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465章 下毒
    “他来了。”郑远似乎并没有露出什么吃惊之色,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般,他甚至还悠闲的吹了吹茶杯中漂浮的茶叶,细细品了一口,这才淡然自若的道:“传令下去,不要抵抗,放他进来。”

    “堂主!郑十翼此行不善,不能放他进来啊!”郑教头闻声大骇,连忙开口惊呼起来,堂主不可能不知道郑十翼的目的,他应当是想打掉家族在京城的驻地,逼迫郑天羽出来,如果让他轻易进来,事情就麻烦了!

    “放他进来便是。”郑远右手指了指郑教头,吩咐道:“你去准备一下,点上摄魂香和辟寒香。”

    “点这种香?”郑教头先是一惊,随后脸上露出一抹了然之色,摄魂香和辟寒香两种香,任意一种单一拿出都是极好的熏香,不过,两种香一旦融合,便会产生一种剧毒,虽然自己不清楚这剧毒的成分,但听说毒性很强,即便武者修为再高,一旦中毒,那就犹如鱼肉,任人宰割了。

    怪不得堂主如此淡定,原来是早有了对策!

    “以如今郑十翼的修为,也只有这香才能要了他的性命。”郑远将手中茶杯往桌子上一放,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担忧:“只是这香的毒性太强,即便有解药也不能点燃太长时间,否则将会损伤经脉,放他进来,听我口令行事。”

    “是。”郑教头手脚很麻利,但刚将两株香点好,郑十翼的身影便出现在房间的门口。

    “坐吧。”

    郑远看到郑十翼并没有起身,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指了指一旁的座椅,离毒药生效还有一点时间,郑十翼实力太强,在毒药生效前,不能轻举妄动。

    看着郑十翼坐在座椅上,郑远目光看到一旁的管事,吩咐道:“给郑少爷上茶。”

    “免了。”郑十翼双臂自然搭在两侧扶手上:“我是来问事的。”

    郑远淡淡的看了郑十翼一眼,轻笑道:“什么事,不妨直说。”

    “郑家祖地的事情,你应该有所了解。”郑十翼没有任何掩饰,直接开口道出了此行的目的,以如今自己的修为,没有必要与他们拐弯抹角了。

    “祖地的事情,自然是有所了解,只是……”郑远欲言又止,脸上故意露出为难的表情:“郑少爷应该很清楚,祖地不是什么人都去的,只有为家族立过大功,有重大贡献的人才能去。

    不过,我知道以你现在的修为,立些功倒不是什么难事,到时候自然可以获得令牌,前往祖地的。”

    有毒?

    突然,郑十翼感到一股使人心神舒畅的清香进入体内并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到全身的经脉之中,

    咚咚……

    体内,龙衍草武魂快速跳动起来,每跳动一下便释放出一股强大的吸力,进经脉中的毒气吸入武魂中,完全化解。

    郑十翼感受着武魂的跳动,脸上露出一抹冷笑,笑容中还透着一股嘲讽的意思,这就是所谓三大隐世豪门的郑家?自己独自一人前来,竟然偷偷下毒。

    郑远掐算一下时间,目光一转看向不远处燃烧一半有余的香,脸上露出了一抹奸笑,毒性差不多该发作了,现在的郑十翼已没有任何威胁了。

    “以如今郑少爷的修为,此次前往紫罗千界一定得到不少宝物吧。”郑远目光变得贪婪起来:“家族的门规你一定很清楚,无论在外得到怎样的宝物,都要上缴于家主,那就麻烦公子都交上来吧。”

    “如果没有呢?”郑十翼面带笑容的看着郑远,这人还真是着急,毒性刚发作就变脸了,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没有?”郑远的脸色瞬间变的难看起来,手掌忽然伸出,猛的一拍桌面站了起来,全身散发出阵阵威严之气高声警告道:“无视家规,打伤族人,擅闯家族重地,无论哪一条我都可以当场杀死你。”

    “就凭你?”郑十翼语重心长的道:“以如今我的实力,你认为你有几成的胜算?”

    “我不是你的对手,不过……”郑远毫不掩饰脸上阴险的笑容,右手指了指前方燃烧殆尽的香:“你好像忘了一件事情,这世界是下毒的,难道你没有闻到这里的香气吗?

