和三皇围杀,迫使自己使用杀戮战境,落到这般田地,世道变了,还不知道之后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我还听说,现在各大门派都在召集人马呢,据说要攻打玄冥派,逼迫玄冥派交出郑十翼,若不交人,便将玄冥派彻底荡平!”门口,声音再次响起。

    郑十翼斗笠下的面色顿时一寒,联手攻打玄冥派!

    自己是魔门继承人与玄冥派又有什么关系!

    他们这分明是找借口欲要覆灭玄冥派。

    玄冥派在十门里是垫底的水平,怎么可能挡住其他众多门派的围攻!本想将钟元带回门派,交给门派处理,现在他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自己更不能在回门派,门派不能因为自己而灭亡。

    如今唯一能救门派的也只有一个方法了,公开脱离玄冥,让其他门派没有任何借口光明正大的攻打玄冥派。

    钟元听着门外不断传来的声音,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目光自然的看向郑十翼,忽然开口道:“感觉怎么样?被众人通缉的感觉不错吧,如果我是你,肯定找个没有人发现的地方自生自灭了,省的被众人抓住,将你羞辱到死。”

    郑十翼缓缓起身,笑着走向钟元:“既然这样,留你也没有什么用了,本想将你带回门派,交于门派处理,但现在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

    “你要干什么?”钟元脚步下意识后退一步,目光中透出一道深深的恐惧。

    郑十翼右手摸着身后的刀柄,轻笑道:“当然是杀你。”

    “杀我?你疯了吧,杀我对你没有任何意义。”钟元狐媚的脸上明显露出紧张之色,慌忙开口道:“我的实力也不弱,带我回玄冥,我还可以帮助你一同守卫玄冥派。我还可以做你的奴仆……”

    “我已经决定脱离玄冥,省的为门派召灾,至于奴仆?我可没有兴趣收你这样一个,当面叫主人,背后却咒骂的奴仆。”

    郑十翼话语刚落,右手便猛然挥下,锋利的刀刃瞬间从钟元脖颈处斩过。

    没有任何的嚎叫声,钟元的身体从身体被一分为二,墨鳞刀瞬间将她体内喷出的精血一滴不剩的完全吸收。

    “如今,各大门派要围攻玄冥派,自己要尽快将脱离玄冥派的消息散播出去才可以,只有这样才能让门派免遭浩劫。”

    郑十翼起身,向着客栈外走去,刚到一楼,便听到一旁几个围坐一座的武者的讨论声传来。

    “没想到那个郑十翼居然是魔门继承人。不止是各大门派要除了他,听说就连郑家祖地都要借此机会除去他。”

    “郑家自然会动手的!郑家的与郑十翼的恩怨,谁人不知?更何况郑十翼毕竟是从郑家出来的,想这种魔门妖孽,郑家自然会出面清理门户的,否则郑家也脸上无光”

    “不止是各大门派和郑家,现在就连清文院都人都出动了,听说郑十翼杀了本焕大师,那可是清文院的大师,清文院是一定要讨一个说法的。”

    郑十翼听到清文院三个字,突然停住了脚步,深吸一口气,本焕是了然的师傅,当日在紫罗千界中若不是有了然拼死相助,恐怕自己早就死了。

    如今,世上疯传本焕是被自己所为,了然是自己的朋友,看来去一趟清文院,和他聊聊这件事,只是去之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