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467章 祖地来人
    “李队慢走。”郑十翼轻轻笑了起来。

    听到郑十翼一句话,李立悬在嗓子眼的一口气这才平复大半,连忙转头向别院外跑去。

    郑远看着李立远去的身影,连忙大声喊道:“李队,事情还没处理完,您不能就这么走啊!他……他不是我们郑战府的人。”

    李立听着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离开的脚步又快了一分,处理?有郑十翼那血修罗在,还想怎么处理!

    郑十翼,那可是连太子都敢重创的人,自己有多少小命够他砍的!

    郑十翼走到郑远身前,右脚踩在他的断臂伤口上,慢慢蹲了下来:“现在咱们可以好好聊聊了吧,祖地在哪里?”

    深入骨髓的疼痛使得郑远整个身子都拱了起来,杀猪般的嚎叫声,在破碎的别院中回荡起来,他双眉不断抖动着,咬牙切齿,迷离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郑十翼,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怒骂道:“畜生!有本事就杀了我,想要知道祖地的事情,别做梦了!”

    “杀你?岂不是便宜你了。”郑十翼脸上划过一抹玩味的笑容:“不知京城有没有裸体倒挂在家族门口的事情,最后一遍,祖地在哪里,不说,那就是你的下场。”

    “你敢!”郑远迷离的眼神变得凶狠起来:“你得罪的不是我郑远一人,而是整个郑府,祖地若知道此事,绝对不会放过你!”

    “也好,要的就是那样的效果,省的我再去找他们了。”郑十翼无所谓的耸耸肩,将郑远完全扒光,从腰间掏出一根麻绳,拴在右脚上,右手拎着麻绳,郑远落在地面上摩擦,留下一道道明显的血迹。

    不一会,郑家所有武者便全部吊在院墙之上。

    “你……郑十翼,你是在找死!”

    “郑十翼,郑家不会放过你的!”

    “快快放我们下来!”

    “郑十翼,你……”

    郑战府众人一个个全身被倒挂在墙上,一个个脸涨的通红,他们可是郑战府的人,什么时候这么丢人过。

    被脱光衣服挂在外面被人当猴子看!

    事后,他们还怎么在京城混,在外面还有什么脸面!

    外面,附近的之人看着郑家墙上,一个个被倒挂起来之人,一瞬间完全懵了。

    “真……真有人来郑家闹事!”

    “居然能以一人之力,打倒这么多郑家的武者,这家伙是什么人?”

    “这还用问!和郑家拥有这么大仇恨,还能这么强的人,除了郑十翼还能有谁?”

    “郑十翼?怪不的下手这么狠毒,将郑家人都打倒也就罢了,居然还脱光了,倒挂在院墙上,这是多么大的羞辱啊!”

    “这么做无疑是公然挑衅郑家的威严,以郑家的做事风格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这绝对是不死不休之局!”

    街道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很快事情便传遍的全城,更传到了京城皇族的耳中。

    密室之中,一个身穿深棕色华服,身体壮硕,手边放着一把宝剑的武者,转头看着一侧,端坐在黄色坐垫上,双目微闭修炼的武者,感叹道:“太子殿下,郑十翼到京城了。

    他实在太过狠辣,不但打掉了郑府,还将郑府所有人都脱光了吊了起来,这种事在京城从未发生过,导致整个京城如今都人心惶惶。”

    “狠?”项天握着断臂,冷笑起来:“敢断本太子一臂,这才叫狠,他连太子都敢动,还有什么不敢的。”

    项天睁开双眼,缓缓抬起头,看着一侧的武者,命令道:“传令下去,盯住郑十翼,不日本王便能出关,第一件是就要找郑十翼断他四肢!”

    郑府门前吊挂裸体的事情闹的满城风雨,很快便传到了郑家祖地,族长会议厅中,各种怒骂的声音骤然响起。

    “族长,郑十翼欺人太甚,简直是不把郑府放在眼里!”

    “这是公然挑战郑家的威严,绝对不能放过那个家伙!”

    “郑家屹立多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事情,郑十翼居然做出这样过分的事情,简直是找死!”

    “发生如此事情,我郑家的脸面何在!以后,其他家族又会如何看我们郑家!这不是在打我们郑家的脸,真是骑到了我们头上,要……总之诸位明白什么意思,郑十翼他必死!”

