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473章 第二种魂种
    恍惚间,两种力量竟变得没有之前那样暴躁,异样的横条竖条在两个力量之间穿梭,仿佛在调和着两个力量之间的差异,不一会,丹田中间,竟出现一道屏障,两股力量被完全分离,变的平静下来。

    武魂,自己的第二种武魂,难道终于要出现了!

    郑十翼心中忽然生出一股喜意,慢慢的全身灵气开始恢复,甚至比之前还要强了一分,本已经变的模糊的视线也渐渐清晰起来,呼吸变得平稳起来,身上不断裂开的伤口也不再出现,一切仿佛都恢复的常态。

    什么!他竟压制住了佛光?

    本焕身子骤然一颤,双目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一如常态的郑十翼,他压制的佛光?

    那可是佛光!自古至今,佛魔不相容,这是千万年来不变的事实,如今,佛光以及魔道全部聚集在他的体内,他竟完全压制住了佛光和魔道的冲突,最重要的是,从他体内散发出的灵气来看,他的修为没有丝毫降低,甚至还有明显的提升,这简直就是在颠覆世人对世界的认知!

    郑十翼,他怎么可能做到,他怎么能做到!天下间,怎么有人能够做到!

    本焕感觉自己整个人似乎都要崩溃,疯魔,这等事情,这等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你何必要这样逼我……”郑十翼缓缓站起来,脸上露出一抹苦笑,这老和尚是让自己受了不少罪,但他一心想消除自己体内戾气,并没有想要杀自己,甚至还将精血打入自己的体内,也是用心良苦。

    何况,他还是了然的师傅,自己又能如何。

    本焕似乎完全疯癫了一般,一直到郑十翼的声音响起,这才渐渐清醒过来,双目渐进恢复清明,看着眼前的郑十翼无奈叹息一声道:“老衲是真心为施主好。”

    “你对我的好,我能感觉的到,可你要帮我消除戾气,也要经过我的同意吧。”郑十翼心平气和的开口,语气中听不出任何的愤怒。

    “老衲……”本焕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可由于了一下还是叹道:“罢了,是老衲着相了。只是施主,虽然老衲不知道你如何将两股力量稳定住的,但这绝对不是长久之计,自古佛魔不相容,老衲劝你还是将魔道引入金光中,只有这样才能避免你堕入魔门,才能保住你的性命。”

    “大师的心意,十翼能够理解,现在力量已稳定,就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吧。”

    “也罢。”本焕闻声微一点头,右手从怀中掏出一本书册,语重心长道:“施主,这是老衲钻研佛学五十年的体会与心得,还望施主能读一下,也希望施主能尽快消除体内魔道,以施主的悟性,只要消除体内魔道,专研佛法,不出两年便会金光再现的。”

    “我考虑一下。”郑十翼接过书册,简单翻阅一下,便放入的怀中,他能够感受到本焕与之前自己遇到除了清文院之外的那些和尚的不同。

    “如今,老衲消耗半身精血,已无法压制施主体内戾气,如果没什么事,老衲先走了。”本焕左手立放在胸前,行了一个佛家之礼,随之转身向外走去。

    “大师,我送送你。”郑十翼走到本焕身前。

    “施主不必远送。”本焕再次点头谢礼,便向院外走去,只是不知怎么的,越看越感觉他的背影比来时多了一些什么不同之处,似乎是苍老?萧索?还是其他?

    郑十翼目送本焕远去,便从倒塌的废墟中走出,来到一侧的修炼室中,盘膝而坐,方才迷离状态下,自己看到了那第二个魂种的跳动。那形式轮盘的东西莫非便是自己的第二种武魂?

    倘若不是它突然出现,恐怕自己早就死了。

    第二种魂种,不知它是否又是如同之前一般出现刹那便消失不见,还是要真正的出现!

    郑十翼心神合一,内视丹田,努力寻找着刚才一瞬间的感觉,慢慢的犹如轮盘的东西再次出现,横条竖条再次飞起,落在体内两股力量之上,渐渐的两股力量变的更加稳定起来。

    魂种,自己的第二种魂种终于再次出现了,只是,似乎根本没有完成化作武魂的迹象。

    自己的第二种武魂,究竟是什么武魂,竟能够同时压制佛光以及魔气。

    郑十翼陷入沉思之中。

    不知不觉,一夜时间已过。

    第二天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打在郑十翼的脸上,他双臂展开慵懒的伸了个懒腰,一夜的调息,两股力量以完全稳定下来,看来不会再有相互排斥的效果出现了。

    “咔嚓!”

    突然,紧闭的木门瞬间破碎成一块块木屑散落在房间中,十几个身穿僧服和尚气势汹汹的的闯了起来。

    “郑十翼!出来!”