    我自知不是你的对手,在你一进门就点燃了两种麝香,摄魂香和辟寒香融合便会产生封脉剧毒,彻底封住你体内的灵气,如今,你能用出一成的灵气就不错了。”

    郑远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装作一副惋惜的模样,叹息道:“哎……可惜,真是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剧毒以弥漫全身,一切都太晚了。”

    屋外,所有郑家武者听到郑远的话,方才心中的担忧一扫而空,紧紧握起手中的兵刃,如此一来,郑十翼就无法施展修为,任人宰割了。

    怪不得刚才堂主要放他进来,还事先服用了一种药丸,原来那药丸便是解药,真是好计谋!这样不但能轻易将他除掉,还能最大限度的减少伤亡,真是一举两得的方法。

    郑十翼拍拍手,以示鼓励,挑起的嘴角浮现出一丝淡然:“想法不错,我想知道,这封脉剧毒对我到底有多大影响。”

    “既然你执意不从,那么……”郑爽脸上露出冰冷的笑容,右手一挥:“废他一条手臂!”

    号令一下,屋外十几个武者体内九轮爆发,一个个形状各异的武魂浮现在背后,狂霸的气息从众人体内迸发而出,犹如一把把锋利的尖刀打在四周墙面之上,留下一道道明显的划痕。

    灵气灌入手中刀刃中,所有人犹如一群饿急的群狼,双目透着充满杀戮的红光,阳光打在他们手中利刃上反射出一道道寒光,下一刻,众人脚下突然行动,从四面八方冲来。

    “真是不错。”

    郑十翼发出了赞叹的声音,郑家这些年还真培养了不少优秀的武者,两个合一境中期,十一个合一境初期的武者,若是其他武者来郑家闹事,恐怕还真是只有死路一条,只是面对自己,他们还差的远。

    不解魔神!

    郑十翼浑身一震,四条形似黑龙的护体灵气从体内迸发出来,缠绕在身体周围,那黑色灵气仿佛像是来自魔族的火焰一般,散发这令人触不可及的高温。

    众人刀刃重重的劈在黑色灵气之中,一把把锋利的刀刃竟融化开来,犹如水滴般的钢水不断滴落在地面上。

    “散!”

    郑十翼脚下猛然蹬地,一股强横的灵气爆发出来,脚下青石竟被灵气完全撅起,飞溅四周,肉眼可见的灵气,犹如水波只冲四周武者而去。

    “噗……”

    众人顿觉胸口仿佛被重达千斤的重锤击中般,一口猩红的鲜血喷出,身子竟瞬间倒飞出去四五丈的距离,将房间的墙壁完全撞穿,房顶一片片灰尘飞扬而起,甚至连整个房屋都摇晃起来。

    太强了!怎么会强到这种地步!

    几个武者背后的墙面,右手捂着生疼无比的胸口,满脸惊色的望着眼前的郑十翼,他刚才施展的是不解魔神?那可是魔门的护体神技,非杀戮战境的武者是无法掌握的,他竟然修炼成了?他是怎么做到的?

    单单抵挡住众人的合击也就罢了,那骇人的灵气又是怎么回事?还有,不是说他中毒了吗?只能施展不到一成的灵气,怎么还能强到这种程度!

    不到一成的灵气强到这般?那怎么可能!

    真要那般,全天下,也没有人会是他的对手!

    只能说,他根本就没有中毒!

    郑远满脸惊骇的看着站在原地淡然自若的郑十翼,心中困惑不已,他怎么还能爆发这么强的灵气,甚至连不解魔神都能运用,这么长时间,毒气早已遍布全身经脉,完全压制住他的灵气,莫非……

    莫非他拥有解药?

    不可能!毒药是家族制药长老亲自配制的,长老的制药水平,在这一界无人可敌,香气一出没有人能抵抗的住,更没有人能逆向研制出解药,毒药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发作!

    郑远双眉紧蹙,下一刻,他双眉舒展开来,脸上露出一抹了然之色,压制!他一定在用体内灵气压制毒性的蔓延,只要持续攻击,让他不断使用灵气,毒素便会加速蔓延,用不了多久,他体内灵气定会变的混乱起来,到时候他就死定了!

    “他在压制体内毒素!”郑远挥动右手,指向郑十翼:“不要给他任何休息的时间,上,废了他!”

    号令一下,七八个被震飞的武者都从地上爬了起来,强忍的胸口上的疼痛,一抹嘴角的鲜血,再次发动起猛烈的攻击。

    八荒步!

    郑十翼脚下幻影叠现,直奔面前武者而去,霎时间,无数残影在房间中闪烁,漫天的拳影出现,他身体动作极小,每次躲闪好像是经过精心计算过一般,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

    郑远双眼左右快速移动,死死的盯着郑十翼的一举一动,心中更是暗笑不已,对!继续!让他不断施展灵气,毒素便会不断深入经脉之中,毒性发作的那一刻,他必死无疑!

    激烈的战斗使得四周狂风大作,恍惚间,郑十翼双拳急速击出,几乎在同一时间,拳头落在四周众武者的胸口上。

    ...