    房间内围挤着十几人,目光纷纷投向一侧,一个手持毛笔,在纸张上不断摆动的老者身上:“族长,郑十翼这是在挑战家族威信,不能轻易放过他。”

    郑德胜将毛笔放下,目光扫视众人一眼,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平淡:“如今郑十翼的事情不容小视,郑天羽闭关,不能应战,不过,也不用担心。”

    郑德胜微微歪头,目光看向身边,一个四五十岁的武者,低声道:“郑威,郑十翼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众人望眼看去,郑威双手背在身后,健壮的身体呈现出一个倒三角,眼神一扫,眼神中一股强大的杀气犹如脱壳的剑从众人身上划过,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从内到外散发出的血腥味,即便是相隔数十米都能被震撼到,整个人仿佛是从血池中爬出来的一样,使得不敢轻易靠近。

    房间中,一个脸上带有刀疤的老者,右手摸着额下的白须,感叹道:“郑威,合一境巅峰的强者,拥有毒蛇武魂,实力极强,是族长身边的贴身护卫,没想到族长为了除掉郑十翼连他都用上了。”

    “如今郑十翼已不是曾经的废物了。”一个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一抹欣赏的表情:“派郑威去是再适合不过了,郑威曾经合一境初期,便依靠熟练的武魂技巧,连跨两个境界击败了合一境后期的高手,如今进入合一境巅峰,想来更是不同寻常了,只是那郑十翼……”

    话音到了后面没有再说,可在座众人都明白他的意思,如今的郑十翼实力之强,恐怕不是只是派一个郑威便能解决的。

    突然,郑威身后影子变化起来,渐渐的漆黑的影子居然化作一个人形出现在郑威的身前,男子尖嘴猴腮,脸上带着阴险的笑容,看了一眼身边的郑德胜。

    “族长,郑威兄实力虽强,却未必是郑十翼的对手,恐怕无法做到万无一失,倘若我与郑威兄联手,躲在他的影子下,伺机而动,出其不意,杀死郑十翼便轻而易举。”

    郑天宁!

    刚才发话的老者,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没想到郑天宁竟一直躲在郑威的影子中,他拥有的可是罕见的鬼影子武魂,传闻当鬼影子武魂修炼到最高境界,可以永久躲在一片树叶的阴影之中,并可以在阴影中穿行,杀人于无形。

    但在修炼过程中,长时间躲在影子中,会被暗影彻底吞噬,永远无法脱身,以他现在的修为能躲在影子中一个时辰,虽然只是区区一个时辰,对付郑十翼足够了。

    “既然如此,你就于郑威一同前往。”郑德胜看着桌子上的纸张:“记住,事情一定要闹大,上擂台是最好的方法,要让京城的人都知道,得罪我郑府的下场。”

    “是!”

    两人拱手告辞,便挑选快马来到京城郑家府地,未到郑府门口,郑天宁便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别院内缓缓流出,立时化作一道黑影,躲在郑威的影子之中,低声道:“我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将郑十翼引上擂台,速战速决。”

    “明白。”郑威微一点头,走过拐角,来到郑府门口,视线中,吊挂在院墙上的郑家众人,在太阳的暴晒下全身裂开了一道道伤痕,全身都是被晒干的鲜血,每个人瘦的都和干尸一般,完全没有人形。

    “没用的废物,家族的脸都被丢尽了!”

    郑威低声骂了一句,自然下垂的双臂,五指轻轻一弹,一道道犹如刀刃般的空气闪出,瞬间将院墙的绳子全部隔断,郑家众人纷纷落地,但在数天的暴晒和倒吊下,所有人都像是死人一般,趴在地上,早已完全失去了意识。

    “快看,门院上的裸体被放下来了。”

    从街道路过的几个男子,看着眼前的一幕,便纷纷停住脚步,在远处观察起来。

    “看来是郑府得到了消息派人来了吧。”

    “快看,那家伙穿的不就是郑战府的衣服,看来这次是专门来处理这个事情的。”

    “郑府在京城的驻地,被搞成这样,郑战府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看来这下有好戏看了。”

    郑十翼清楚的听到别院外议论声,起身走了出去,目光瞬间锁定在前方身穿祖地服装的中年男子身上,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郑天羽这么怕见我?”

    郑威没有回答,只是伸出右手指了指地上郑家众人:“这些都是你干的?”

    “是又怎样?”郑十翼无所谓的耸耸肩,心中却是一动,眼前这人是从祖地而来,说不定可以从他嘴里得到一些关于祖地的情况。

    “郑十翼,你身为郑家弟子,竟对同族大打出手,甚至将他们悬挂在院墙上,一直以来家族对你以十分宽容,没想到你竟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郑威一脸正气凛然的开口叫了起来,杀郑十翼自要显示他们郑家的光明以及况荣,更何况族长要在擂台上杀掉他,自然就需要一些理由来维护家族的名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