    郑十翼眉头皱起,抬头看着碎裂的木门,目光一转看着眼前的一群和尚,忽然笑了起来:“昨天晚上来的大师却比你们有素质多了,同样是清文院的僧人,他可以称为大师,而你们,你们只是一群和尚罢了。”

    “孽畜!”人群中手持戒棍的和尚似乎根本就没有听郑十翼的话,手棍往地上一顶,大叫道:“跟我回清文院受审!”

    “受审?当真是好笑,你们算什么东西,又有什么资格审我?”郑十翼豁然站立起来,伸手指向对方:“你们只是一群和尚,除了你们寺院的僧人,你们又有什么资格审问他人?”

    “孽畜,还敢诡辩!今日,老衲便要带你回清文院受审,至于老衲有何资格,等到了清文院你便知道!”

    手持戒棍的和尚,手腕一抖,戒棍拨动地面,整个人像是踩了弹簧一般,一瞬间来到郑十翼身前,体内狂霸灵气骤然冲出,包裹在戒棍之上,猛然劈下。

    郑十翼脚下急动,身形一闪躲到一侧,冷声道:“是吗?那我也可以说,我也要审问你,至于原因,等你下了地狱,你自然会知道原因。”

    地煞蛮灵掌!

    郑十翼体内灵气骤然爆发,一道道褐色大地之气吸入右臂于体内灵气融合,猛然轰出。

    不对。

    这些人一早便来寻自己,口口声声说让自己受审,应当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却是要再问一下。

    郑十翼出手之下,忽然反应过来,手臂微微一收,一半气息收回,以五成功力击出一掌。

    半空中,一道两个人大小的褐色掌影浮现,四周空气在掌影的急速前进下压缩发出一声声爆裂的声音。

    十几个清文院的和尚,身体仿佛是被山岳击中一口口猩红的鲜血从嘴中吐出,身体急倒飞出,两次后退七八步,才勉强停住了身体,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一抹惨白之色。

    郑十翼将众人击退,这才收回击出的右掌,摇头道:“我已手下留情,不想与清文院为敌,更不想闹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事?”人群中一个和尚指着郑十翼,暴喝道:“你自己干的好事,还问什么事?”

    “我做了什么?当真是奇怪,你们说清楚,我……”郑十翼刚刚开口,话还未曾说完,一侧一个清文院的僧人忽然一掌拍来,手掌直冲脖颈而来,阵阵杀意更是弥散其中。

    “还下杀手。”郑十翼眼眸中划过一抹杀意:“别以为是清文院之人,我便不敢杀你们!”

    话音落下,整条手臂上绽放出刺眼的光芒,空气中一串雷暴响起,声音之大慑人心魄。

    雷暴声中,更是夹杂着一道可斩破一些的锋芒气息。

    几乎是同一时间,半空中三道掌影突然出现,直奔他面门而来。

    “砰!”

    一声惊天巨响传出,声音之大,仿佛远古战场之战鼓被那巨灵神敲响一般,声音传荡而起,震的四周的空气产生阵阵肉眼可见的波动。

    拳掌碰撞瞬间,一阵劲风卷起,突然出现的掌影往后一退,紧接着,另外两道掌影再次袭来。

    “砰!砰!”

    郑十翼双拳急速挥出,与凌空而来的两掌相对,两个强大的对冲力骤然爆破,脚下青石板瞬间爆裂,碎石夹渣着泥土向四面八方飞溅出去。

    三道忽然袭来的身影被这力量震开,暴退三步,才停住了脚步。

    好强的力道!

    郑十翼身子猛然一晃,向后连退了三步这才稳住了身形,体内全身经脉内的血液更是瞬间变的无比炙热,仿佛被烧化的铁水一般疯狂沸腾起来,一股无法言喻的钻心刺痛传遍全身,整张脸甚至因为这痛楚而变得扭曲起来。

    这……只是如此一击,怎会这般!不对,是佛光和魔气,他们再次碰撞起来!

    昨日自己分明已经压制住了佛光,怎的如今这两种气息再次交织在了一起!

    难道是因为,自己突然之间调动的灵气太多缺少了压制,这才导致佛气活跃,还好,方才也只是冲击了一下,佛气与魔气并未如同昨夜一般争斗,否则不需要三人出手,自己便会重创!

    还有这三个人,他们又怎的忽然出现,他们又是什么身份。

    郑十翼缓缓抬起头闲着对面望去,视线中三人皆一身皇族所特有的服饰,尤其是中间那个看起来六十岁左右的老者,黄色灵气在身体四周围绕,全身散发出恐怖的让人几乎难以呼吸的威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